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猴子的变化

苏阑闻着鼻前的香味,一时间内心无比的火热。

“不对,事反常态必有妖”

苏阑看着眼前的场地,暗自推测。

他退了几步,仔细地观察起了四周,看到一片祥和,哪里还有昨天晚上那副打斗惨烈的现象,“呵,仙人本事,真是起死回生啊”。

一时间,苏阑重新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前面是仙草是机缘,后面则是稳健,揉了揉太阳穴,苏阑缓缓吐出一口气,“我要是仙人的话,留在这里一株仙草做什么?”

他将自己缓缓带入仙人角色之中,从仙人的立场上细细的推敲着动机。

“试图诱杀后来者?”

苏阑所指的后来者是像他这种不要命的跟过来看他们打斗的人,只是苏阑远远低估了自己和高估了他人,这哪里还有什么后来者,方圆百里要么是没有人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要么就是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却不敢过来,像苏阑这种不要命的,百里难出!

“不对,要是真的要诱杀后来者凭他们的能力,直接动手就可以了,那还需要这般麻烦”,苏阑想起昨晚见到的场面,顿时后背一阵清凉,随即推翻了刚才的言论。

仙人动手,何须诡计。

那到底是为了什么啊,此刻的他百思不得其解,摸了摸后脑勺。

“难道是通过仙草来选拔自己的徒弟?”

“这是试炼?”

苏阑想到这,一时间精神大作,清了清嗓子,站直,将自己因为昨晚奔跑而杂乱的衣服打理整齐,扬声道:“道观弟子苏阑,因昨晚心向神往仙人本事,机缘巧合之下误入此地,请老神仙勿怪”

苏阑中规中矩的回答,没有谎造事实,也没有过于美化的自己。

过了一会,苏阑看着前方,仍然没有任何的声音响起,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汗水渐渐溢出。

只有远方的鸟叫声传来。

“咕咕……咕咕……”

苏阑听着,仍不住扯了扯嘴角,这尼玛不是我常常憋笑时发出的声音吗?

终于,苏阑没有忍住,管他什么乱七八糟的试炼,先去把草药弄到手算了,他径直走了过去,一把捏住草根处,往上一拔,牵动着泥土,仙草全身都在苏阑的面前呈现了出来。

不仅仅如此,还有一枚玉佩。

苏阑看了看,眨了眨眼,一时间陷入了沉默之中。

“……”

“啊这”

“这不会是储物佩吧”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他试着将自己的意识带入其间,结果如他所想一般,无比顺利的便发现了一个混沌般的空间。

真是储物佩!

一股幸福感顿时冲上了苏阑的脑海里,苏阑傻傻的笑着,顺手将储物佩别到了腰间,“嘿嘿嘿,要是下次再能够见到陆见溪的话,估计会让她大吃一惊的”。

想到了陆见溪那张整天笑眯眯的角色脸庞,苏阑的心头不禁火热。

“唔,仙人呐”

苏阑站在原地,昂首挺立,立正稍息,对着前方行了个军礼,360度旋转一周,末了,将仙草收回玉佩里面。

要回去了,昨天师傅便和自己说今天启程去城里。

苏阑简单熟练的将周边处理一下,运动了一下筋骨,一股股舒麻感涌上来。

“嗯……”

轻松将眼前拦路树枝折断的苏阑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这股力量是他曾经所不能拥有的,“也不能啊,仙草我都还没吃呢”。

一时间苏阑百思不得其解,皱了皱眉头,终究是没有多想,有力量是好事,最起码自己的自保能力又大幅度的上升了。

一路上苏阑慢慢的加快了速度,尽量的节省时间,早一点回去,他对于大城还是很憧憬的,不管是教坊还是青楼,在这些都是他梦寐以求想得一见的地方,若是有时间,他肯定得……

Emmm。

我苏阑读春秋的,到了那些场所,必然是展现自己的人道精神,慰问他们的小日子过得好不好,给予他们善意的帮助。

不是每一个人都像我这般不被美色所迷惑,我苏阑从来都只相信你情我愿的社交,共筑管鲍之交!!

“嘿嘿嘿”,一阵傻笑之后,苏阑继续奔走,快到中午时才回到了祥嫂家。

“师兄~”

隔得老远,苏阑便听到了自己师妹郝惑的呼喊声,看着她一步步的跑过来,衣摆飞扬,脑后黑发似柳絮般因风起,再瞅了瞅胸前的一览无遗,失望的收回了目光。

“师兄,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呀”

苏阑没理他,走位躲开了她的扑击。

“师兄!”

郝惑也恼了,嘟着嘴,皱着眉看着苏阑。

“人家在跟你说话呢!”

苏阑听了,这才转过来看着她,“知道了知道了”,显得极为的不耐烦,但郝惑却显得很高兴。

“哼哼,师兄,你昨天晚上到哪里去了啊,我在外面找了好久”,郝惑一脸得逞模样的向苏阑问道。

“你知道不……”,郝惑扬起小手,兴高采烈的问他,却被苏阑无情打断。

“我知道你知道我不知道的,但是我不想知道我不知道的,所以别告诉我不知道的东西,我喜欢不知道”。

苏阑绕口令般说出了一大串,弄得郝惑的小脑袋晕乎乎的,“师兄你说慢点,我还没听懂”。

“听啥,先不说了,走,我们见师父去”。

苏阑没理他,自顾自地走了。

“欸,你干嘛,我跟你说,昨晚师傅说你是猴子,要我别找你了”,苏阑走在前面故意顿了顿脚步,引得郝惑一阵爆笑。

两人进了院子,看到祥嫂在一旁洗菜,过去打了个招呼,询问墨青道人在哪,然后便进了屋子里面。

“师傅,我回来了”,一进屋,苏阑便看到墨青道人在哪里打坐,下意识地看了看外边正在洗菜地祥嫂,不由得为他着急,师傅啊,你倒是去帮他洗菜啊,你这追人地觉悟也太差了吧。

苏阑也只是敢心里想想,没有说出来。

“昨晚哪去了啊,郝惑说你是猴子,倒还真没有低估了你”,墨青道人站起来转过身来,看着苏阑,眼神淡然地问道,扫了苏阑一眼,从上自下,看到苏阑气质大变,不由得走过去捏了捏苏阑地手。

“咦?”

墨青道人一脸惊讶,一脸笑意地看着苏阑,“昨晚干嘛去了啊,跟变了个人似的”。

听到师傅问了,苏阑没有多想,“昨晚看到天气好,就到山里去睡觉了”。

昨晚确实实在山里面睡觉的,苏阑没有说谎,随即又压低了声音,凑到墨青道人地耳旁,“昨晚我看到有人在监视我们”。

墨青道人听了,沉吟片刻,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先去准备一下,吃完午饭我们便进城”。

“嗯,好的”,苏阑便走到偏房,准备收拾衣服,殊不知后面地墨青道人盯着他腰间别地玉佩,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