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不要让我们失望!

转眼间,王无道已经跟着司长风来到一间公会的炼丹师考核室,里面布置是比较简陋的,只有一尊炼丹炉和一丝微弱的地火气息在丹炉下面隐隐若现。

“嗯!没想到这种小地方还有地火的分身。”

地火,属于异火,而异火则是集天地灵气、规则孕育而生,收天地自然孕育而生的异火对于武者来说是及其珍贵的,对于炼丹师来说更是尤其重要。

由于品质和性质的差异,不同的异火常常有不同的能力,武者拥有异火可以加快修炼速度与天赋、淬炼身体、提高作战实力。

而异火对于炼丹师则是主要用来炼制丹药,拥有了异火,不仅仅可以提高炼丹师炼制丹药时对火候的掌控能力、炼丹技巧的提升,更是能够提高丹药的品质,这对于炼丹师来说胜过一切。

而异火又可以分为天火、地火、兽火、人火(凡火),每一个武者只要修炼到武师境,都可以通过将自身的灵力转化为人火也可以称为凡火,用来炼制丹药,而武者境的炼丹师常常无法将灵力转换为人火,因此常常需要从外界借取力量炼丹。兽火则是产生于妖兽或者魔物的体内,且概率极低,天火和地火则是由天地规则之力、大道奥义产生,可遇不可求。

每一种火焰对于炼丹师的作用各不相同,对丹药的增幅作用也不一样,其中人火对于炼丹师的增幅微乎其微,仅仅只能提供炼丹师所需要炼丹的火焰而已,兽火其次,对炼丹的成功率和品质有不少提升,不过却极其稀有。地火与天火对炼丹师的修炼与丹道都有极高的增幅效果,不过由于其产生的概率与收服的难度极高,所以是所有炼丹师都梦寐以求的东西,当然还有一部分异类邪火,虽然对炼丹没有益处,不过对于武者实力的提升还是有不少作用的。

凡是强大的炼丹师常常会寻找并炼化一种或者多种火焰来炼丹,虽然寻找和炼化的过程异常艰难,不过很多炼丹师依然废寝忘食的寻找。

因此,每一次有异火消息的出现,最狂热的莫过于炼丹师,而每一次的争斗都是及其激烈。

而王无道面前便是一株地火的子火,因为异火太过于珍贵,一般炼丹师公会并不会将其给予像平虎城这种小地方的公会,因此炼丹师常常抽离本体的一丝本源精华,给下面的公会培养、修炼。

他眼前的这一丝子火便是从火焰本体之中分裂出的火焰,虽然只有地火的一部分威能,但是经过培养和成长,也可以不断的变强,甚至超过本体。

虽然异火极其稀有、珍贵,但是对于王无道来说,也不是那么重要,他本就不想踏足武道,要那么珍贵的东西也没有用处,凡火便够其使用了。

再说,前一世他得到过天火,还是天火榜排名第九的光明圣焱,进化成神火之后更是威力惊人,连天神境的魔道武者都能杀死,对魔物有特殊的克制作用,只是可惜没有进化为混沌圣焱,这也是他的一小点遗憾。

“清心地炎火,倒是还不错!”王无道看着一丝残留的火焰气息,心里默默道。

自己炼丹有火焰的帮助应该效果会更好。

看着王无道呆呆的站在炉鼎前,一动不动。

司长风以为王无道害怕了,心中不免有些打鼓。

“小子!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无道贤侄,你可准备好了?”

“嗯!没问题!”王无道自然看出来了。

虽然司长风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话,不过他却看出司长风眼中暗含了一丝期待。

“老司那家伙一天天不想着炼丹,劳烦我干嘛?”

“这个,还是副会长到了之后再问会长吧!”

正在这时,门外一个老头子在刘洪的带领下,也是大摇大摆冲了进来。

人未到,声先至,“兴师问罪”道。

“我刚刚正在炼丹,你把我叫来干嘛?

老司啊!还有一个月就到丹道大会了,你还让不让我们哥俩去参加了。

你还有心思花在炼丹师考核上,这平虎城这种地方,那有什么好苗子!

这不是浪费时间嘛!你的二品筑基丹练得怎么样?成功了没?”

王无道也是看清了来人,炼丹师公会的另一个副会长——杜长行,武师六阶的修为,二品炼丹师。

只见他此刻正撵着胡须,脸色通红,怒气未消。显然是刚刚行事他匆忙了。

司长风脸色又黑一红,心中暗道,“老家伙就不能低调一点吗?要让全天下知道似的!”

调整情绪,赶紧赔笑道,“老杜啊!小刘没有跟你说吗?这次的考核有点特殊!”

“刘洪说啥?

一个二十多岁的人,连药童、学徒都没有考过,你也相信他能够炼丹,而且还想进行二品炼丹师的考核。

老司啊!,你是不是炼丹炼糊涂了。”

“哈哈!老杜啊!他执意提出要进行炼丹师考核,我也没有理由拒绝啊!

我们的职责便是执行公会的任务,公会规定了的东西,我们不得不从啊!

再说了,他是古风的孩子,便给他一次机会吧!”司长风附和道。

“哦!王古风的孩子?

不过就他?想进行炼丹师考核?”杜长行才仔细打量起王无道来,那个炼丹疯子的孩子他也是第一次见到。

“小子,虽然你父亲的陨落我们也很难过,不过你可知道,你父亲多少岁才考核通过一品炼丹师?

你现在竟然想考核二品炼丹师,你知道欺骗炼丹师公会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哦!

若是你现在离开,过往不究,我还可以给你点盘缠生活。

若是执意,就算你是古风的孩子,我们也会按公会的规矩办!

到时候,就别怪我们不念旧情了。”杜长行警告道。

“杜会长,你们还是快点开始吧!我已经等候多时了,相信晚辈不会让你们失望的!”王无道笑了笑,依旧诚恳道。

“劲酒不吃吃罚酒,我看你到时候考核失败怎么办!”见王无道冥顽不灵,杜长行气得牙痒痒又没办法。

“哈哈!”一边的司长风见状笑道,“既然贤侄他执意要考,那我们便给他个机会吧!

一会儿不就知道结果了。”

“可是!可是……”杜长行没有再说下去。

司长风做的决定没有人可以改变,他也只能作罢,不过他却把目光死死的盯在王无道身上。

这让王无道有点不舒服,自己不就考核一个炼丹师,怎么还惹来了这么多仇恨呢!

王无道看着司长风道,“现在可以开始了吗?司会长!”

“当然!

不过呢!我现在只有两份筑基丹的灵药,只能给你一份。

虽然你要求炼制二品筑基丹,不过这里还有一份一品化灵丹的丹药和丹方,你可以自己选择炼制。

但凡你只要炼制成功一颗丹药,便是通过了考核,若是失败,你将承担欺骗公会的后果。

我和老杜也无法保你!”

王无道自然看得出来,对方是想给自己台阶下,不过他需要吗?

“刘洪!你去检查一下他身上的物品!”杜长行命令道。

“是!副会长。”

刘洪走了上来对王无道的身上进行了简单的检查,王无道虽然有点不适应,但是还是配合了。

“会长,检查完毕!没有发现问题!”

“嗯!小子,司会长念在你父亲的情分上,虽然不会处置你,但公会的规矩,我们还是要循序的,你可不要让我们失望啊!”

“嗯!这我自然知道!”

“知道就好!我与杜会长会亲自见证你的考核!希望不要让我们失望啊!”

司长风带着杜长行便退了出去,之留下了王无道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