第30章 非常嚣张

“我从未见过如此嚣张之人,杜狗这波是硬钢啊!”

“连房地产公司都敢威胁,杜渣男,真男人!”

“还杜狗、杜渣男?都给我叫爷,敢跟资本家作对,杜爷生猛!”

网络上的评论一片倒,更别说已经有知名度的杜峰。

当他摊牌上千套低价房是自己的,正面硬怼六大公司,这波吸粉量直接超越当初装可怜卖惨的王雪。

杜峰看着面前一脸惊愕的穆雪兰,拿着麦克风继续笑道:“夏国有法律规定,个人售卖的房价不许低过元海市备案的15%,超过这15%就是属于违法,但元海市现在备案的房价是多少,大家可以去查,这东西网上都挂着。而我出售的低价房,所有房子没超过这15%。

所以,各位地产大佬们,你们还能通过法律的途径来告我吗?”

他说完,接着指了指后方投屏的照片:“另外,我这是个人售房,并非销售公司,买卖合同全属自由,你们想从什么商务合同,公司合同这类的地方找问题,我只能说,各位你们没机会了。

这上千套房,都是我的,老子爱怎么卖就怎么卖,你们管不着!”

一句句话犹如利箭扎进六大地产大佬们心中,而网络上的所有网民全部拍手叫好。

此刻,直播间已经成为杜峰的演讲舞台,主而持人穆雪兰则成为花瓶配角。

他直径走到舞台中央,双眼看向对着自己的摄像机,依然淡定的笑着说道:“你们法律途径搞不赢我,那肯定想走网络舆论这一块,但你杜爷爷我,能给你们这个机会?”

“换照片!”

随着三字喊出,后方投屏照片不再是房产证,而是一张张各种类型的手续证明。

当直播间的观众看着那些证明时,全部人再次惊讶连连。

“我现在有点怀疑,咱杜爷是不是位面之子,那股票的交易证明,没有一个是赔的。”

“你们就看到股票,没看到杜爷的比特币?五年前就已经买入,那时,咱杜爷还是大学生呢!”

“卧槽,没想到,杜爷才是真正的大佬!”

看着资产证明和各种起始资金来源,网民们慕了。

掌握节奏后的杜峰则是继续说道:“这是我起家的资金,不用你们去网上发布各种言论来疑惑我的资金来源,我的钱,挣得光明正大!”

“至于我今天为什么要名牌,开直播自爆身份,其实目的很简单!”

他收起脸上的笑容,双眼紧盯镜头:“现在的九零后,八零后,乃至全国各年龄段的人,半数人以上买不起房。没房的,面对这天价房价,干个几百年的工作都买不起。有房的,一年工资只能够担负房贷,几十年后才还清,这简直就是给你们这些房产大佬白打工。”

“如今我出售的低价房,他违法吗?他有超过元海市的备案价格吗?

没有!”

“为什么低价房会出现这么大的轰动,还不是因为这些天价房。如果你们的价格合理正常,能引起多少关注?房价一直涨,小区空房却是一间又一间,你们这些房产大佬敢拍着胸脯说,炒高房价没有你们的影子在里面?”

虽然杜峰站在道德制高点指责房产商,但他的每句话却让无数直播间的网民们都激动了。

因为,每句话都是实话。

“但是呢,我没说指责别个地区房产商的意思,我只是再试问元海的那些人。”

刚才一番话确实是杜峰的肺腑之言,但他也懂得分寸,立马改口:“元海的地产大佬们,我问你们个问题。这个月银行的贷款换了吗?是不是又拿房子作抵押,继续贷款,然后还利息,接着盖楼,然后又抵押,又还利息,又盖楼?”

这声声质问直接扯开了地产商们的遮羞布,吓得直播间导演立马关掉麦克风叫停,主持人穆雪兰也同时收到指令迅速救场。

“杜先生,你们能在继续扒下去了,这已经超出我们今天讨论的话题!”导演擦着冷汗提醒到。

杜峰冲他点点头,麦克风再次打开。

“各位观众朋友,咱就跳过刚才的话题,回到低价房。”

直播间恢复正常,被惊得一愣一冷的穆雪兰也调整状态开始询问问题,但看着手上的提词卡才发现,她似乎没有什么问题可问。

在导演不停的催促下,她一咬牙,双眼直直的看着杜峰,后者则是被这个眼神看得发毛。

“杜先生,从王某女士受到法律的制裁后...请问,你想当着数万观众做个正面澄清吗?”

这问题不仅杜峰愣住,直播间的工作人员,屏幕前的观众们也纷纷愣住。

“小穆,你干什么!”

被关掉麦克风的穆雪兰无奈看向眼前这位主咖:“导演,杜先生把我想问问题的答案都说了,我也没办法啊!”

听到她的解释杜峰摇头一笑,正经的看着镜头:“关于王小姐的事,我只能说抱歉。虽然我身价几个亿,不缺钱。但是呢,做人要有原则和底线,该我出的钱,付的账,一分都不会少。把我当二傻子宰,真以为我是那些看到美女两眼就放光的老头?”

问题回到当初的逃单事件上,观看人数也在慢慢下滑。但没办法,谁让杜峰一个人在短短十多分钟内,就把一个小时的问题给全部说了,另外还附带了地产行业不可见光的秘密。

所以,穆雪兰也只能咬牙翻旧账来维持直播时间。

与此同时,房产协会内,直播还在继续,但会议室里却是气氛沉重。

马永乐看向法律顾问团队和公关团队:“没办法制裁这小子了吗?”

“会长,杜峰的低价房没超过元海市的房价备案,而且还是个人售卖,想要起诉他,难!”

“网络上支持杜峰的占百分之九十以上,就算我们爆他的黑历史,但效果微乎其微!”

两个团队给出的答案让他顿时怒火中烧,猛地拍下桌子:“副会长全部留下,其他人,散会!”

一声令下,会议室变得空荡无比,只剩下还在播放的直播。

正当马永乐准备商量如何解决现在的问题时,只听直播间里再次传来杜峰的声音。

“结束前我想说句话,各位元海市的房产大佬,请你们放心,我不会再卖低价房。因为...

我有一万套学区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