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天眼

唔……

陆见溪此刻感觉到自己的体能正在迅速的下降,逃亡速度也越来越慢,身后传来的恶臭也越来浓了……

坟羊近了!

陆见溪猛然睁开自己满是血丝的双眼,当初的灵秀早已消逝不见。

心一狠,自己死也要拉着这两头畜生一起去死!

陆见溪手中出现一张符箓,色彩与众不同。

金色传说!

往周边一扬,随即陆见溪的周边开始出现一道金色的屏障。

‘崩!’两头坟羊狠狠的撞在屏障上面,不禁泛起一阵阵涟漪。

陆见溪身下的地表在颤动,一根根土柱宛若春笋一般想要破土而出,却被挡住,在地表进退不得。

手中出现一把简朴小刀,陆见溪看着眼神闪烁,末了终究是拿起小刀朝着自己的手心划去,一道血痕呈现出来,陆见溪深吸一口气,露出毅然决然的神色,嘴里开始念叨着道咒。

一道道神秘晦涩的符文呈现实质在她的身边围绕着,在欢快的跳舞着,为未来的到来祝贺而兴奋。

随着陆见溪的语速加快,越来越多的符咒涌现出来,被包围着,如同一道蛹。

一座金色的蛹就这么静静的立在金色的屏障里面,外边两头坟羊在嘶吼着,不断地冲击着,一道道巨石砸在屏障的上方,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

远方,一道身影正急速飞来…………

苏阑一脸震惊的看着前方的坟羊和那座金色的屏障,内心感到无比的震撼。

好家伙,这是在……

金刚大战葫芦娃?

看着前方巨大的金色屏障,苏阑嘴角略微扯了扯,前方那道金色的蛹有些与现在的场合难以融入进去,显得滑稽……

‘库库库……’苏阑的嘴里发出奇怪的声音。

自己到底该怎么样才可以去帮助陆见溪呢?

苏阑顿时泄了气,像个傻子一般站在原地不知道下一步该采取什么动作。

那张红色的符箓?

苏阑渐渐的开始有了思绪,但是却不知道符箓到底能对坟羊有多大的作用……

Emmmm感觉自己真的逐渐猪化,苏阑攥紧了手中的符箓,给自己打鼓。

好歹也要试一试!

拿起一张符箓,瞅了一眼,扬起手掌,一口下去,见血抹上。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

眼神逐渐坚定起来的苏阑看着前方两头暴躁不堪的坟羊。

或许这两头畜生早就知道了自己的到来吧,只不过……因为我实在是太弱小了,连作为他们食物的资格都没有,所以才……

苏阑自嘲的笑了起来,呵,有当一朝,我必当修成正果,路见不平一声吼,直呼妖怪哪里走!

想着,也将自己手上的符箓狠狠的朝着两头坟羊回去。

符箓发出血色光芒。

缓缓的朝着坟羊移动,随风摇摆着,一节节的红色物质像云烟一般在空中流转,也像火焰,见证着此刻苏阑内心的愤怒,这一张符箓代表的是苏阑的情感和对这个世界最真挚的请愿!

若有机会,必当登顶!

一团火焰凭空出现!

汇聚成凤,猛烈的朝着坟羊扑去,若是细细听,凤鸣夹杂其间!

坟羊或许是感觉到了身后的威胁,一齐转过身子来,对着火凤嘶吼,羊角泛出土色光芒,大地裂开,一道道裂缝显现,一柱柱土柱向上定去,更有长宽惊人的土墙出现在坟羊们的前方,为他们挡住威胁。

苏阑在原地不动的看着两头坟羊的过激反应,摸了摸下巴,啧啧啧,陆见溪给我的符箓这么强?

不是吧!

一瞬间苏阑简直是热泪盈眶。

陆见溪你被困在这里还要给我这么厉害的符箓报名,简直了,我苏阑一定要把你当异姓兄弟啊!

苏阑开始在内心策划什么时候去弄弄结拜的事情,效仿刘关张三人,找个开满桃花的小院子,喝着对方的血酒。

苏阑觉得自己的恶兴趣上来了。

不禁手指间摩擦了之间被咬过的地方。

欸,不疼!

哈哈!

一道道轰鸣声传入了苏阑的耳朵里面。

一道道土柱升起转瞬间就被击落,一道道土墙刚刚稳固就被敲烂。

随着火凤的不断前进,清亮的凤鸣声越来越清晰,好似在泄愤一般!

‘砰!’火凤撞在了最前方的坟羊的身上,是体积最大的那头。

有一说一,这种团结确实值得学习。

但是……

我们是敌人啊!

苏阑笑着看着前方那头坟羊的伤势,啧啧啧,又是只断了一根角?

不至于吧?

苏阑一时间有些纳闷,怎么每次都只是断了一根角呢。

随即昂着头看着后面的那只坟羊,按道理在后边应该不会受到什么伤害吧……

苏阑默默的想到,但是随即看到的结果却让他大感意外!

好家伙,血流满面?

怎么这就跪下来了?

体积较小的那只坟羊扑在地上,发出阵阵痛苦的嘶鸣,仰天长啸,它也想不明白自己在后面怎么会收到这么重的伤,眼神中杀气饱满的看着苏阑,一滴滴浓稠的液体从他的最里面流出滴在了地表。

苏阑看到这种情况,邪魅一笑。

小小坟羊还敢瞪我?

随即又抽出一张符箓,又来了一套行云流水的流程。

两头坟羊明显的往后退了一下,苏阑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我苏某人要无敌了!

屏障里面。

陆见溪听到外边的动静,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

恍惚间看到了一头火凤狠狠的朝这边撞过来。

不对,就是一头火凤。

陆见溪瞬间就清醒过来了,难道说家族来人了?

她仔细的想着,看着那头火凤狠狠的撞在了两头坟羊地身上,尤其是后面一头坟羊受到了重伤,她的内心也忍不住一阵雀跃。

但是手上的刺痛却将她重新拖回了冷冰冰的显示。

陆见溪低下头,看着自己手上的裂缝,一直金色的眼睛真在静静的打探着周围!

‘哎’陆见溪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就算家族来人又怎么样,这道封印终究是被自己亲手打开了。

远古圣灵的独目究竟会给我带来怎么样的变化呢?

陆见溪内心恍惚。

家族曾跟他说过不到所欲不得开天眼。

可如今终究是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