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做戏

面对孙缈缈的询问,江华保持了沉默。

他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是狐假虎威,借着官方的身份,恐吓这个女人,让她为自己保密。

第二就是拒不承认,随便这个女人怎么想。

他正纠结如何选择,突然感觉自己的小腿,被一个东西蹭了一下。

被桌面挡住了视线,他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蹭了自己的小腿,在心里寻思,难道是私房菜老板养的猫?

他身子微微后仰,低头向桌子下面看去,却看到孙缈缈把修长细滑的小腿,从对面伸了过来,正用晶莹的玉足,蹭着他的裤腿。

这个女人想做什么?

江华诧异抬头向她看去。

孙缈缈却垂着眼帘,专心吹着水杯茶叶,仿佛桌下伸过来的那只腿,并不是她的一般。

“你想干嘛?”

江华心跳有些加速。

孙缈缈嘴角挂着浅笑,低头不语。

这个女人很擅长挑逗人,那只涂着红色指甲油的小脚丫,动作时快时慢,很有律动的,在江华的腿上蹭着。

江华心跳越来越快,要知道陈公子,就在一墙之隔的外面,讲着电话,她却如此明目张胆的挑逗他,她究竟想要干什么?

他瞪了孙缈缈一眼,见她不知收敛,脑中莫名的浮现,她那涂着红色指甲油,诱惑力十足的小脚。

玩的这么奔放,还真以为哥是善男信女?

江华突然一只手伸到桌下,握住了孙缈缈的小脚丫,入手心里就是一荡,她皮肤可真是滑呀。

孙缈缈明显吃了一惊,目光向江华看过来,但没有收回玉足,任由江华握着。

江华嘴角挂着一丝冷笑,毫不客气的与她对视。

不就是玩么,还真以为他是吃素的?

他在韭菜姐姐面前,严防死守,那是因为他尊敬许莉,不想让两人关系变质。

可孙缈缈算什么?一只金丝雀而已,居然胆子大到明目张胆的诱惑他,把他当成吃斋念佛的和尚了?

江华托着她小脚丫的那只手,滑到她的脚踝,眼神放肆。

“你不是官方的人!”

孙缈缈冷笑一声,语气不屑。

她并不是为了诱惑江华,而是在试探他身份而已。

如果江华真是官方的人,可不会这么流氓,那些人都是有纪律的。

“靠,这小娘们儿真是够狡猾的。”

江华没想到,这个狐狸精心眼子这么多。

心里有些恼火,他桌下那只手用力,在她小腿上捏了一把。

“如果留下指印,陈少追问起来,我可不会替你隐瞒。”

孙缈缈冷冷瞪了江华一眼,目光下意识瞥向窗外。

透过古色古香的木窗,能看到陈公子背对着这边,正在庭院里讲电话。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不留下指印,我就可以为所欲为么?”

江华出言反击,脑中却想着,她皮肤这么白,如果太用力,还真有可能留下指印。

他倒不是真想做什么,只是每次和这女人交锋,都没占着什么便宜,心里不服气而已。

“只要你有那个胆子,这是我家钥匙,地址你知道。”

孙缈缈意味深长看了他一眼,出乎意料,拿出一把钥匙,推过来放在江华身前桌上。

这个女人是不是疯了?

江华彻底被镇住了,在他眼里,这个女人就是个疯子,因为她做事毫无逻辑可言。

你想要找男人,满大街都是,何必要害老子?

“今晚八点,你过来找我,不见不散。”

孙缈缈身子前倾,用芊芊玉指,把桌上钥匙提起来,放进江华西装的胸前口袋,笑容玩味。

“你给钥匙是几个意思,在暗示我,让我不请自入?”

江华压低了声音吼。

都说越漂亮的女人,越是疯狂,孙缈缈足够漂亮,也足够疯狂。

“因为那个时候,我不一定会在家,如果我不在,你自己开门进去,等我回来。”

孙缈缈优雅地端起茶水。

“你别想了,我不会去的!”

江华情绪有些激动。

他只想安安心心,当好骗子,不想和这个女人牵扯太多。

再说,谁知道这是不是个陷阱,傻子才会自己开门进她家。

“随便你,如果你今晚不来,我明天就把一切告诉陈少。”

孙缈缈一副吃定江华的姿态。

“孙缈缈,你就吃定我不敢鱼死网破么?”

江华很讨厌被别人威胁。

妥协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他不知道这个女人想干什么,但不会被她牵着鼻子走。

“肖博士,我们没有不可调和的利益冲突,你确定要放弃我的橄榄枝?”

孙缈缈放下水杯,似笑非笑。

两人刚才谈话时,她小腿还被江华握着,她也没有收回,任由江华抓着她的小腿。

“我考虑考虑,晚上不一定会去。”

江华脸色很不好看,在心里揣摩,这个女人究竟有什么目的。

就在这时,陈公子在外面打完电话,转身向雅间走来。

“他要进来了,你确定一直握着我的腿?”

孙缈缈嘴角挂着一丝讥诮,目光玩味。

江华触电一般,立刻松开手,刚才光顾着聊事儿,他差点都忘了这一茬。

“肖博士,一会儿几位老朋友过来,他们都是跟我关系很好的合作伙伴,大家认识认识。”

陈公子春风满面,大步走进来。

“好,陈公子的朋友,那一定都是英雄豪杰,我得认识一下。”

江华豪爽地大笑。

仿佛刚才在雅间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孙缈缈用奇异的目光,注视着江华,这个男人还真是奇特,天生适合当骗子,但是又比骗子,多几分才华。

没过多久,陈公子约的朋友来了。

最先进来的,是个四十出头,满脸横肉的光头,穿着打扮,一看就是个社会人。

他进来的时候,身边还搂着一个衣着艳丽,妖里妖气的女人。

跟在光头后面走进来的,是个文质彬彬,带着金丝边眼镜的三十岁男人,气质过于阴柔。

他没有带女伴,是孤身一人。

“肖博士,给你介绍一下,这位长相威猛的是龙哥,深市的娱乐产业,全都是龙哥说了算,后面这位是宝安证券的薛总。”

陈公子站起身,热情地介绍。

“不敢当,陈公子才是真正的过江龙,别人喊我龙哥,那是抬举。”

光头龙哥在陈公子面前,表现的十分客气。

“这位是哈佛的肖博士,你们都知道,我就不介绍了。”

陈公子介绍完朋友,又介绍江华。

“幸会幸会。”

江华站起身,说着客套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