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各怀心思

眼看凳子快要落下,餐厅所有人都不约而同闭眼默哀起来。

“咣啷!”

一声巨响传来。

刚才还满腔热血拎着凳子的跟班,此刻已经躺在六米开外的地方。其他三人没等看清出手的是谁,只感觉胸口突然传来一阵巨力,身体腾空而起砸落在四周。

“这...”

看着一片狼藉的餐厅,以及躺在地上口吐鲜血的四名跟班,乔胜辉张大嘴巴傻傻愣住。

“先留他一口气,我有话要对他说!”

杜峰拦下正要动手的高飞,看向石化一般的乔胜辉,笑道:“我留你半条命,回去告诉你爹乔永荣,半个月内,我定让你们六大公司从元海除名!”

话音落下,高飞瞬间出手。

餐厅里除了那短暂的惨叫一瞬即灭,只剩下顾客和工作人员们沉重的呼吸声。

杜峰站在餐厅门外点燃支香烟,看向瑟瑟发抖的餐厅老板:“多少钱能买下你这个店?”

“四...四...四百万!”

听到老板的报价,杜峰拿出支票本在上面写下一串数字:“我给你六百万,这个餐厅我要了!”

片刻,餐厅老板抱着一个纸盒走出店门,道声谢后坐上车潇洒离开。

人刚走没多久,救护车也及时赶到。

看着昏迷不醒的乔胜辉几人被抬上救护车,穆雪兰有点胆怯的站在杜峰身边说道:“杜先生,我很感谢你帮了我,但是....”

“你在担心乔永荣的报复?”

她轻咬嘴唇点了点头,毕竟自己只是一名媒体中心的小职员,乔家这样的大鳄级人物,她惹不起。

在元海多年的杜峰对乔永荣也有着一定了解。

这人很护犊子,在杜峰读书时的那个年代,经常听到乔胜辉在社会上为非作歹,什么酒后捡尸,下药,把人打得半残,罪行比比皆是。不过,乔胜辉出事每次都轻而易举的摆平,作为父亲的乔永荣在其中有着很大因素。

“放心吧,他不敢对付你就是!”

杜峰深吸口烟,看着有点慌乱的穆雪兰:“对了,你做主持人之前,有没有做过记者?”

还在忧心忡忡的小女人,听到有关职业的问题后,本能的一压慌乱“这是肯定的,谁不是从记者开始做起,你想干嘛?”

“穆大记者,今晚就有劳你了!”

没等发问,杜峰拉着满是不解的穆雪兰转身回到店里,看向周围惊魂未定的客人们与服务员,他脸上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

元海第二人民医院。

乔永荣双眼通红的站在医院走廊里,看向身边的助理,怒声喝问道:“为什么小辉被送进手术室一个小时才联系我?”

“乔总,不是我不想联系你,而是马会长的保镖不许我打扰你们开会。”

听到助理的解释,乔永荣虽然脸色依旧难看,但声音还是稍微缓和下来:“是谁打的小辉?”

“杜峰!”

“杜峰?”

他站在原地一愣,眉头紧皱的再次问道:“你确定是杜峰?没有搞错?”

等助理把餐厅发生的事情大致重述了遍后,乔永荣出奇的没有发怒,而是一人来到走廊角落,给马永乐拨去电话。

“老乔,小辉怎么样了,知道是谁干的吗?”

他拿着手机叹口气,无奈的笑道:“小辉还在手术,具体伤得怎么样暂时还不清楚。我给会长打这通电话,就想说件事!”

“什么事,说吧!”

“针对杜峰的事,我能退出吗,会长。”

话落,电话对面的马永乐突然沉默下去,良久才开口道:“小辉出事和杜峰有关?”

“是的!”

乔永荣靠墙呵呵一笑:“会长,你也知道,杜峰现在背后不仅有白涛与贺明强,和新来的这位也有着一点关系,所以我...”

“老乔啊!杜峰有那位支持又如何?他们四个人能斗得过我们六大公司?”

马永乐笑着打断道:“既然你没心思跟着掺和,那就好好的陪小辉,我会替你们父子找回公道!”

“谢谢您得理解!”

“都是老朋友,没必要说谢!”

挂断电话,乔永荣回到手术室门前,看向助理和秘书说道:“明天给小辉办个转院手续,暂时把人送出省,等情况稳定,你们跟他一起出国!”

“会长,这个杜峰真的有必要这么忌惮吗?”

助理和秘书满是不解。

而乔永荣则摇头不语,拿出手机坐到休息椅上,看着刚才准备打电话时推送来的热点新闻,心中隐隐感觉到,

元海快变天了!

网上,与杜峰相关的话题依旧只高不下,正当网民们正在吃瓜今天直播的回放时,一条新闻再次成为热门头条。

「富二代餐厅闹事,直言“我爸是乔永荣”,报警都没有用!」

不仅新闻标题非常吸引眼球,内容也同样非常劲爆。

看完整篇报道的网民们先是震惊,然后直接冲破元海市的官方微博和短视频账号

一时间,杜峰的热度减下去,‘元海市富二代’直接登榜第一。

晚上九点钟。

屈生越吃过晚饭后依旧在市委大楼加班,一边准备资料,一边准备七天之后出任元海市市委shuji的演讲稿。

当!当!当!

“进!”

秘书推门走进办公室,扫了眼低头看资料的屈生越,拿起手机递了过去。

“拿手机给我干什么,没看到我...”

话到一半,屈生越看着手机上的新闻直接愣住,等看完整篇报道,‘啪’的一声拍向桌子。

他正准备发火,突然想秘书问道:“这篇报道,杜峰有没有参与到其中?”

“还真是他弄的。但没想到的是,他这次没有出现在这篇报道里,不应该啊,这不像他的性格!”

屈生越拿起茶杯笑了笑:“你去通知新上任的警署署长郭栋,让他时刻监视乔家父子两人,确保人不能离开Y省!”

“好!”

与此同时,刚从开发区回到市区的白涛与贺明强,看完整篇报道后,两人立马想到一个名字。

杜峰,小祖宗!

“白哥,我赌一万块,是咱杜大仙派人搞的!”

“赌这个有意思吗?肯定是他搞的!”

白涛放下手机,看着车窗外的夜景:“之前他不是问我,马永乐这一代人遇到难事没办法解决时会用什么对付他。我在想,这小子真不会按照那套流程步步作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