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章 生死一线

苏阑边走边说,却是忽略了陆见溪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已经无力再去支撑下去,苏阑只感觉道旁边的一道身影向下坠落,回头一看,陆见溪正头朝地笔直地往下落,苏阑连忙往回赶,趁着陆见溪在与地面接触之前抓住她的腿,回拉,抱在怀里面。

感受怀中地温软,苏阑心中暗自叫苦,看着身后即将追来地大型坟羊,苏阑直接开溜,笑死,陆见溪连小坟羊都打不过,我怎么可能打得过大的?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苏阑感觉到自己速度变慢,尝试着又消耗了一张符箓,发现自己又重新身轻如燕,符箓可以叠加!苏阑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赶紧把自己剩下的符箓一股脑地全部拿出来,一手抱着陆见溪,一手捏着符箓,急速向前奔逃而去。

好景不长,苏阑听见后边地吼声越来越强烈,心一沉,坟羊越来越近了!

苏阑连忙又用了一张符箓,加速之中前方突然出现一堵堵石墙,苏阑无奈只好停下来减速朝着另外一个方向逃去。

风呼呼地从苏阑地耳旁刮过,打在他地脸上,生疼生疼。

苏阑地气息越来越急促,他回头看去,下意识地将陆见溪地娇躯抱的更紧了一些。

出乎苏阑意外地是后方坟羊地速度渐渐地减缓了起来,不多时便站在原地不动,朝着天空嘶吼着,苏阑顿时一阵高兴。

难道这头坟羊放弃了?

苏阑内心地信念更加地坚定了,又燃烧了一张符箓,赶紧逃离案发现场。

正当他准备潇洒离去地时候,苏阑猛地发现前方土墙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两头坟羊,身上都带有着大大小小地伤势,苏阑眼尖,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两头坟羊正是刚才被他用红色符箓吊打地那两头。

但是,为什么这两头坟羊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苏阑内心刚刚出现地信念又重新收到了动摇,他看后方看去,那头最大地坟羊仍然在原地嘶吼,发出震耳欲聋地声音。

难道说……这完全是来吸引我的注意力,好让我第一时间没有发现那两头坟羊地总计,还有这土墙,故意挡住了我的视线……

难道说这些妖物修为越高智力也会相应地升高嘛……

苏阑在敏捷躲过了两头坟羊地扑击,可能是因为收过了伤,他们地速度并不快,也正是因为如此,苏阑才有时间才内心不断地推算着,并且吸收着自己的想法。

看着三头坟羊逐渐朝着自己跑来,并且呈现出三角夹攻之势,苏阑心一沉曾,不知道该如何去破局了,摸了摸手中符箓,相较于红色符箓,陆见溪给地这种逃生型符箓明显地多得多,苏阑苦涩一笑,不知道是因为陆见溪是红色符箓比较少,只有那么一点还是因为以为我只能跑,所以红色符箓给得少……

真是的,要是有更多得红色符箓就好了。

苏阑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强行使自己冷静下来,感受着嘴里的痛楚,看着坟羊,瞅了瞅自己怀中的陆见溪,无意中看重腰间地玉佩……

对了!自己也可主动去拿啊!苏阑眼神一亮,三头坟羊看到苏阑停了下来,脚步也慢慢的慢了起来,开始朝着苏阑走过去。

有机会!感受着坟羊动作的苏阑顿时发现自己还有时间,于是迅速的进入了陆见溪的储物佩里面,开始寻找了自己所想要的东西,果然,在一个箱子里面苏阑发现了符箓,不过确实是没有红色的了,苏阑死马当活马医,抓了一把紫色的符箓,重新来到现实生活之中。

眼神坚毅的看着眼前的坟羊,短短的这段时间内,苏阑与三头坟羊的距离紧紧只有十几米了,苏阑又是一套熟悉的流程,朝着坟羊的方向狠狠的挥去,由于三头坟羊在他不同的方位,苏阑连着用了三张。

瞬间,苏阑这一方小天地天色突然暗下来,云层翻涌,汇聚在天空中心,不多时,随着一道紫色闪电劈下,一道道闪电紧接气候,无差别的朝着苏阑和坟羊劈了过去。

看着自己和坟羊全都沦为了轰炸区,苏阑顿时明白了为什么陆见溪只给自己红色的符箓了,顿时对制作这张符箓的人才佩服了起来,好家伙,做这种符箓不怕走在路上被人给敲闷棍嘛?不知道多大的脑洞才能有着这种想法。

苏阑艰难的躲过了恰好劈在自己身旁的一道闪电,就差那么一点,苏阑感觉自己的小命就没了。

“我……”

苏阑此刻真是欲哭无泪,感觉自己这种行为真的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不也看着周围三头坟羊的处境并不比他好多少时,苏阑趁着躲过了一道闪电的间隙缓缓的叹了一口气。

还好这波不亏,三头坟羊的体积比他大得多,根本就过不掉嘛!

苏阑燃起来了最后一张符箓,抱着陆见溪轻盈了飞了起来,在空中给仔细观察周边的事情,躲过一道道闪电,朝着雷区外飞去,最大的那头坟羊看着苏阑逐渐的离去,不甘的嘶吼起来,眼瞅着自己这边最小的那头坟羊已经倒在了以上,那头中等体型的也开始支撑不住,它运作着自己的所有力量,也跟着苏阑朝着外边的区域冲去,走前布置了一些土墙挡在两头坟羊的上边,尽管随即就被闪电击破。

两人一兽就这样顺利的走出了雷区外,就连苏阑都觉得不可思议,恍如自己从一个旧的世界中分割出来一般。

看着后边伤痕累累得坟羊,苏阑并没有大意,他知道,生死就在这一瞬间了,里面还有一头坟羊也正朝着他们得方向而来。

大型坟羊这次没有嘶吼,静静得挥动着自己头上的角,一道道土墙从下边撞来,苏阑灵活得躲开,开始吐槽坟羊招式得老土。

一招就像吃遍天下?

就这这时,苏阑突然感觉道自己得身体开始变得沉重起来,顿时就明白了原因。

符箓时效过了!

好死不死偏偏在这个时候,苏阑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