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郝惑的问题

“啾啾…”

“啾啾…”

有鸟叫声阵阵传来。

“阑儿,你师傅和师妹在等你呢,时间也不早了,快回去吧”。

慕伯伯看着苏阑,笑着说道。

苏澜看着他,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看着慕伯伯那张笑眯眯的脸,麻木的点了点头,说了句告辞,便拖着箱子走了。

慕伯伯站在门槛上看着苏阑,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巷子里,才转身子来回到了院子里,带上了大门,对着赫然坐在会堂上的墨青道人说:“你这个大徒弟,有些令人匪夷所思啊”。

……寂寞的分割线……

“师兄!”

苏阑一路直走出了巷子,凭着记忆熟练的回到了出发点,隔着老远边看到郝惑一个人站在角落,处于阳光的死角,阴影密布,郝惑蹲在地上,捏着自己的裙摆,两双明亮的眼睛聚精会神地看着地上的蚂蚁打架。

也许是感觉到了苏阑的目光,她抬了抬头,朝着这边看了过来,须臾,用手擦了擦眼,站起来对着苏阑挥了挥手,清亮的声音传来,独特的少女音色在他的心中泛起阵阵涟漪。

还好那个糟老头子是个好人,要是是郝惑去了,没准就要被吓哭了。

苏阑笑了笑,恶意的打趣着,对慕伯伯发了张好人卡,朝着郝惑走了过去。

“诶,师兄,这个巷子里面装的都是些什么啊”

郝惑指着箱子不解的向苏阑问道:“怎么这个上面还有一把锁?”

苏阑摸了摸还没长毛的下巴,眼珠子转了转,“emmmmm”

“应该是好东西”

“哎呀,你这句话说着不跟没说一样么,哼,也是,就你这智商你能猜出来就怪了”,郝惑有些不满的说道,顺便损了苏阑几句。

苏阑笑了笑,打趣道:“你这么聪明你知道么?”

“小家伙还学大人样子,你还早着呢~”

郝惑一时间有些不好意思,白腻的小脸微微红,但又不肯弱于下风,嘴硬道:“你管我知不知道,我就算是知道了也不告诉你,哼!”。

“哟,小家伙还挺凶”

郝惑听了顿时气急败坏,她最听的小字,张牙舞爪的朝着苏阑扑了过去,一时间两人扭在了一起。

“你们…”

“在干嘛?”

没一会墨青道人回来了,看着苏阑和郝惑,紧紧的将眉头皱了起来。

郝惑看到墨青道人过来了,如同看到救星一般,赶忙走了过去,“师傅,师兄他又欺负我!”

欺负?

墨青道人想了想,思绪开始活跃了起来,目光中开始多了几丝期待。

静静的看着苏阑苏阑感受到墨青道人的目光,没办法硬着头皮走了上去,“我可没欺负她,是他非要往我身上扑,麻烦死了”。

往?

麻烦?

没欺负?

听完,墨青道人眼里的希望一点点的破灭了,眼神黯淡的看着苏阑,一言不发。

看了眼郝惑又看了眼苏阑,叹了口气,对着苏阑道:“你们两个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便好好的去玩一下,遇到自己喜欢吃的和自己喜欢玩的,便买下来”。

“我顺便在这里租下两套房间,玩累了就回来”

说罢,丢了一个钱袋子给苏阑,临走前一言不发、深沉的看了眼苏阑,没多说什么,背影黯然地搬着箱子朝着对面的客栈走去。

看着走向客栈的墨青道人,苏阑回味这刚才师傅投来的最后一个眼神,觉得有些想不通透。

就像……

自己看小猪仔一样的眼神?

苏阑使劲摇了摇头,断绝了这个想法,他苏某人可不是猪。

最起码猪都没他聪明,苏阑笑了笑,掂量起了手中的钱袋子,抛了抛。

唔,有些重。

看来可以看一顿好的了。

苏阑猥琐的笑了起来。

……寂寞………

“师兄,快看,那个是什么,怎么那么多人围在一起?”

“哦,只不过是在看表演杂技罢了。”

“你知道?”

“我知道。”

热闹的集市里。

路边。

郝惑和苏阑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相较于苏阑,郝惑充分的表现了她萌新的一面。

对着各种新鲜事物发出不断的惊叹声。

小钱袋也越来越轻。

“师兄,等一下!”

郝惑看着苏阑,有些凝重的把他喊了喊他。

苏阑随即看了过去。

唔?

小吃?

小糖人?

说实话,苏阑对于吃的没有什么感兴趣的,尤其是这种腻腻的食品,他早已经过了那个年纪,但是看着郝惑那张充满期待的小脸,犹豫了一下,也就走了过去买了两串。

片刻后。

“师兄,甜不甜?”

郝惑有些幸福的问道。

“恩,还不错”,苏阑又舔了舔,“真甜”。

夜深了,两人漫无目的的走着,仿佛要讲这座城市逛完一般。

苏阑一边得心应手的记着回去的路线,一边观察着周围的建筑。

苏阑有些疑惑,记忆力也变得好多了?

看了眼旁边二傻子似的郝惑,见她正仔细的看着旁边的小吃,不时的舔一口手中的糖人,憨憨笑着,苏阑也放松了下来。

“小公子,过来玩呀~”

前方楼台上有道娇柔魅惑的声音传来,散发着成熟女人的味道。

苏阑听了眼神瞬间雪亮。

到了?

青楼?

郝惑恰时也比那道声音吸引,感觉有些不舒服,看着那栋楼,光彩流莹,人来人往,有些不解的朝苏阑问道:“师兄,前面那栋楼是做什么的啊,那么大,我看了看也没有什么吃的啊”

苏阑笑了,摸了摸郝惑的头,语重心长的说道:“那是一个好地方”

“好地方?”

苏阑笑眯眯地看着郝惑,“好地方就是好地方啦”

“师兄也没有来过这种地方,只是很久以前听过而已”。

郝惑抬头看了眼苏阑,见他神色诡异,一本正经地说:“师兄,可以把你的口水擦一下吗?”

‘咳咳’苏阑老脸一红,连忙擦了擦了嘴,却发现什么也没有。

“哈哈哈,师兄好笨,我刚刚是骗你的啦,不过你的表情好猥琐哦”,郝惑得意的笑了起来,还模仿着苏阑刚才地表情,弄得他尴尬不已。

“师兄,为什么那么多人进进出出啊?”

郝惑充分的发挥了好学生地特点,不停的询问苏阑。

“嗯……,他们在社交啦”

“社交?”

“就是在交流感情,人总是孤独地,就好像我们两个人地感情就是慢慢地培养起来的啊”

“奥”,郝惑一知半解地点了点头,“那我们也进去吗?”

苏阑表情顿时严肃了下来,“你想进去看一下吗?”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