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聘礼

赵盘和阿秀又用了几天,才把灵运子吩咐下来的事情做完。

这时,灵运子才走了出来,赵盘仔细端详灵运子,灵运子披散着一头白发,凌乱无比,明显看得出有多处打结,就好像很久没洗过一样。

灵运子皮肤黝黑,黝黑之余,又因为气血充盈而有些发红,硬要说的话,就好像黑枣一样。

他穿了件黑色衣裳,黑衣裳本来是不容易脏的,但在他身上,却又脏得发白。

灵运子那充满血丝的小眼睛不住地打量了赵盘和阿秀,半晌,才露出满意之色。

“很好,很好。以后你们就在这里帮忙罢。”灵运子丢出一块发黑的珠子,“这是给家主的,你们送过去之后就休息吧。”

说罢,灵运子便自顾自地走进休息室。

怪人,这绝对是个怪人。

短短一刻钟的功夫,赵盘就对这个人有了初步的印象。想到以后还要找机会请他出山,赵盘不禁一阵苦笑。

想不到看起来挺简单的差事,实际上是这么磨人的。

赵盘神识扫过黑色珠子,确定这是一枚辅佐修炼的灵珠,当即收好,带着阿秀一起出门。

“这个人真怪……”出来以后,阿秀冲赵盘碎碎嘴。

“别管他啦。”赵盘苦笑道。

这时,林雪婷刚好路过,看见赵盘二人,笑道:“二位终于出来了啊?”

“林道友在等我们?”赵盘一愣。

“对呀,”林雪婷也是苦笑不已,“二位几天前入职,还没安排好住处呢,也怪我,忘记了灵运子先生性格异于常人,想必二位也觉得有点不适吧”

赵盘笑道:“没关系,高人往往都有点异于常人的,灵运子先生只是表现在人处世上而已,的现在我们还要把这枚珠子送给家主。”

“那我便带二位面见家主。”

“有劳了。”

……

“这就是灵运子先生炼制的聚灵珠?”主屋内,天河世家家主林非问把玩着手中的珠子,越看越是喜欢,笑道,“果然能提高附近的天地灵气浓度,依我估计,配合此珠修炼,速度最少能提高五倍。”

“启禀家主,这两位是灵运子先生新收的学徒,赵阿虎、赵晴晴兄妹。”趁着林非问心情大好,林雪婷恭敬地向他介绍赵盘和阿秀,当然了,赵盘这俩夫妻用的是他们儿女的名字,这点林雪婷自然不知。

林非问这才打量起赵盘二人,满意地点点头,赞道:“果然不错,尤其这赵阿虎一身经脉经过不断淬炼,柔韧度极好,力量必定也十分强大,也难怪灵运子先生满意了。”

“感谢家主谬赞。”赵盘恭敬地行了一礼。

林非问摆摆手,笑道:“不必多礼,既然被灵运子先生看中,那就别浪费这么好的机会,好好表现,好好学习,学成以后,也能成为我天河世家的客卿长老。”

“谢过家主。”

赵盘二人再次道谢。

“退下罢。”

家主挥挥手,赵盘与阿秀便和林雪婷一起退了出去。

“感谢林道友提携。”一走出主屋,赵盘便立刻向林雪婷道谢,当成林雪婷先将聚灵珠交给林非问,趁着对方心情好再介绍赵盘二人,家主自然对两人印象不错。

赵盘将个中关窍看在眼里,心里自然对林雪婷多了几分好感。

林雪婷也只是微微笑道:

“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就当多结一份善缘吧。”

这话赵盘却不相信,大家族表面看上去强大,实则内部派系林立,林雪婷此举,分明就是存了拉拢之意了。

赵盘却不点破,倒不如说,这样的环境反而让他更容易寻到机会行事。

很快,林雪婷将赵盘和阿秀分别安排了住处。

他二人此时明面上的身份是俩兄妹,林雪婷自然不知道他俩是夫妻,自然就将他们安排在不同的房间里,但两人房间就在隔壁,要见面也容易。

这时,一位侍女找上林雪婷,说道:“三姑娘,云海世家的上门来送聘礼了。”

“知道了。”林雪婷冲赵盘说道,“赵道友,在下还有些许俗事要办,就先走了,咱们改日再聚。”

赵盘笑道:“已经很麻烦道友了,道友这就请自便。”

送走了林雪婷,赵盘立刻回房,阿秀也跟了进来。

赵盘神识扫过四周,确定没人窥伺,才压低声音说道:“刚才林雪婷说的聘礼,我感觉是个关键。”

“咱们打算怎么办?”阿秀凑过去小声地问。

赵盘想了想,说道:“你先去跟过去假装凑热闹,和林雪婷她们都聊聊,看看能不能收集到什么情报,你们都是女孩子,聊起来也比较方便。我在小须弥世界里炼制一个法宝。”

“行。”

两人很快就商量好了,阿秀立刻往外走,赵盘则一头钻进小须弥世界,在神君府的炼器室里炼制法器。

这次赵盘要炼制的法宝十分简单,到了晚上,就完成炼制,重新回到房间。

阿秀也已回来,将收集到的情报一股脑全告诉了赵盘。

赵盘这才知道,最近天河世家和云海世家又一次联姻,这次,联姻的是两家的金丹期小辈,云海世家家主的重孙要娶天河世家家主的重孙女。

但在林雪婷的口中,天河世家家主的那位重孙女好像并不愿意嫁过去。

“这可就好玩了。”赵盘笑道。

忽然,赵盘仿佛感应到什么,立刻闭上眼,阿秀见赵盘的举动,知道他发现了一些东西,立刻便安静下来。

待赵盘重新开眼,阿秀忙问道:“怎么啦?”

“咱们去逛逛吧,”赵盘笑着拉起阿秀的手,化为一团光球飞了出去。

赵盘径直来到后院。

这时,后院刚好有个身穿黑色夜行衣的女子鬼鬼祟祟地游窜着。

赵盘立刻拦下她,在她勉强显化真身,笑道:“想不到天河世家也会遭贼呀。我作为在这里工作的学徒,也必须为主人家尽一份义务才行呀。”

哪知那女子立刻骂道:“什么贼呀?我看你们才是贼呢?”

阿秀打趣道:“我们是灵运子先生的学徒,不知道你是谁呀?”

“我!”女子一时语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