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我不是炼丹师

刘洪在一旁惊讶的喊了出来。

司长风罢了摆手,示意刘洪安静!

“你既然不是炼丹师,怎么会有公会的令牌?

年轻人,要知道挑战炼丹师公会的威严,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司长风语气有点冷冷的,带着威胁的语气说道。

其实在王无道进入炼丹师公会之时,他便知道了王无道不是炼丹师!

虽然他也无法看出王无道的具体修为,不过在王无道的身上他感受不到任何丹道修为,丹道是每一个炼丹师都必备的东西,虽然每个人的丹道各不相同,但是殊途同归,互相印证,彼此之间相互联系。

而且每一个炼丹师身上的丹道气息是个人丹道的外在表现,要想将其全部隐藏起来,也是非常人可以做到的,更别说平虎城这种小地方。

“呵呵!有什么问题吗?”王无道无所谓的将老头子的令牌拿了出来。

王无道自然清楚,虽然前世他的丹道修为深不可测,可是现在他的这具身体,确确实实的只是一个普通人的身体,完全没有接触过丹药的身体,这一点王无道刚刚夺舍之时便知道了。

因此,他的身上没有任何丹道气息再合理不过了。

看着王无道的表情,刘洪的嘴角扯了扯。

你再怎么也要注意一下啊!他可是我们会长啊!

那有人这样的,自己承认罪行还理直气壮的!

他很想对王无道说一句,你低调一点行不行,不过最后却没有表态,只是静静的待着一旁。

开什么玩笑!有会长在,还有他这个小队长什么事!

当然只能静静的等着吩咐。

只见司长风身影一闪,将令牌从王无道手中夺了过去。

王无道也并无阻拦,本来这令牌就不是王无道的东西,他自然没必要去阻挡。

“果然是他的!不过真是可惜了!”

一边回忆着,一边转过头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王无道。

“你是什么人?

怎么会有我们炼丹师公会的炼丹师令牌!”司长风的语气更加冷淡,甚至其中夹杂着一丝杀意,虽然隐藏的很好,不过王无道感受到了。

“看来这老头认为我与老头子的死有关系!”王无道心中想到,自己可能真的麻烦了。

“这是我义父的令牌,我不过是将其物归原主罢了!”

“义父?”司长风惊讶的看着王无道。

虽然他以前听说过王无道,不过今天也是他第一次见到王无道本人,他仔仔细细的将王无道打量了一遍。

王无道不卑不亢,站在原地,神情自若。

“会长!”刘洪在一旁道。

“嗯!你是王古风的孩子?”

“是的!”王无道微微拱了拱手。

“既然是古风的孩子,那此事就此作罢!若有下次,定不饶恕!”

王无道只是笑了笑,并未说话。

见王无道没有应答,司长风又道“孩子,你父亲虽然没有成为真正的炼丹师,不过他那种从不认输,坚持不懈的精神!你可没要忘记!”

“哦!义父没有达到一品炼丹师吗?”王无道有点疑惑的问道。

“嗯!是的。”司长风意味深长的说道,“当年我在外游历时,与古风兄弟一见如故,其实力强大,我便与其结伴而行,后来便邀其来到这平虎城做了炼丹师公会的名誉长老,没想到古风兄弟武道修为不低,对于丹道的痴迷更是不比武道轻。

于是便投身于炼丹,不过天意弄人,他的丹道天赋太差,无数次的失败之后,方才达到次级炼丹师水准,不过念在我俩多年的情谊,我擅自封他为平虎城炼丹师公会的副会长,并给了他一枚一品炼丹师的令牌。”

“哦!原来是这样!”

王无道瞬间便明了许多事情,心里嘀咕道。

“原来老头子的资源都浪费在了炼丹之中了,难怪一个武师境的武者一点积蓄都没有!”

王无道都无语了,对于他这个便宜“义父”。

本来没天赋,却要为此默默付出,也许这就是人生道义吧!

“孩子,对于古风的事,我也很抱歉!

不过我也无能为力,伏魔郡那边的上级公会已经处理过了,公会不会参与此事,所以……”

王无道见老头没有隐瞒,他也没理由要故意为难对方。

“我义父的事,我自己会处理,今天我来公会有其他事要办?”

“哦!其他事?你来公会要干什么?”他原本以为王无道是来求他为王古风报仇的,却没有想到王无道是为其他事到这里来找他。

“我想认证炼丹师!”

“认证炼丹师?

哈哈哈哈哈!”司长风看着王无道,先是一惊,然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连同身旁的刘洪一起笑了起来,忍不住道,“年轻人,不要好高骛远,见好就收吧!”

“是啊!小刘说的不错,要不我给你点盘缠,你自己去某点生路吧!”

司长风虽然不知道王无道在想什么,不过他却是听古风说起过王无道,武道天赋与丹道天赋极差,甚至今生可能都无法成为武者。

原以为是身体有什么问题,古风还为此请炼丹师公会的炼丹师帮王无道,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

现在,王无道凭借一副凡人之躯,竟然想要炼丹,简直是痴人说梦,任谁都不会相信!

王无道见两人都不相信他能够炼丹,反问道。

“你不信我能炼丹?”

“哈哈哈哈哈哈!你若能炼丹,我这公会的位置让与你又如何!”司长风依旧笑道,完全没有将王无道的话放在心上。

要知道,王无道的样貌也不过二十出头,若是在其它大地方,他来认证炼丹师,司长风自然有几分相信。

不过在平虎城这种小地方,别说二十岁成为炼丹师,就算是是四十岁也不一定能够成为炼丹师,王古风便是一个好列子,他也是五十多岁才“取”得炼丹师公会认证。

“小子,会长不跟你计较便已经是法外开恩了,快快退去吧!

不要再打扰会长的修炼。”

王无道黑着脸道,“你们既然不信我,那我离开又如何!只是炼丹师公会竟然拒绝武者进行炼丹师的认证,这事若是传出去,恐怕会成为其它炼丹师公会的的笑话吧!”

“小子,休得胡言!”

“唉!刘洪!”司长风制止了刘洪。

“小子,纵然你是古风的孩子,可也不能坏了炼丹师公会的名誉。

你若真想成为炼丹师,我可以让你成为炼丹师公会的炼丹师学徒,学习几年后,或许还有机会成为炼丹师!”

“炼丹师学徒?”王无道听了司长风的话,心里却是无语了。

自己来认证炼丹师,你不给认证就算了,还要本少爷去当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