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一点不客气

从包间出来的刘度,没去管其他事情,直接就站在门口,等着自己的表哥陈跃进过来。

一想到能帮自己表哥跟王新鹏搭上线,刘度就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

那可是王新鹏啊!

能跟他搭上关系的,哪一个不是赚得盆满钵满?

刘度却是漏了一点,这里要合作的人是叶段衡,而非王新鹏……

几分钟后,刘度终于看到陈跃进的车出现。

没等车子挺稳,他已经冲了过去,敲起了车窗。

“怎么一副很着急的样子?”

车上人下来,皱眉看向刘度。

这人穿着一身浅灰色的中山装,年纪看着四十出头,发际线有些偏高,体型偏富态,板着一张脸给人一种很严肃的感觉。

这人便是隔壁镇塑料厂的厂长,也是刘度的表哥,陈跃进。

“表哥,好事!天大的好事!”

刘度没在意陈跃进的话,很是兴奋的说着。

这话引得陈跃进感到好奇,“什么好事,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

“王总!扬新地产的王新鹏王总!他这会就在我饭店吃饭。”

“王新鹏?他来你这吃饭?”

听到刘度这话,陈跃进表现出了些许意外,但他很快就恢复平静,“不就是在你这吃饭,至于这么大反应?”

吃顿饭而已,再大的身份又能怎样?

“不是的,表哥,不是单纯吃饭那么简单。”

刘度顿了下,跟着就把包间里的事情详细的与陈跃进说了一遍。

“哦?所以你现在是想带我去见王新鹏?”

陈跃进明白了过来。

“对呀。”刘度连连点头,“表哥,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只要能跟王新鹏搭上关系,以后你塑料厂的生意肯定会更好的。”

令刘度没想到的是,自己话说完,换来的却是陈跃进不满的笑声。

“呵,你想得倒挺美的。”陈跃进直接给刘度泼了一盆冷水,“这是跟王新鹏带来的人合作,不是跟王新鹏合作。”

经营了十几年的厂子,陈跃进一下就看出了关键点。

需要找塑料厂的是叶段衡,而非王新鹏。既然不是跟王新鹏合作,那又有什么值得兴奋的?

听到陈跃进这话,刘度一时愣住,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一时兴奋过头,把关键点给弄错了。

“表哥,那咱这……还过去吗?”刘度尴尬道。

他本以为自己将这个消息告诉陈跃进,他也会很高兴,却没想竟是自己想得太美。

“过去吗?”陈跃进摸了摸下巴,没有立刻给刘度回答。

思索片刻后,才继续道,“过去看看也不是不行,难得能遇到王新鹏,跟他接触下没有什么坏处。”

“啊?那咱现在过去?”

刘度回神过来,眼中重新泛起兴奋。

好歹是他答应给叶段衡引荐,要真把人带过去,怎么着也能给王新鹏跟叶段衡留下不错的印象。

之后要是能把握机会,进一步打好关系,肯定能给自己的酒楼带来不小的好处。

“带我过去吧。”

没理会刘度怎么想,陈跃进说出这话后,迈步就往酒楼进去。

身后刘度见状,自是立马跟上,快步走到陈跃进身前,为他带路。

不一会,两人就来到了叶段衡与王新鹏所在的包间外面。

“王总,叶总,我给两位介绍下,这位就是我表哥,陈跃进陈厂长。”

刘度率先进门,朝着两人介绍到。

一听他这话,叶段衡当即看向陈跃进,起身迎接。

“陈厂长,欢迎欢迎。”

说着,叶段衡主动往陈跃进走去。

令他没想到的是,没等他靠近,陈跃进迈步从他身边走过,径直朝王新鹏走了过去。

“王总,没想到居然还能在这里遇见您。还真是令我意外呢。”

陈跃进对着王新鹏热情说道。

叶段衡回头看来,收回了伸出的手,脸上表情却并未有太大变化。

这个陈跃进,倒是有点意思。

“陈厂长这话说的,我不过是陪我兄弟过来吃顿饭罢了,没什么好值得意外的。”

王新鹏客套的笑了,随后朝叶段衡扬了扬手。

陈跃进无视叶段衡的做法,他不至于看不出来。只不过作为生意人,很多东西都不会当着面表现出来。

“原来是这样啊。”

一听王新鹏这话,陈跃进这才转身看向叶段衡,“王总,您这兄弟看着着实年轻,能否与我介绍介绍?”

“当然可以。”王新鹏保持笑容,“我兄弟叶段衡,陈厂长可别看他年轻,能力可是相当出众,最近刚跟我合作开发一个地产项目,给了我不少建议。”

“而且,最近还打算置办一个饮料厂。这不,他正想要搞一批饮料瓶过来,听说陈厂长手底下就有一家塑料厂,正想要与你谈谈合作。”

王新鹏显示给了叶段衡一番称赞,最后才点出他想要与陈跃进合作的想法。

“不愧是王总的兄弟,年纪轻轻就能有这番作为,实在令人吃惊。”

陈跃进附和着夸赞道。

可跟着,脸上忽然多了些许尴尬,“只是我这个人有个坏习惯,就是吃饭的时候不喜欢谈生意上的事情,所以叶兄弟要是想与我们厂合作,不如改天再抽个时间去我塑料厂坐坐?”

陈跃进这话,让王新鹏眼中闪过一抹微不可查的不悦。

吃饭时不喜欢谈生意?

如此明显敷衍的说辞,摆明了是对叶段衡的合作不感兴趣。

王新鹏给了叶段衡如此之高的评价,陈跃进却还这样不当一回事,从侧面上来说,已经能算是不给王新鹏面子。

令人没想到的是,叶段衡竟然爽朗笑了起来。

“哈哈!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不喜欢在吃饭时候谈生意,原来陈厂长也是一样啊。”

叶段衡顿了下,继续说道,“不过有句话说得好,择日不如撞日,既然今天能在这里遇到陈厂长,那不如我下午就过去陈厂长那边如何?”

这话让陈跃进眼中闪过一抹异色,重新认真打量了叶段衡一番,到最后,同样笑了起来。

“既然叶兄弟都这样说,那我下午可就在办公室等你过来,到时候咱们再来好好谈谈生意上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