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撒娇的鸿钧

强大的元神离体而出,此刻所有人都明白了洛羽为何这么强大。

太一与帝俊也是紧皱眉头。

短短几日不见,洛羽给两人的感觉又危险了几分。

“这是肉体之力!”

洛羽一生爆喝,凌空借力,一拳便将两人击退数百米。

身下的妖族一众皆是哑口无言,而巫族一方爆发出了震天的呼喊。

“父神!”

“父神世间第一!”

“.......”

洛羽没有在意,看到两人联手朝自己攻来,又是一声爆喝:“这是元神之力!”

洛羽近乎实体的元神向太一与帝俊冲去,两人刚想抵抗,却发现根本无法阻止洛羽的元神攻击自己的意识。

“轰!”

两人只觉得眼前一黑,可在外人看来确实被洛羽的元神一击昏迷在了原地。

哪怕仅仅一瞬,但对于洛羽这个层次的战斗来说,一瞬便可分出胜负。

一人一掌,洛羽将两人打落回地面。

在所有妖族都绝望的时候,洛羽却没有下一步动作。

现在还太早了,不能那么快就把妖族灭族。

否则天道提前苏醒,洛羽不觉得自己以及巫族一众可以抵抗。

“记住,以后妖族部众以巫族为尊,否则,吾必灭妖族!”

霸气的说出这句话,洛羽一手抓起巫族一众便返回自己的部落。

看到洛羽离去,几个大族的族长连忙跑去太一与帝俊两人落下的地方。

却只看到一个深千米的大坑。

“该不会死了吧?”

一名猴类妖族开口道。

这天庭刚建立没两天呢,老大就没了,这不是闹笑话吗?

一言出,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那天庭怎么办?谁来执掌?”

一名鹰类妖族阴沉着脸,扫视着周围的几人。

正当所有人都在沉默之时,坑内突然传出一阵低微的响动。

很快,混沌钟便驮着两人飞了上来。

“皇!”

刚刚还在争论的几人连忙跪倒在地行礼。

合着还没死呢,还好还好,妖族还能苟延残喘一阵。

太一阴沉着脸,开口道:“我还没死呢,就都开始议论分权了?”

众人连忙跪拜,齐声道:“皇,我等不敢。”

“哼!”

太一一声冷哼,随机身形消失,只给所有人留下一句话。

“那巫族还成不了气候,否则今日我等必死!”

“传令下去,所有妖族不得与巫族发生争执,派出善于隐蔽者寻找机缘!”

“诺!”

回到部落的洛羽第一眼便看到了身形若隐若现的鸿钧。

看到洛羽归来,鸿钧也顾不得隐藏,直接飞身来到洛羽身边,开口道:“你为什么要挑起战争,这不是让我难堪吗?”

洛羽笑了笑,开口说道:“谁敢对我们的大圣人发火?”

鸿钧无言。

合着你对我发的火都是我自己幻想的?

脸皮之厚,足以赶上天地之间的高度了!

见鸿钧没有说话,洛羽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笑道:“我不是杀妖族,就是给他们一个教训而已。”

说完,洛羽不自信的将目光瞟向别处。

鸿钧听到这话,心中的火气蹭的一声暴起,也不顾洛羽先前给过自己的教训,怒声道:“没杀妖族?合着你巫族周围的小妖部落都是我杀得?我辛辛苦苦帮你擦屁股,你还一而再再而三的给我找事情?”

一句话说的洛羽哑口无言。

虽然有些委屈,毕竟都是手下的十二首领带人屠的妖族,可怎么说也是自己下的命令。

罢了,今天给你个面子,大不了以后吧场子找回来就是了。

两人沉思了半天,鸿钧才开口说道:“我这次来不是为了这件事,是真的有正事!”

本来还以为是玩笑,可看到对方脸上的凝重之色,洛羽也时皱起眉头,开口问道:“是不是下个劫难快要来了?”

鸿钧有些诧异,但还是点了点头。

洛羽长舒了一口气,喃喃道:“那到时候我还需要你的帮助,毕竟我巫族就这么多人,妖族不计其数,我杀起来太麻烦,你不来的话......”

没等洛羽说完,鸿钧气急败坏道:“不是你的,是我的劫难!”

说着,鸿钧挥手在天地之间留下一副画面。

画面之中,鸿钧与一团黑气对峙,脚下无数的生灵被黑起侵蚀变成一具白骨。

这是今日鸿钧隐隐约约在时光长河之中所见。

也是唯有圣人才可以预知一些事情。

就如洛羽自己也仿佛看到了不久之后,巫妖两组的大战。

两人都是面色凝重,洛羽开口道:“此人,非外来者!”

鸿钧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这肯定不是外来者,否则自己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预见这个世界之外的事情。

洛羽也时想起了这一茬,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随即一脸大气道:“放心吧,都是小事情,主人我罩着你,谁敢欺负你得先问问我同不同意,就像那句话怎么说的一样?”

提起文字,鸿钧来了兴趣,附和道:“打狗也得看主人?”

说完,看到洛羽捧腹大笑的样子,鸿钧也是气冲冲的一甩衣袖扭过身去。

被带坑里了,自己骂自己。

下方的一众巫族族人也是捂嘴偷笑,觉得丢了面子的鸿钧气道:“我不需要你来帮我!”

“这可是你说的啊,那个谁,句芒,给老子记住,鸿钧说了下次劫难不用我们出手,还有,麒麟呢?去告诉祖龙跟祖凤,老老实实呆着,等鸿钧被打死了去给他收尸就行!”

说完,洛羽摆摆手变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而鸿钧在原地愣了一会儿,随后丝毫不顾面子的朝洛羽追去。

别啊主人,你不管我我被打死了怎么办?

我死了天道肯定会知道的,你也不想天道再派其他人过来吧。

这些都是心中所想,嘴上自然不能这么说。

只见鸿钧哭哭啼啼的扑倒在洛羽脚边,哽咽道:“我....我都是闹着玩的,你不帮我我打不过啊。”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鸿钧的样子惊呆了。

这可是如今天地间唯一一位圣人,好吧,父神也是圣人。

可总感觉鸿钧在父神面前没有一点圣人的样子,跟个撒娇的...小媳妇一样!

脑子转不过来的奢比尸低声道:“这鸿钧不会看上父神了吧!”

本来还在传音交流的十二首领听到奢比尸直接说出这句话,其余十一人瞬间脸色一变,刻意的与奢比尸分离开来。

找死别带我们啊!

再没有圣人的样子,可好歹也是个圣人啊!

果然,刚在十一人拉开距离之时,一片散发金光的花瓣便直接将奢比尸抽飞。

不过鸿钧还是手下留情了,落地的奢比尸很快便站了起来,阴沉着脸不再说话。

心中却是有些愤愤不平,装什么呢?不都跟我一样是父神的小弟?

等我功法修成,第一个先找你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