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大型坟羊

苏阑连忙走向后边,寻找了一个自认为比较安全的地方,蹲下来,看着灰尘笼盖的地方,随着陆见溪走了进去,没过多久,如同巨石撞到大地一般的声音便响了起来,震耳欲聋,苏阑忍不住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眼巴巴的看着,开始担忧陆见溪起来。

上次陆见溪也是和坟羊在单挑,这次应该没有事情的吧?

嗯…………

这次的声音怎么这么大?苏阑开始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眨了眨眼,低声低估了起来,希冀陆见溪不会遭到什么不测。

‘deng……’又是一阵沉闷的声音想起来,声浪中隐隐夹杂这女子痛苦的声音,尽管苏阑听的不太清楚,但是里面只有一个女孩子,不是陆见溪还有谁?

苏阑顿时站了起来,内心开始担忧。

陆见溪难道遇到危险了?怎么办?

‘拼了!’一个大男人怎么能看着女子在里面受危险而自己却在外面完好无损的呆着?

正当苏阑准备往里面走去的时候,前方最里边的烟雾却倏然消散了,女子修长的身影若隐若现,随即闪了出来,是陆见溪!

她的身姿飞快,但是仔细看得话,仍然可以看到有许多混黄的液体在她的身后射来。

带出来的还有一阵阵翻腾的昏黄的尘雾,一个巨大的身影也呈现了出来。

一张黑糊糊的羊脸,最上边两根巨大的羊角狰狞的向上伸张,一双混黄的眼珠向外凸出,牙齿顺着嘴唇不规则的分布,时不时浓稠的液体流出,滴在地上,随即地表开始发出滋滋滋的声音,有着强烈的侵蚀能力。

比上次苏阑见到的那只坟羊的体积大了近乎一倍,苏阑心悸,大型坟羊??

“陆见溪?”

苏阑不解看着陆见溪后面的大型坟羊,朝着陆见溪喊道。

陆见溪正好在寻找苏阑,顺着他的声音看了过来,眼神一亮,随即流露出几分痛苦的表情,开口道:“走!”

闪身来到苏阑的面前,想像上次那样,夹着他的手臂飞速离去,然而出乎她预料的是,那头大型坟羊随即跟了上来,冷不伶仃的看着二人,顿时一道厚实的土墙从他们的后边出现,将二人包围了起来,速度之快,二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我…………”

看着后边宛若高出天际的土墙,苏阑震惊,“怎么办?”

陆见溪没说话,手中出现一张符箓,朝着土墙狠狠拍去,灰尘四起,没有效果。

苏阑眨眨眼,看了一眼陆见溪,见他气息不稳,正准备安抚他……

不死心的她手中又出现了其它乱七八糟的符箓,纷纷向土墙挥去,苏阑在一旁看着,顿时感觉到富人的魅力。

可惜,令二人沮丧的是土墙任然没有任何的反应。

“怎么办?”苏阑有重复刚才的问题,一时间他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过于无能了。

“你拿着这个,去贴在土墙上,然后……”

陆见溪眼神闪烁的看着苏阑,“用你的血去激活它,它会带着我们走的!”

“我去?”

“对,我现在去拖着坟羊,你快点!”

陆见溪眼神坚定,自信说道。

推了苏阑一把,坟羊也正在缓缓的走过来,如同看已经落在自己受伤的猎物一般的眼神大量着二人。

口中流出的唾液越来越多,撇了一眼苏阑,人性化表现出轻视的眼神,随后紧紧的盯着陆见溪。

口中发出莫名的叫声。

大地开始震动起来,二人身体随着摇晃。

陆见溪洁白的小脸上突然红了起来,一丝丝血从嘴边流出,狠狠的将自己嘴里的血咽了下去,一言不发的扬起了自己手中的剑,指着坟羊,几张符箓凭空浮了起来,随后朝着坟羊迅猛的冲了过去。

陆见的身影在坟羊的身前是那么的渺小,苏阑莫名的心悸起来,吸了一口气。

事不宜迟,我必须快点!

看着自己手上的符箓,苏阑内心升起昂扬斗志,快步跑到身后土墙前方。

“怎么做?”

难道也要像陆见溪那样将符箓浮起来?

苏阑顿时傻眼了,这个操作他怎么会?

不行,苏阑回头看了正在和坟羊战斗的陆见溪,两者的身形混在一起,只能看见坟羊地身体在不断的扭曲、摆动着。

苏阑转过头来,硬着头皮吐了一口唾沫,站在符箓的上边,然后贴在土墙上,尽管有些摇摇欲坠的模样,但是终究是扛住了源源不断刮过来的罡风。

按着陆见溪的说法,苏阑看了看自己的手,放到嘴边,咬破,鲜红的血液随即冒出头来,苏阑分别在每个符箓上面按了一下,眼巴巴的看着他们大展神威。

一秒。

两秒。

三秒。

……啊这……

十秒。

苏阑顿时又傻眼了,没有用?

这一下子将他急得不得了,怎么办?

陆见溪的说法难道有错误?不对啊,如果有错误的话她之前为什么还那么自己的看着我?绝对有诡异!难道是自己开启的方式不对?

苏阑又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我以双手成就你的梦想?

随即猛地摇头,串词了!到底该怎么办?苏阑一时间急得如同在热锅里挣扎的蚂蚱。

看着陆见溪和坟羊厮杀的样子,眼看着陆见溪逐渐进入颓势,苏阑不禁为自己的无能感到近乎绝望!

全然没有发现自己身后的符箓正在发出淡红色的光芒。

随后土墙的表面开始冒出一阵阵热气,不断有土渣掉下来,更多的是凭空蒸发。

苏阑狠狠的饶着头颅,随即将自己的手指放入了自己的口中。

狠狠一咬,鲜血溢出,但是也没有完全溢出,苏阑看着一阵蛋疼。

又将自己的手指放入了自己的口中,一咬。

看着手上三处伤口鲜血溢出,苏阑满意的笑了笑。

这才对嘛,这才可以给符箓做一个全身洁白嘛。

转头看你过,苏阑顿时头皮发麻,看着自己的双手,脸上透露出一阵青一阵紫,阴晴变幻不定。

一阵阵痛楚涌上心头。

我的手好痛!

苏阑回头对着陆见溪大喊道:“快来,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