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郝惑的嘴

“走”,苏阑拉着郝惑直接朝门外冲去,有人想帮星大彪子,便当在了他地前面,却没有料想到苏阑地力气之大。

接着苏阑便蛮横的推开了眼前的人,动作粗暴,眼神冷冽,丝毫没有在意后背上面的伤势。

众人眼见他在从星大彪子等三位大汉的包围下全身而退还能保持这份体力,纷纷震惊,一时间竟然没有人敢再去阻拦他。

眼睁睁的看着他冲了出去。

“混账,你给我等着!”

后面的星大彪子眼见苏阑一路逃走,心有不甘,感觉脸面丢尽的他立刻怒吼着跟了上去,然而正当他走到门槛上时异象突生,原本好好地大门却突然倒下,星大彪子一个不注意,便被压在了一下,众人干满把大门搬走,却发现星大彪子地双腿硬生生地被砸断了。

后面的人一时惊恐,纷纷后退。

“啊啊……我的腿”,星大彪子一张脸扭曲在一起,眼泪鼻涕混在一起,看得让人恶心,用手指着自己的腿哭喊道:“叫大夫来,快点!”

却不知道附近的一座高楼上,有男子赫然而立,冷眼看着下面发生的一幕,笑了笑,转身便走了。

如果苏阑在此,便会发现,他地身姿与祥嫂家附近出现地人极为相似。

小巷子里面。

苏阑转头看了一眼后面,一片寂静,除了刚跑出来时星大彪子的一声怒吼和一声惨叫声,之后便没有任何的声音传来,苏阑一时间有些疑惑,不知道星大彪子在搞什么鬼。

“唔……,算了,没追来也是好事”,苏阑停了下来,将怀中抱着的郝惑轻轻的放在地上,自己坐到一边休息去了。

夜色下,此时的郝惑脸红的像红苹果一般,正一脸担忧的看着苏阑,“师兄,你没有事吧”。

在刚刚逃出来时,她亲眼看到有两个大汉拿起板凳砸到了他的身上,加上这一路都拉着她跑,汗水浸透之下,肯定十分的痛楚吧。

郝惑自顾自的猜测着,随即暗自下定了决心,“不行,我的去看看师兄的伤势再怎么样,师傅曾经说过伤势太重的话会留下伤疤的”。

“师兄他怎么可以能留下伤疤呢?”

郝惑一边想着,一边跑到苏阑的后边,“师兄,我来帮你看看伤势,真的,不为别的”。

她的脸微红,气息也粗了几分,其实她一直都想看苏阑的裸体,只是一直没有机会罢了。

苏阑听了,也没什么动静,今晚郝惑受了太多的刺激,今天就让着她算了。

郝惑见到苏阑没有任何的动静,胆子变大了些许,伸手揭开了苏阑的衣带,翻开他的衣服,借着月光看着他的后背。

苏阑虽然平时喜欢外出,但是由于这个世界的衣服的遮挡范围较大,因此他的后背还算是白皙,但这显得几条伤痕在他得后背上极为狰狞,触目惊心。

“呀”

郝惑看了看发出惊呼声,看着几条伤痕顿时眼泪就掉了下来,看着苏阑得后脑勺,哽咽道:“师兄,对不起,都是我不好,非要长得这么好看……”

“呜呜呜……”

苏阑听了,也觉得有些难受。

心想哥们都这样了你还在我面前凡尔赛,加上后背上火辣辣得痛楚,顿时有些吸不上气来了。

“呼……”

他张开了口,指着郝惑。

“好好给我坐着,别在这里给我添乱。”

郝惑顿时感到无比的委屈,低下了头,闷闷不乐。

没有理他,跑到了苏阑的背后,不知道捣鼓着些什么。

过了一会,苏阑突然感受到背上的伤势被一股热流所包围,苏阑吞了口唾沫,僵硬的转过头去看着郝惑。

她竟然在舔自己身上的伤口!

一时间心猿意马,想入非非。

苏阑突然清醒了过来,我堂堂一个读《春秋》的正人君子,怎么能搞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咳咳”

“郝惑,你没事舔我的伤口干嘛?”

苏阑出声问郝惑,想打断她的动作。

但是郝惑却恍若未闻,苏阑只感觉到背后的动作更加剧烈了一些。

“咝……”

苏阑倒吸一口凉气,干净往前坐了坐。

一本正经的转头看着郝惑,指了指旁边的位置,“快点做过来,别弄些没用的东西”。

郝惑听了,心有不甘,品着嘴里边淡淡的血腥味,脸红耳赤,最终还是做了过去。

“真是的,我明明是在帮你治疗,师傅都说了受伤的时候用舌头舔一舔会有好处”,郝惑理直气壮地想着苏阑抗议道,一时间苏阑竟然无言以对。

两人就静静地坐在那里,回复着体力。

“待会回去了,千万不要跟师傅提起刚刚发生的事,知道么”,苏阑显得有些无精打采地说道:“师傅要是知道了,指不定要先把我们说一顿,再去找人家拼命呢”。

“嗯”,郝惑也应了一身,算是答应,又喊了声师兄。

“你今天怎么这么厉害啊,三个那么壮硕的人呢”,郝惑用手比划了一下,形容了一下敌人的强大。

“呵,你师兄厉害的地方了多了去了”,苏阑一时间也有些骄傲,今天一打三地全身而退地经历给了他极大的信心,又摸了摸郝惑地小脑袋,打趣道:“你也很厉害啊,竟然敢拿凳子砸他们,这可不是师傅心中地好孩子哦”。

郝惑听了这话顿时感觉到不好意思,饶了饶头,“哼,谁让他们欺负人地,可惜就是没砸到,要是砸到了,定要他好受”,想起星大彪子,郝惑就是一阵愤愤不平,开始嫌弃他那只要牵自己地手,顿时一阵恶心。

“好啦好啦,我知道我家小师妹最厉害了”

“走吧,太晚了回去不好,估计师傅等我们都等急了”

“嗯”

两人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一会,说起了顾宛,郝惑表现得十分轻视,小小的脸上多样地表情,看得苏阑一阵好笑,过了一会,苏阑看着陆上行人减少,便站起身来,拉着郝惑地手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