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苏阑小课堂

墨青道人一时间真的是想一巴掌怕死眼前这个不知所以地宝贝徒弟。

呵,还操心起他的事来了?

笑死。

整天就知道母猪母猪的,难道就没有一些自知之明吗?

年轻人不讲武德??

想到这,觉得自己应该好好地生气,于是墨青道人狠狠地瞪了一眼苏阑,转头拂袖离去,没有理会苏阑,留下一脸懵逼地苏阑站在原地不知道自己那一句话说错了。

“哎,师傅,别走啊,咱门爷两好好地说清楚这件事情嘛”,苏阑憋着笑意对着正在离去地墨青道人说道。

墨青道人听了这话,正在前行地脚步一顿,有些许重心不稳,差点被自己绊倒,回头脸色难看地愁了苏阑一眼,眼角青筋隐隐暴起,一步一步认认真真地走远了。

后面的苏阑见了,一时间也乐了起来。

不会吧,不会吧?

难道自己这个师傅失败了?

一时间他也有些同情自己这个师傅,挺想去安慰他的,给与他男人的怀抱,但是又想到青道人离去时给予自己最后一个凶狠的表情时,终究是忍住了自己内心蠢蠢欲动的想法。

哎,像他这样的好徒弟真的是少见了。

果然,人性的背后是白云苍狗??

想到这苏阑摇了摇头,不禁对墨青道人感到一阵可惜,真心觉得这个世界的人没有自己前世的人玩得花。

前世想追个女孩,整的花里胡哨的。

像墨青道人这样的年纪了还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若是没有自己和郝惑陪伴,那是得多惨?

也不知道墨青道人是不是家中独苗?

苏阑内心一阵推测,看着师傅的背影已经完全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便开始去找郝惑好好的‘玩耍’了。

当苏阑找到郝惑的时候,她正在帮助小兔兔搭建一个家,苏阑在一旁看了看,见到她捡来几块木头和搬来一些石子试图完成她心中的蓝图时,不禁笑了起来,却得到了郝惑的一阵白眼。

“你笑啥?”

“没事啊,没事不能笑?”

“就是不能笑”,郝惑顿时就不乐意了,她钮钴禄郝惑不是那么好惹的,站起来和苏阑开始了持久的目光战。

于是两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大眼瞪小眼,边上地兔子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两个。

这一举动看得苏阑感到一阵意外,他没想到的是自己这个便宜师妹竟然又跟他做对了起来?

苏阑看见旁边的兔子,低头看了一眼与完工二字丝毫搭不上边的兔子窝,心中地一个计划开始酝酿了起来。

“师妹,我其实不是这个意思”,苏阑率先开口,试图改变郝惑对于他方才无缘无故笑起来的看法。

郝惑也明显的呆了,让她没想到的是,自己这个师兄竟然先一步说话了?

她的小脑袋瓜子有些懵,不过凭借着她多年抗苏经验,这件事一定有蹊跷!

于是她怀抱双手,斜着眼看着苏阑,没好气的说道:“那你是个啥意思?”

“咳咳,师妹想要我啥意思嘛”

“啥意思?”

“就是都沾点。”

苏阑讪讪笑了起来,咽了口唾沫,接着对郝惑说道:“师兄啥都会,帮你建个兔子窝自然不在话下。”

“刚刚那是善意的笑容,师妹可千万不要误会。”

听了苏阑的话,郝惑明显的不相信,试探性的问道:“真的假的?”

“千真万确!”

郝惑听了,一张小脸顿时垮了下来,嘟着嘴说,“你走吧,每次你跟我说真的就一定是假的,我已经是师傅说的长大了,你再也骗不到我了。”

郝惑显得十分的落寂,看着郝惑这副半死不活且拙略的演技,苏阑不禁感到一阵才疼,听着郝惑的话,恨不得好好的疼爱她。

但是为了自己那个善良计划的实施,他压抑着自己内心的冲动,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师妹长大了,那师兄也是肯定能长大的啊,这次师兄肯定不骗你,一定帮你做好一个世纪性的兔窝。”

郝惑想了一会,才缓缓地点了点头,仍然是有些不放心的看着苏阑,“师兄,那我再相信你一会,你不要让我失望奥!”

听着郝惑略带威胁的口气,苏阑有些失落,以前的郝惑哪有这么大的胆子嘛,不过随即他就将这些想法抛之脑后,因为对他来说,他已经达成了计划的第一步!

“那个郝惑,你先帮师兄去搬一些石块过来”,想到则,苏阑开始要求郝惑为自己做一些事情。

郝惑显得有些不情愿,“我刚才不是搬了一些石块过来了嘛,为什么还要搬啊”。

听这话,苏阑顿时了然郝惑内心的想法。

懒人!

大大的懒人!

苏阑笑了,“刚才搬来的石块太小了,只能做地板”。

“地板?”

“对的,我要给咋们的小兔兔做一个至尊VIP别墅哦!”

“那是什么?”

从苏阑嘴里面蹦出来的一些词郝惑明显的没有听过,开始向苏阑表达了自己的疑问。

于是苏阑小课堂就正式开课了。

“vip指的是重要的人咯。”

“所以说兔兔再师兄的眼里是很重要的咯”,郝惑听了开心的笑了起来,觉得自己又和师兄达成统一的看法,眼里闪烁着光芒和满足。

“对的,兔兔是我们一起的,以后它可能就会陪着师妹一直长大啊。”

苏阑摸了摸郝惑的头,心中的那个想法也自觉地消散了,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地帮自己这个便宜师妹做点事情。

“那别墅是什么意思?”

郝惑这个时候从分发挥了好学生的特色,开始向苏阑老师提出了另外一个问题。

“就是供修养用的住宅啦,跟我们住地道观是一个样子的。”

“哦……”,郝惑点了点头,对着苏阑也不再像最开始那样防备了,觉得自己也确实应该和师兄一起去做,于是说道:“师兄,那我和你去搬石头吧。”

“不只是石头哦,还有一些木头”,苏阑这个时候有加了一些要求,然后站起身来准备和郝惑一起去搬来那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