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爷们

秦波尴尬赔笑,直到叶弘轩出门,他一直在想,是不是什么地方,说错了?

走出执法局大楼,耳边传来一个清脆银铃般的声音:“你们那的人,真的是见到母猪都要看上半天吗?”

于战笑得阳光灿烂,“哪有那么夸张……只不过我们那个地方吧……母猪也不是那么好见!”

“啊……哈哈哈……”

树荫下,王广兰捂着小肚子,笑的前俯后仰。

叶弘轩站在门口台阶上,看着两个人你侬我侬,聊得热火朝天,不由的十分羡慕。

好家伙,他还在里面找人说亲呢。

人家两个人,勾搭上了。

看样子聊得还很投机。

“咳……”叶弘轩轻咳了声。

于战身子立刻站直了几分,神情也突然肃穆了起来。

王广兰也不笑了,抬头看着走过来的叶弘轩,十分疑惑,于战为什么要怕一个油嘴滑舌的人!

“打扰你们了,你们聊,我打车回去。”叶弘轩眯着眼睛,微笑着。

和善的目光,在王广兰看来,有些虚情假意。

于战连忙跟上,“那啥,龙王,一块走。”

叶弘轩转身踹过去一脚,“滚犊子,老子还要回去见老婆呢,跟着我干嘛?找揍啊?”

眼见这一脚就要踹到于战身上,王广兰伸手一把扯住于战衣服,拽住他向后拖了一步,“你傻啊,凭什么让他踹你啊?!”

叶弘轩乐了,无论是老爷子寿宴,还是这次到局子里面喝茶,可谓是双喜临门。

老爷子临走前乐的跟个八岁的孩子一样开心,这回头到局子里喝个茶,还给兄弟蹭了个老婆,这波可谓是一点都不亏!

叶弘轩打车离开执法局,事情办完了,他要考虑回8119了。黑鲨的假期,已经到了最后一天。

收了二十几个亿的礼物,吴忠开心得不得了。

吴家别墅院内,老爷子一袭唐装,坐在树荫下,品茶,赏剑。黄金锻造的剑鞘,顶级紫檀打造的剑柄,更让他重视的是战魂二字。

北境基地一号指挥长的代号,仅仅二字,可堪称无价之宝。

吴乾坤冲茶倒水,不敢怠慢。

他成家之后,这是老爷子第一次到家里坐上一坐。吴乾坤自己也知道,二弟三弟下面都是儿子,唯独他膝下无子,在吴忠的观念里,还存在着重男轻女的旧思想。

之所以让吴唯从事集团工作,一个是她能力出众,另一个便是她深得齐少云喜欢。

只是老头没有想到,齐少云竟然翻车了。

吴唯陪着颜梦瑶在厨房忙前忙后,不停的掏出手机看上一眼,她担心叶弘轩有没有事儿,怎么还不回来?

颜梦瑶嘴巴像是抹了蜜一样,一直夸叶弘轩帅,“唯唯,赶紧给弘轩打个电话,叫他回来吃饭。”

吴唯摊了摊手,“妈,都打了二十好几个了,无法接通。”她也很无奈,关键时刻找不到他人。

“哎呦,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要不你去酒店看看?你爷爷第一次在咱家吃饭,咱一定要把弘轩叫过来啊!”

门外,也传出吴忠的声音:“孙女,弘轩什么时候回来?今天什么都好,唯一不好的就是我没有跟孙女婿说上半句话。”他重重的叹了口气。

吴唯解下围裙,就听见一个声音传来,“爷爷生日快乐。”

是叶弘轩。

“快坐快坐。”吴忠扶着凳子欲要起身。

叶弘轩连忙搀扶他坐下,“爷爷快请坐。”

见到叶弘轩,吴忠激动到热泪盈眶,“弘轩,爷爷太过肤浅,有些事情,你别生气。”

他收敛了吴家老太爷的气息,平易近人,说话更是十分客气。

颜梦瑶站在门口摘菜,满心欢喜,笑着笑着,她竟落泪了。

吴唯凑过去抱住母亲,好像此刻起,她才有种家的感觉。原来,这里就像一个驿站,只不过是她跟孤独告白,倾诉的小窝。

父母的责备,无尽的怨言,家族的争斗,只有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望着天边的月亮,她的心才能安静下来,神经才能得到舒缓。

直到屋外响起爷爷,父亲和男人的欢笑声,吴唯才有了一种捕捉到了幸福的感觉。

“好啦,这个女婿,是不是比齐少云强?”吴唯擦去母亲脸颊上的泪痕,一脸幸福的看着她。

颜梦瑶一把推开吴唯,“去,胡说八道什么呢,齐少云是什么狗东西,害人精!”

吴唯跳开到一边,嘴巴一噘,张口就来:“哎呦,也不知道是谁,之前非要逼着我嫁给那个害人精。我这半生,可真是坎坎坷坷啊!”

颜梦瑶擦去眼泪,生气道:“你有事没事?没事儿摘菜去。”

屋外,三代人天马行空的聊着,从盘古开天,聊到三国,三国聊到晚清,又从晚清,聊到龙国初始……

聊到最后,吴忠撸起了袖子,他胳膊处,是一处显眼的贯穿伤。

三人边喝酒,边吹牛,聊到最后,他们比起了身上的伤疤!

吴忠当过兵,曾经为国卖过命,也曾戎马半生,豁开过敌人的胸膛,纵马挥刀砍下过敌人头颅!

“我当兵那会儿,还没有你,那会,你爸还穿开裆裤!”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老子身上枪伤三处,刀伤一处!你小子,还是嫩了点。”

叶弘轩端着酒杯,眼睛迷离了起来,“吹牛,你那都不叫伤……”

“比比……”吴忠刺啦一声,上衣脱了,肩膀处两道枪伤。

“比就比!”

叶弘轩撕开了上衣。

酒虽然喝多了,但吴忠还没醉!他擦了擦模糊的眼睛,整个人瞬间精神了几分。

吴乾坤,颜梦瑶,吴唯愣在原地。

七处枪伤,全部都是贯穿伤,三处巴掌长的刀疤,触目惊心!

叶弘轩端起酒杯,伸手过去跟吴忠碰了一个:“老头,比不比了?”

吴忠深呼了口气,他扶着身后的墙,想要站起来。

但站了良久,都没有站起来。

叶弘轩喝了三斤半,抬手指着老头问他:“你干嘛?啊?老头,你行不行了?!”

吴唯连忙找了件父亲的衣服披到叶弘轩身上,“你也别喝了行不行?”

吴乾坤搀扶住吴忠,今天他喝了半斤,他爹喝了一斤半,女婿喝了三斤半……就他还处于清醒的状态!

“我没醉,没醉!”吴忠推开吴乾坤,七十岁的老头站直了身子,面向叶弘轩,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你,是个爷们!”吴忠竖起大拇指,“爷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