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远比你想象中的多

“没想到,叶兄弟居然来得这么快。”

陈跃进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再度认真的打量起叶段衡。

他本以为叶段衡在六宝酒楼说的下午过来,会是晚一点,却怎么也没想到,叶段衡会来得这么早。

而且还开着一辆连他都不舍得买的大奔。

难道这小子真的来比不简单?

陈跃进冒出这般念头。

“既然是要谈生意,自然是越快越好,而且,我那边饮料厂可是等着开工,不尽快搞定这些布置,如何开工?”叶段衡挂着浅笑说道。

“既然这样,那咱们也就不用多说别的,直接谈谈合作的事情。”陈跃进顿了下,“不知叶兄弟打算如何与我塑料厂合作?”

直奔主题,陈跃进倒是相当直接。

这种做法,叶段衡意外的不反感。

“就跟王总说的一样,我最近正在筹办一家饮料厂,需要一批塑料饮料瓶,想要从贵厂采购,就是不知道陈厂长能开出怎样的价格来。”

“价格高低,取决于你们的订购量。”陈跃进喝了口茶水,“量大从优,这么简单的道理,相比叶兄弟很清楚。”

叶段衡自然懂得这道理,但问题关键在于,以他的资金,饮料厂初期根本没有那个能力做到‘量大’。

“不知陈厂长对量大的定义是怎样的?”叶段衡没有急于报数,反是问道。

谈合作这种事情,他不知经历过多少次,怎么可能轻易报出自己的价格。

然而,陈跃进经历的可未必比叶段衡来得少。

“呵呵,叶兄弟不用这样谨慎,咱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你就直说你们需要多少数量吧。”

陈跃进的反问,让叶段衡心中皱眉:不愧是能在这个年代办厂的人,果然不好对付。

既然如此,叶段衡当即按第二套方案执行……

想着,叶段衡开口了,“对于饮料厂,只是我回来投资的其中一个项目,前期我并不打算注入太多资金,第一个月打算先试产一千箱看看反响。所以首批我打算订购两百箱饮料瓶,每箱按照十二瓶来算。”

“两千四百个?这个数量可不算多。”陈跃进脸上看不到表情变化,“货款方面呢?”

“货款这块,每月月底统一结算。陈厂长可以让你们厂的财务统计数量,然后再交由……”

“等等!你说你要每月一结?也就是说,头一个月的订单,我们厂连一分钱都拿不到?”陈跃进打断了叶枫,一边眉头明显挑了起来。

“是的。”叶段衡坦然承认,“当然,该有的订金我们还是会……”

“不不不!我要的不是订金,而是货款。一手交钱,一手家伙的那种。”陈跃进再度打断了叶段衡,语气也随时加重了些许。

叶段衡想要的每月一结,他根本不可能接受!

“这么说,陈厂长是不能接受这个方案?”

“没错!”陈跃进一口应道。

“那不如陈厂长说说自己的想法?”叶段衡盯着他继续问道。

“买多少货,付多少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陈跃进直接将话说得明了干脆。

听到这话的叶段衡,脸上泛起一抹浓浓的失望之色,并跟着摇起了头来。

“我本以为陈厂长会是个有远见的生意人,现在看来,是我弄错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

陈跃进脸色当即沉了下来。

事实上,他根本不在意叶段衡跟王新鹏是什么关系。

虽然王新鹏对叶段衡的评价的确让他感到意外,还有叶段衡开过来的车,也相当夺人眼球。

但这些与他又有什么关系?

他陈跃进经营塑料厂这么多年下来,坚持的原则就是他刚才说的那十六个字。

而现在,一个从未听过名字的年轻人,居然敢当面说他是个没有远见的生意人?如何能不令他动怒?

“一个合格的生意人,知道该在什么时候做什么样的事,也能够理清楚一桩生意能够给自己带来多少好处。”

叶段衡语气不变,继续道,“但我在陈厂长身上看到的,就只有为了一点蝇头小利的坚持,根本称不上合格的生意人,”

“你说什么!”

听着叶段衡如此直白的评价,陈跃进黑着脸声音陡然拔高了起来。

可叶段衡浑然不在意陈跃进的反应,自顾自的继续说了下去,“我与王大哥的关系如何,陈厂长已经亲眼目睹。”

“本来,我已经是跟王大哥合作了一个房地产的项目,只要我愿意,随便再拿出来几个想法,就能让自己通过这个项目获取一大笔钱。”

“但……”

“我向来是个闲不住的人,一个房地产项目所能带来的利润,并不能让我满足,所以我才会想要置办饮料厂,作为另一种尝试。顺带,也给陈厂长一个共赢的机会。”

“可惜,我怎么也没想到,陈厂长会是如此短见之人。竟然为了区区一个月的货款,就要放弃这么好的一次合作。”

“呵呵。”听叶段衡说到这,陈跃进冷笑了起来,“这么好的合作?不见得吧,我看到的就只有你想要以月结的方式,先从我们厂获取一个月的货物。别的好处,我可一样看不到。”

“错!大错特错!错得简直离谱!”

陈跃进话音刚落,叶段衡陡然大声道出这话。

“陈厂长觉得自己没有得到好处?恰恰相反,陈厂长所得到的好处,远比你想象中的还来得更多。”

这话,让陈跃进忍不住皱眉了。

叶段衡没理会,继续说道,“首先一个好处,便是人脉。以我跟王大哥的关系,陈厂长真觉得自己没机会跟扬新地产合作?”

“其次,便是陈厂长得到了一个可以进一步发展的机会。不要怀疑,只要饮料厂前期反响很好,我有十足的把握,在短时间内让我的饮料占据最大市场!”

“最后,便是陈厂长与我搭上了关系。”

与叶段衡搭上关系,也成了一个好处?

听到这,陈跃进再次忍不住了,“胡说八道!你说的这些也能算好处?根本就是吹牛不打草稿,你拿什么来证明你说的这些?”

“陈厂长想要证明?”

叶段衡轻声一笑,“不如,咱们来打个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