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兄弟求丹

然后武山又问道,“那王丹师,你身为炼丹师,身上恐怕也有不少丹药吧!我等……”

顾倾城听到这,也不禁提高了警惕,武山话还没说完,顾倾城便站在了王无道身前。

别人不知道王无道的修为,她可是很清楚的,毕竟王无道救她时修为没有任何隐藏,实打实的三阶武者。

王无道吩咐过,在承诺期间,顾倾城必须全力保证他的安全,危急时刻,纵然是牺牲她自己也在所不惜。

不然王无道会让她生不如死。

所以她第一时间护了上来。

“两位问这干嘛?

我家少爷身为炼丹师,还请两位自重。”

“啊!这!”

见顾倾城护着王无道,武山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解释了。

这时武木上前笑道,“姑娘误会了,我等不是来找你家少爷麻烦,只是想求取两颗丹药而已,我兄弟武山已经是武者九阶了,可是却无法突破到武师境,每次筑基时便失败了,更别说化种了。

因此需要问问王丹师身上有没有可以帮助突破的丹药,我等想要出价购买。”

可顾倾城仍然没有退让的意思,直到王无道发话。

“青儿,退下吧!”

“是!少爷!”

顾倾城才作罢,看了一眼王无道,退到了一边。

“丹药我倒是有,不过不知道你们需要什么丹药?”

武山兄弟俩见有希望,便道。

“能够帮助武者九阶的武者成功突破到武师境的丹药,不知道王丹师有没有?或者能不能弄到?”

“武师境啊!有倒是有,就是不知道各位想要用什么东西来换取呢?”

王无道随手便从袖口中取出一枚二品筑基丹。

兄弟俩一看到二品筑基丹,眼睛都直了。

“二品筑基丹,正是我二弟武山需要的丹药,而且还是上品品质!”

一旁的顾倾城也是直勾勾的盯着丹药,她比谁都明白这丹药的强大之处,在王无道帮她解毒时就给她服用过一颗,连她这种武将级别的武者都受益匪浅,更何况是一般的武师境武者。

她本以为王无道身上最多就只有一颗上品筑基丹,没想到还有另一颗,她看王无道的眼神也复杂了起来。

随着丹药的药香四散,一边休息的众人也被吸引了过来。

“嗯!二品筑基丹!还是上品品质!”

“这怎么可能?”

“真的是二品筑基丹,达到上品品质的筑基丹!”

靠近后,众人都沸腾了起来。

其中最为震惊的莫过于高长老和其中的一人,他们都是商会的长老,自然是知道这枚上品筑基丹的价值。

一般的二品丹他们也见过不少,更高的二品丹他们也见过,这是没想到是上品品质的二品筑基丹。

要知道,丹药品质的提升对于丹药价值来说不言而喻,就拿这筑基丹来说,一般的初级丹药,也就是下品筑基丹,能够帮助武者突破到武师境的成功率提升不到一成,而中品筑基丹,则能达到二成以上,而上品筑基丹,则是能提升到五成左右。

而武者,对于提升修为的成功率,你怕是提升一成,都是他们梦寐以求的,更别说是提升五成的成功率,甚至拿全部身家来换也不为过。

毕竟一个武师境的武者价值是一个九阶武者完全不能比拟的,再说修为提升了,还怕得不到曾经的身家吗?

所以一些武者,特别是强者,只要有一丝提升实力的机会,哪怕是拼上身家性命,也会放手一搏。

而王无道拿出来的品质达到上品的二品筑基丹,完全能够让他们作为一次押送的物品,也不为过。

两人对王无道的身份也越来越敢兴趣,随身携带着侍女修为他们都看不出来。

虽然见不到面容,不过从身材来看,他们感觉应该也不会差,而且能够出手上品筑基丹的炼丹师,背景恐怕非常不简单!

上品筑基丹虽然他们两人都心动了,不过两人最后还是忍住了内心的激动,交换了一下眼神,一起观望着。

“二品上品的筑基丹!这!!!”

武山两兄弟已经不知道如何表达了,同时一个大大的难题也随之而来。

现在机会是有了,可是我们如何才能得到这个机会呢?

两兄弟交流了一下眼神,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对方内心的想法。

王无道却当没事一样,就这么坐着,把玩着手中的丹药。

看着人员差不多,两人也紧张得不得了,心中思绪万千。

王无道还是决定主动一点吧!不然就没有戏了。

“你们兄弟不是想要这筑基丹吗?

那你们两兄弟打算用什么东西来交换呢!”

“这……!”

“是啊!小山,上品筑基丹的价值实在是太大了。”

“嗯!上一次出现还是在封魔郡的拍卖场上,各大家族都争相竞价,最后更是以天文数字成交。”

“嗯!一般拍卖都是中品丹药,上品筑基丹拿出来卖的,还是头一次见,难道!”

说话的人看着王无道,可是却没有任何发现,因为王无道的修为气息完全隐藏了起来,现在的他如同一个没有修炼过的凡人一样。

可是明眼人都知道,一个人带着侍女,看不出修为,要么就是身上有宝物隐藏了修为,要么就是对方的修为远在自己之上。

但是这两种情况都有可能适用在王无道身上,他们也不知道真相如何,只能干望着。

不过眼神之中对于王无道的态度却是发生了微妙的转变,虽然他们一致认为丹药不是王无道炼制的,不过对于王无道炼丹师的身份却是确信无疑。

两兄弟再次交换了眼神,心中似乎做了一个巨大的决定。

两人一起掏出了所有的珍藏。

一些次级丹药了,两枚一品丹药,几颗下品灵石和一些低级灵药,整整一大堆东西,甚至还有一些钱币,引得围观的众人哈哈大笑起来。

“看来两兄弟真的被逼疯了,连钱币都掏出来了。”

“可不是嘛!不过似乎还差不少啊!”

“嗯!”

“哦!对了!”武山似乎想起了什么,掏出一个小小的储物袋,从里面倒出了不少好东西。

“哦二品灵药吗?”看到二品灵药,王无道也来了兴趣。

“一株、两株、三株、四株、五株二品灵药!这小子是把家族珍藏都带来了吗?”

“这是……”

“只可惜只有两株可以作为主药,其他的都是一些辅药。”

武木见状,开口道。

“二弟,你这是!”

“反正老爹说这是家族的东西,但是想要找二品炼丹师炼制,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再说炼制出的东西不一定能够比得上这枚上品筑基丹价值,与其放着,不如搏一搏吧!

你说对不对?大哥!”

武木也点了点头。

“嗯!就这么办!”

“王丹师,不知道我们哥俩拿出的这些东西,能不能交换你手中的这枚上品筑基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