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流氓讹人

建厂房开工当天李志听取陈华他们的建议特意买了红布和鞭炮。

“李大兄弟,吉时已到,咱们开工不?”陈华在城里干活的时候都是有这个习惯的,选择一个吉时再开工,也求的是一个好彩头。

这两天通过跟李志沟通厂房的建造的事,陈华也发现了一件事,李家现在他们家大小子当家,李志做事思路清晰,给陈华的感觉,这李家的大小子绝对不是简单人物。

“好!小晋,去大门口放鞭炮。”除了陈华他们几个大工,李家的叔叔堂弟们都过来帮忙了,不过让李志奇怪的是六叔李德全没来,一问之下原来六叔这两天发现一个稀罕玩意,没日没夜的研究呢,估计又入迷了。

对于这个传奇的六叔李志一直挺好奇,据说六叔除了对电子产品有相当高的天赋,对于机械制造也颇有天分,最传奇的是他在研究电子产品的时候没做安全措施,可是在二百二十伏电压下他居然没用丝毫反应。

李志好奇这六叔莫非是超能人士?

“噼里啪啦…”

鞭炮声打断了李志的思绪,他微微一笑,事业顺风顺水,这是好事,当然离不开他的努力和先见之明。

建厂是大事,李志买了不少的鞭炮,除此之外还有炮仗,响声让宁静的山村热闹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原本响的热火朝天的鞭炮声突然戛然而止。

李志顿时一皱眉,陈华等人也是一愣,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这时院门口那走进一个人,歪着肩膀撇着嘴,衣服扣子也没扣就散开着,走路歪歪扭扭,一头大长头发,手里拎着一个水桶,估计刚才就是他把鞭炮浇灭的。

他不时还甩一甩头发,“你奶个腿的,李德义你家干啥?建房啊?咋不通知你奎爷一声呢!”

李志目光微微一凝,这个人他有记忆,范德奎,村里的二流子无赖。

这人和其他的流氓还不一样,今年三十五六岁,不是他有多能横、多能打,而是这人是个病秧子,骨瘦嶙峋,沾不得,碰一下就被讹上。

他嘴臭喜欢乱说话,经常讹人,派出所也管不了,因为这家伙确实有些病,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老天爷就是不把他收了去,反而让他祸害人。

“德奎,你别闹事,今天咱家是建房,这有五块钱给你拿着,你买点烟酒吧。”

李德义知道这玩意是个什么货色,也不愿意招惹他,只能想办法给他弄走。

范德奎接过五块钱揣到兜里,随后稳稳当当的坐在院子里的矮墙头上,“就这点钱?你当我是要饭的?咋地,听说你家大小子发了发财了?!我也沾沾喜气。”

说完往土墙上一倒,躺在土墙上了。

李志一皱眉,这家伙看来存心找麻烦的,可是这件事不太好办,如果他真是什么能打的,李志也不怕,有比他更拼命的?

可是他这么一闹还怎么开工。

李志压着火气走过去,“范德奎,有什么要求你说,只要不过分就行。”

要不是开工第一天,李志有无数的办法对付他,不过现在就有点麻烦,他抽不开时间对付他。

范德奎瞄了李志一眼,伸出如干树枝一般的手指,“小兔崽子,我的名字也是你叫的?你就是老李家大小子吧?你叫奎爷!

“素琴啊,你这儿子少家教啊,咋滴,你没告诉他我是他亲爹?”

他一张嘴骂了李志一家人,如此阴损的骂人让人火气腾腾,何况是李志?他对父母极为尊敬,见到范德奎如此无礼,再也压制不住火气。

“啪!”

李志狠狠一巴掌抽了过去,范德奎原本坐在墙里,不过却被李志一巴掌抽到墙外去了。

“哎呦你敢打我!我告诉你!你完了!”

范德奎捂着脸在地上打滚哀嚎不止。

他这么一嚷嚷旁人还哪有心情干活,李家人都有火气,想要揍他,可是又怕真把这人打出个好歹,那是要贪官司的,况且范德奎的身体状况还真未必承受住一顿毒打。

李德义着急的直跺脚,“哎呀!大志,你冲动了!这人就是个狗皮膏药,被他讹上就得脱层皮!”

就在这时候从外面走来一个大腹便便的人,这人有一米六左右,络腮胡子,看着胡子似乎像个英雄,可是偏偏这人贼眉鼠眼的,毁了形象。

这人李志也认识,叫何金,他和范德奎是狼狈为奸,不干好事。

何金走进来的时候装作惊讶,“兄弟!你这是咋了?”

他几步跑过去,来到范德奎身旁,“谁给你打成这样子的?”

范德奎现在确实很惨,李志一巴掌力气很大,直接把范德奎脸打肿了,鼻子也流出血。

在地上又滚了一身的土,看着像个乞丐。

何金扶住范德奎小声道:“我听说了,上次李家大小子赚不少钱,我听赵树良小舅子说的,好几个万!咱这次发了财了!讹死他!”

“好嘞!瞧我的!”

“哎呦,我完了,李家大小子打人啦,打死人了!哎呦,我浑身难受…”

何金站起身直接走向李志,怒目而视。

“你凭什么打人!告诉你,我兄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肯定告你去!到时候你就得进监狱!”

本来鞭炮声就吸引了村里不少人围观,这个年代平时很少有放鞭炮的,这时李家周围都围着一些人,还有不少小孩子爬到树上看。

李志瞧了一眼周围,知道现在不处理就容易让事情变得麻烦,他咬牙道:“人是我打的,和我家里人没关系,你想怎么样?病了我给治,死了我顶罪,我拿钱给他发送。”

这句话说得很决绝,让何金一愣,以前讹人的时候都不是这样…他们都想息事宁人,主动提出拿钱解决,李家这大小子怎么不按套路?

周围人不少都看着呢,何金也知道肯定不能先开口求财,不然这事就是他们没理了,他们要是主动提出要钱,恐怕会被李家人倒打一耙,说他们勒索。

想到此处何金冷笑一声,“行!你够狠,现在人都倒在地上呢,咱们得看病!”

看病就得给钱吧?他猜李志应该能听出他的意思,到时候他直接讹一笔,就带着范德奎走。

李志听出何金的话了吗?

当然,李志一下就听明白了。

李德义小声道:“大志,这俩人讹人来的,要不就拿钱给他们打发了吧?”

 不过李志摇了摇头,他不能答应。

如果他答应了,事后有数不尽的麻烦。

到时候这两个家伙会把他当成钱匣子,没钱就来搞点,李志不差钱,但是他知道人心贪婪,给一百就想要一千,给一千就想要一万!

“爸,我自有办法,您别管了,我保证以后这两个家伙看到我绕路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