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第二道机缘

三只神兽为了活命,一个个祭出自己的元神。

洛羽也没有扭扭捏捏,元神分出三道气息直入三只神兽的元神内部。

就如同一根钢针插在三只神兽的心头。

但凡有一丝异动,这根钢针便会插入心脏。

虽有一丝残暴,却也是最好的方法。

一兽一脚把他们各自踹回自己分配的受罚之地,才看到麒麟正一脸无辜的盯着自己。

“那什么,我以后就跟着主人了?”麒麟开口说道。

“嗯。”洛羽点了点头,刚想走出虚空,却又突然想起一个棘手的问题。

以后骑着麒麟出去办事,那不就露馅了吗?

不行不行,还得把他留在这里。

“你就在这等我,需要了会叫你出来的。”元气散发将其禁锢在原地,洛羽这才觉得安心。

“别啊主人,我不想在这呆着,黑乎乎的很害怕的!”麒麟颤抖着开口说道。

“关键你这个样子别人一眼就看出来了,带出去很麻烦的。”

“我可以变身的!”

话落,麒麟的样子瞬间变成一只可爱的猫咪,摇头晃脑的样子确实有几分可爱之色。

“别给我搞事情!”

洛羽警告了一番,散去禁锢,麒麟连忙顺着洛羽的腿爬到洛羽的肩膀之上,安分的靠在那里。

苦笑着摇了摇头,洛羽一步从虚空中走出。

大战停止了,可此刻到处都是残破不堪的的样子,秉持着好人做到底的道理,洛羽再次变成鸿钧的样子。

圣人之像外显,世间万物同时看到洛羽的面容。

“吾遵天意,降下祥瑞,望众生谨记天意造化!”圣人之像开口说着的同时,耀眼的金光笼罩天地,至于金光来源嘛,自然便是洛羽肩头的麒麟。

白得的苦力不用就浪费了。

再加上特意强调“天意”,到时候事情外露,劫难过后出手拯救苍生的可并非天道。

金光照耀之下,万物生灵开始复苏,直到重现一片祥和之色,洛羽才散去圣人之像。

听着耳边不断回响的感恩之声,洛羽一时有些陶醉。

但此刻依旧在虚空之中忙碌着重修肉体的鸿钧只能祈祷着洛羽没有丧心病狂到将自己刚刚建立的紫霄宫原地解散。

不然这气运之争还没开始自己就被踢出局外,白白给洛羽做了嫁衣。

而就在此刻,就在洛羽刚刚施展大神通重新唤回万物生机之时,突然天生异象,一朵七色云彩漂浮到洛羽头顶。

“造福万物有功,特赐圣位,天意送贺。”

沧桑而又古老的声音从那道七色云彩中传来,同时还有一道七彩神光冲着洛羽飞来。

七彩神光落入洛羽手中,刚一接触洛羽便知道了这七彩神光当中所蕴涵的是什么。

七彩神光当中所蕴涵的正是成圣机缘!

属于洛羽的第二道成圣机缘!

洛羽撇了撇嘴,东西虽好,却又显得那么鸡肋,奖励一个成圣之人成圣机缘?

倒不如多给我几件至宝,以后谁在捣乱违抗天意,我洛羽第一个不服!

收了收心思,将那道七彩神光收入怀中,洛羽散去圣人之像,散去一切气息,骑着麒麟所化的大猫朝着木之祖巫的部落而去。

与此同时,西方魔域内的罗睺看着洛羽获得的第二道成圣机缘,只觉得心在滴血。

自己耗费心机,布了百年的局,终使三组分裂开战,此刻却为鸿钧做了嫁衣。

鸿钧倒好,已经成就圣人之位,又来了一道成圣机缘,到时天地之间还有自己的容身之所吗?

瞥了一眼台下此刻正在争抢食物而大打出手的一众教徒,罗睺忍住吐血的冲动,一掌将其灭杀。

魔域之人本就嗜杀,虽不像三族大战那般短时间内致使天地间死伤无数,但若纠察下去,同样是天理所不容。

与鸿钧之间的交战必不可免,可罗睺并不觉得自己有跟圣人掰手腕的实力。

“来人!”

罗睺招了招手,一名魔域教徒便走到罗睺座前。

“传达下去,从今日起,除圈养的食物之外,不得侵犯任何种族。另外,将那些能控制自身魔气的教徒散布出去,为我寻找成圣机缘!”

“是!”

再一次回到木之祖巫的部落,洛羽发现前来迎接自己的不再是那个年老的祭祀。

为首的一名壮汉领着近百位壮汉,至于为什么是壮汉,洛羽只能低头看了看自己那比对方小了快两圈的胳膊。

“你就是祭祀口中的父神?”为首的壮汉一脸不屑的扫视着洛羽,开口说道:“我是句芒,木之祖巫一脉的首领。”

没有像祭祀那般的恭敬,句芒的语气中满满的都是不屑。

还真就像婉儿口中那样瘦巴巴的,也不知道父神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看到句芒身后扣除一双眼睛的句婉,洛羽苦笑了一声,随后将肩头的麒麟丢在地上,右脚发力,一个箭步便冲进对面的壮汉群中。

“啪!啪!啪!…”

手掌触碰脸庞的声音不断响起,那群壮汉一个个抱着脸瘫倒在地,哀嚎声不断响起。

唯独句婉和那个祭祀没有遭到洛羽的毒手,被丢在地上的麒麟一看洛羽出手,也是化出本体,张开血盆大口对着众人猛吼。

一只脚轻轻的踩在句芒的背上,洛羽淡淡的开口说道:“对待父神不尊,见到父神还不行礼,若不是看你族人稀少,理应当杀!”

嚣张之人只能以暴制暴,哪怕刚刚拯救了天地危机,可洛羽也不是心善之人。

特别是句芒那跟句婉如出一辙的眼神,洛羽都能猜出他想说的话。

无非便是觉得自己是个瘦巴巴的男人。

不过眼前这群膀大腰圆的壮汉确实够壮,肉体之力便与一般的妖兽相当,不愧为盘古的血脉。

吐出一口鲜血,句芒挣扎着起身,在看到洛羽那凶狠的眼神之后,一脸不甘的跪地行礼:“参见父神。”

“行了,带着你的族人去找祭祀疗伤去吧。”洛羽大方地摆了摆手,随后径直朝着自己先前躺过的那间屋子走去。

得好好研究研究怀中那道七彩圣光,成圣机缘可不能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