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顾宛的愁绪

悠扬清亮的歌声响起,苏阑饶有兴趣的看着顾宛,指如青葱般细长的白皙手指在桌前的古筝上舞动,抱来的琵琶被她放到一边。

歌声高低起伏,优美动听。

旁边的郝惑却不以为意,对着端坐在前面的顾宛有些敌意地挑了挑眉。

“切”

“长的还没我好看”

“真是不知道师兄来这种地方干嘛”

“算了,看在糕点的面子上我就不跟师傅说这件事了,哼”

郝惑将桌子上放着糕点的盘子往自己这边拉,开始悠然的吃了起来。

“你也就知道吃啊”

“不吃干嘛,又不好听”

弹到一半的顾宛听了师兄妹两人的对话,手上的动作一顿,抬头看了看郝惑。

“咳咳”

“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苏阑有些尴尬的对顾宛挥了挥手。

随即有狠狠地瞪了郝惑一眼。

曲罢。

顾宛兴致不高,但又不好拂了苏阑面子,便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

“公子哪里人?”

“唔,江湖人”

“江湖人?”

“对,人送外号玉面道君”

顾宛听了笑了笑,觉得苏阑也还算是个有趣的人,就是脑子有坑,又瞥瞥苏阑旁边大口吃着糕点的郝惑,看着她单薄的身子,感到有些不可思议,真是不知道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怎么会这么能吃。

朝着肚子打一圈可能会吐很多吧?

但是道姑进青楼确实少见,也不知道妈妈是怎么把她放进来的。

提起自己的外号,苏阑顿时来了兴趣。

“顾姑娘行走江湖需要外号否?”

“啊…还是算了吧。”

苏阑见到顾宛拒绝了自己的好意,有些不甘心,开始循循善诱了起来。

“这怎么可以,如果有一个好听又能具体体现你特点的外号的话,肯定能大大的提高你的知名度。”

“就好比红娘子观音菩萨西王母牛夫人什么的,江湖人一听,肯定就多对你大感兴趣,到时候一传十十传百,江湖上可不都是你的传说了么?”

“嘿!到时候咖位高了,自然也是有好处的。”

“到时候说不定还可以自己开一个专场,办一个演唱会什么的”

苏阑越说越嗨,指了指桌上的杯子,顾宛看到苏阑的动作立刻领会,黑着张脸给苏阑倒了一杯茶。

“我也要,阿姨,给我也来一杯。”

郝惑吃了会有些干,见到顾宛给师兄倒了杯水,也囔囔着要。

苏阑看了顾宛一眼,见她没有说话,有些颤抖的给郝惑也去倒了杯水,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也垮了下来,就静静的坐在那里,瓜子脸越来越黑,额头青筋暴起,两只手缩在袖子里面,依稀可以看到拳头的形状。

此时的顾宛欲哭无泪、悲愤无比。

总感觉自己今天晚上出门是不是没有看黄历,遇到这么个奇葩的道士,在我面前喋喋不休的说着一些外号,自己也不去想想牛夫人是一个优秀清倌人该有的吗?

一时间她又想起了曾经有个客人对她说过的话———曾经有个猴王喜欢上了牛魔王的老婆,总是喊他小甜甜,后来不爱了,就喊她牛夫人。

想到这顾宛就鸡皮疙瘩起一身,看向苏阑和郝惑的眼神愈发不善了起来,恨不得马上就走。

正在顾宛胡思乱想时,苏阑淡然自若的喝了口茶水,砸了砸嘴巴。

“你觉得怎么样?”

“刚刚那几个外号只是举个栗子,千万不要放心上”

“今天你运气好,碰上了我”

“无偿给你定制奥”

看着顾宛身穿白袍,苏阑顿时恶兴趣上来了,接着说道:“你觉得小龙女这个外号怎么样?”

“啊,哈哈,公子说笑了,小女子哪里配得上这个名字”,顾宛尴尬的挥了挥手,心里感到不舒服,嘴上一套心里一套,嘀咕道:“谁要你给我送外号啊”。

看到苏阑没有听见,随即转移了一个话题。

“还不知道公子喜欢什么样的女子”

“少妇”,苏阑立刻回答道,顺便在心里补一句,吾语曹贼何异?

“还不知道公子家在何处?”

“作为一名江湖人,天涯何处不是家?但是姑娘问了,那我就斗胆说出我的出生地”,苏阑一本正经的回答道:“翻斗大街翻斗花园二号楼1001户”。

“啊”

顾宛一下子愣住了,大脑一片混乱,麻木的笑了笑:“公子果然不是一般人,这地方我熟,前不久路过的时候还远远的看过,雕楼画栋,小桥流水,呵呵,可谓是人间仙境啊”。

“咳咳,哪里哪里,人间仙境称不上,就那么几栋楼,只不过是设施比较齐全,我小时候没事就去玩滑滑梯。”

苏阑有些不好意思的摆摆手,心中暗呼厉害,好家伙,说不过就跟我玩尬的。

两人彼此看着对方麻木的笑着,边上的郝惑迷惑的瞅了他们两个人一眼,两个人就那么面对着面,一时间尴尬无比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咕咕咕…’郝惑突然不好意思的捂着肚子,“师兄…”。

“恩?”

苏阑这才转过头来看着郝惑,揉了揉脸蛋,笑久了有些麻,她应该也会这样吧?

又看了眼顾宛,见她没有任何感受,嘴角翘起,两眼无神盯着桌子发呆,没有任何表情。

苏阑顿时对她肃然起敬,清倌人的脸皮就是要比普通人厚一些,都不容易啊。

“师兄,我肚子疼”,郝惑摸摸肚子,对着看着顾宛的苏阑有些不高兴的说道:“要不我们先走吧,我想去拉臭臭”。

“什么?”

“啊?”

“要走了吗?”

一直处于发呆状态的顾宛突然清醒过来,题出了一连串问题,苏阑转过头来一脸复杂的看着他,五谷杂陈,说不出的难受,我就这么讨厌吗?

顾宛感受到苏阑的目光,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啊,这个…刚才小娘子不是说要走了吗?”

“可是我没有说要走”,苏阑的眼光愈发不善起来。

一时间场面严肃无比。

‘咕咕咕…’又是一连串声音,郝惑实在是忍不住了,扯了扯苏阑的衣袖:“师兄,走”。

“我有些忍不住了”

苏阑没办法,只好起身:“妹子,我下次再来哈,外号这种事,拖不得!”

顾宛用怀中的手帕擦了擦汗,赔笑道:“下次一定,呵呵”

然后陪着苏阑把他送了出去,看着他们两人步步远去,赶紧回到房间‘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靠着门坐在地上,“不行,我得换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