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局面

屋内的句芒此刻从震惊当中清醒过来,不顾句乌的拉扯,执意要往外走去,嘴里念叨着:“父神,父神,我可没说要跟您打架,我可是第一个认识您的,您得给我个面子啊!”

其余祖巫首领见到句芒的反应,除去后土之外,都是一副不屑的嘴脸,几人摩拳擦掌,一个个露出本身,气势极为壮观。

十个人,十种不同的外貌,一个个正如同妖兽与人身的合体一般,洛羽没有说话,身形一动,一拳冲着奢比尸的面门击去。

“嘭!”

只见奢比尸刚刚走出屋外,还没来得及站稳脚跟,便又被一拳击回屋内。

就在奢比尸哀嚎声传出的同时,洛羽将剩余九人一人一巴掌的扇回屋内。

场面瞬间安静下来,只有后土与句芒两人捂嘴偷笑。

洛羽缓步走进屋内,开口道:“都把你们的真身收起来吧,一个个叫嚣个不停,没一个能打的。”

几人默不作声,各自由自己的祭祀搀扶着坐会凳子上。

给了句芒一个眼神,对方识趣的散发出绿光,为其余人恢复者伤势。

洛羽翘起二郎腿,淡淡的开口说道:“早知道你们这么不能打,也就懒得跟你们多费口舌,最后问你们一次,认从我,还是自己走出去?”

说着,屋外的三只神兽一个个露出獠牙,期待着有人走出成为自己的食物。

奢比尸最先起身说道:“父神,我没意见!”

接着便是众人一个个开口附和道,洛羽也没有废话,命令各自回去带着族人前来土之祖巫部落会和。

按照各自给的数据,如今巫族约么着有一万族人,确实少得可怜,只是洛羽也没有办法改变。

与此同时,某处虚空之内,太一与帝俊两人从静修当中起身。

感受着先前大战中受伤的身体已经恢复,太一开口问道:“大哥,怎么办?”

帝俊叹了口气,一手摸上河书洛图,淡淡地说道:“天庭的建立势在必行,谁也不能阻挡!”

太一想起先前自己狼狈而逃的情形,摇了摇头,没有开口。

帝俊笑了笑道:“不必担心,只要我们天庭建立起来,那人也不敢犯着大忌讳来开战,先前神兽三族大战的结果你我都清楚。”

太一笑了笑,随后两人走出虚空,一个个拜访着各大族。

只是这一切都没有被任何人发现,当十二祖巫齐聚,向世间宣布巫族降临之时,天庭也一同揭竿而起。

此刻肉身也已经重修的鸿钧也从虚空之中走出,面对紫霄宫内一众上前询问的生灵,鸿钧只是笑着说道:“他们如何都与我们不相干。”

正说着,洛羽此刻也出现在鸿钧身后,暗中传音道:“你怎么看?”

“一切如你所说。”

说罢,鸿钧走入宫内。

西方魔域。

此刻罗睺坐在台上,静静的听着侍从禀告着近些天来所发生的一切。

当听到太一与帝俊建立天庭之时,闭目养神的罗睺突然暴起,一把捏碎了那侍从的头颅。

“什么阿猫阿狗都敢自称皇?鸿钧这个圣人是做什么的?为什么不去制止?”

说着,罗睺发疯一般的四处虐杀着宫殿内的一众侍从,嘴中还不停的爆喝道:“这本应该是我的,这个天地都应该是我的,我布局百年,谋划了百年,为什么被两个突然出现的东西得到了一切!”

宫外,本该进去禀告的几名魔域教徒颤抖着身体跪在地上。

谁都不想在这个时候进入招惹魔祖,更何况还是暴怒中的魔祖。

发泄了许久,直到将宫内所有侍从虐杀殆尽,罗睺才平静下来。

宫外的那几名魔域教徒此刻才开口道:“魔祖,有要事禀告!”

“进来吧。”

重新靠回宝座之上,罗睺长舒了一口气。

那几名魔域教徒颤抖着走到罗睺身前,开口道:“魔祖,我等发现了这个,不知是何物。”

说着,为首的那人从怀中取出数道金光,双手呈上。

此刻罗睺双眼发直,紧紧的盯着面前的几道金光,一抹魔气散出,那金光便被腐蚀的滋滋作响。

见到此景,罗睺连忙加大魔气输出力度,直到快要竭力之时,才终于破开其中一道金光。

很快,一片莲花花瓣便出现在罗睺面前。

看着花瓣上刻画的图案,罗睺有些心悸,一把将下方的一名教徒抓到眼前,直接将其肉体捏碎,露出那淡淡的元神。

罗睺开口说道:“我送你去魔教圣殿!”

本想逃离的元神听到罗睺的话,顿时安静下来,目漏崇敬的盯着罗睺。

罗睺将那花瓣取出,直直的塞入手中的元神之中。

一阵撕心裂肺的喊叫声传来,罗睺目不转睛的看着手中元神,发现并无异样,才安下心来,放心的祭出一缕元神印刻在花瓣之上。

顿时,大量的信息自花瓣之中传出,一个人体的图像也出现在罗睺的脑海当中。

看着那人形之上的各个脉络,罗睺尝试着以运转魔气的方式在自己体内尝试,一股先前从未出现过的感觉顿时让罗睺一愣,随后确实放声大笑。

罗睺此刻只觉得体内的魔气运转之下,竟然在以一种极为缓慢的速度重生!

就如同体内的魔气会繁衍一样!

想想先前自己一旦力量耗尽便不得不回到魔域修养的困境,罗睺深知这花瓣之中的东西对于自己的帮助有多么大!

不同于其他修炼元气的生灵,天地间到处最不缺少的便是元气,唯独魔域之中有着自己千年来的积蓄,才有如此充裕的魔气。

大笑一声,罗睺继续催动着体内魔气尝试着破开剩余金光。

很快,剩余三道金光也被魔气侵蚀损坏,露出了其中包裹着的其余三片花瓣。

一边将三片花瓣认主的同时,罗睺一边传音道:“召集所有人,我有大事宣布!”

世界诞生之初,万物生灵处于灵智初开的年代,变化便从花瓣之中带来的东西而来。

罗睺将从花瓣之中带来的一切转化为所有魔域教徒都可以学会的教给了所有教徒,肉眼可见的战斗力提升之下,罗睺只觉得离自己的目标更近了一步。

“将所有在外教徒全部召回,封闭魔域,十年之后,我要踏平所有不服从魔域的地方!”

一脸豪迈的盯着台下数以万计的教徒,罗睺放声大笑。

他仿佛已经看到世间万物生灵以他为尊的场景,他仿佛看到鸿钧也屈服在他脚下的场景。

什么天道?不都是以我罗睺为尊?

什么天意?去问问跟你一个姓的天道,敢不敢违抗我的意愿?

紫霄宫顶,洛羽一脸阴沉的将面前的鸿钧一巴掌拍倒在地,嘴里骂骂咧咧的说道:“别以为你回你自己家我就不敢打你了?还跟我阴阳怪气的说话?”

趴在地上捂着脸的鸿钧满眼都是怨恨的盯着洛羽,开口说道:“那你想我怎么做?”

洛羽沉思了一会,开口说道:“拿出你圣人的样子,去告诉世间万物生灵你的地位,别被两个妖兽三言两语就抢去了你紫霄宫这第一个建立的势力的风头!”

鸿钧摇了摇头,开口说道:“我不能摆明了一副要开战的样子吧!”

洛羽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又是一巴掌拍下,继续说道:“我的意思是说,你就去告诉他们,天庭的建立你不管,但是你紫霄宫你鸿钧决不允许任何形同神兽三族大战的事情发生!”

反应过来的鸿钧终于明白了洛羽的意思连忙点头跑出屋外,生怕跑的慢了一步,又被洛羽赌打。

正当所有妖兽大族首领与太一帝俊两人齐聚一堂欢声笑语之时,鸿钧的圣人之像外显,数万丈高大的身躯伫立在天地之间。

天地间此刻仅回响着鸿钧的声音。

“吾,鸿钧,本为代执世间之人,不便插手世间之事,但吾不愿神兽三族先前的事情再次出现,特此昭告万族!”

“妖兽天庭一事吾不插手,但若发生争斗,吾必携生灵意愿,灭天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