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也就一般般

顾倾城退了一步。

脸色不自觉的出现一丝红晕,逐渐扩散,整个人如同受惊的小鸟一样。

王无道直接无语了,眉头皱成了八字。

“怕什么?

我只是叫你将外衣脱掉,将右手臂放入药液之中而已。

再说,你一个武将修为的武者,三十多岁了,怕什么事嘛!

我也是无语了,就你那姿色,也就一般般吧!

难道还担心本少爷吃了你不成!”

顾倾城终于送了一口气,吞吞吐吐的说道,“我!我……人家还是……”

“哎!真是麻烦!你自己来,还是要本少爷帮你!”

“我!我!自己来吧!”

她一边轻轻的退下外衣,掀起自己右臂的衣袖。

一边偷偷的瞄着王无道,见王无道一脸平静,甚至是嫌弃的表情,心中不免有一丝丝的失落。

自己好歹也是青山剑派的宗主之女,从小便是“天之娇女”,样貌出众,青山剑派的弟子无一不为之倾倒,并列青山“二仙之一”,前来请求联姻的家族、宗门也有不少。

可没想到,到了王无道的眼中也只是一般般,虽然容貌尽毁,身上伤痕累累,可她那身姿,自认为在封魔郡不输任何女子。

王无道的话语狠狠的打击着她的自尊心。

“真是的!这傻丫头!

发什么呆呢!你以为是让你脱了光衣服洗澡啊!

就你这资本,要身材没身材!要相貌也不那么漂亮!

再不帮你清除蛊虫,你那只手就废了。”

王无道伸手搭在她的肩上,轻轻往下一按,顾倾城还没有回过神来,右臂便被浸入药液之中。

刚刚想开口,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感从手臂传了过来。

顾倾城整个手臂如同在岩浆之中一样,蛊虫从手骨之中涌了出来,剧烈的疼痛让她终于忍不住了,比噬心之痛还要剧烈数倍。

“啊啊啊啊!”

顾倾城本能的想要抽出药液之中的手臂,无奈王无道强大的力道让其无法动弹,一阵撕心裂肺的喊声传出,连隔绝的阵法都没有完全屏蔽,不远处的守卫都听到了。

还好是在炼丹师公会的后院,人员较少,不然很容易让人联想翩翩!

门前的两个守卫原本正在认认真真的执勤,挺拔站立在两旁,可顾倾城撕心裂肺的叫声,不停的传了出来,两人也是心中气血翻涌,心中浮现出一幕美轮美奂的画面。

“年轻人还真是会玩啊!还特意弄了一个大木桶……”

“哈哈哈!刘兄不必羡慕!这是你我两人无法体会的东西,我们还是做好本分的工作。”

“嗯嗯!”

王无道眉头一皱,“你这叫声能不能控制一点啊!本少这一世的声明就快被你毁了。”

顾倾城本来想说点什么,可剧烈的疼痛让她直接无法言语,不大会便直接晕了过去。

王无道一看她晕了过去,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

心想。

“早知道就该封住她的嘴巴!

就没有那么多的事了,真是失策失策!”

“不过意志坚定力还不错!”

又过了半个时辰,王无道轻轻的将其放在蒲团上,然后静静的坐在桌前,等着。

木桶之中的药液越来越少,药液也慢慢的变得清澈了起来,几条乌黑的毒虫从越来越透明的药液之中显现。

蛊虫随着药液越来越透明,行动越来越迟缓了起来,最后停止了行动。

“终于吃饱了。”

王无道看着圆鼓鼓的蛊虫,脸上露出了一丝邪邪的笑意,心中一丝邪恶的念头升起。

他将蛊虫收了起来,叫来了面前的守卫。

“大人,不知道您找我们有何事?”

王无道指了指只剩下透明的药液,“将里面的水拿去倒掉,随便给我去找个炼丹的炉鼎。”

“嗯!好!

不过若是需要炼丹,大人可以去炼丹室,哪里不仅仅有异火可以使用,还有质量更好的丹炉。”

王无道摇了摇头。

“我自然知道!

不过我想在这里炼制丹药,难道不行吗?”

“不!大人,你误会了,我们马上去办!”

俩人合力抬走了木桶,临走时还不忘撇了撇蒲团上衣衫凌乱的顾倾城。

虽然慕容被遮住了,不过从身材上能够看出,一定是一个美人!

两人出门之后,相视一笑,抬着木桶笑呵呵的走了。

他们的小动作王无道自然看得清清楚楚,不过算了,越解释越麻烦,干脆不管了。

不多久,两人找到了顾元宵,说明了情况,很快就准备好了王无道的东西,

而王无道还坐在桌旁,没有移动过。

两人放下了东西,乖乖的退了出去。

两人一出去,王无道将所有得到的灵石拿了出来,在地上布下了一个聚火阵,又布置了一个化灵阵。

想要炼制噬心丹,他现在还无法将灵力转化人火,虽然有不少手段可以实现,不过以他现在的灵力也供应不了炼丹的消耗。

炼丹炉鼎放在阵中心,王无道魂力灌入阵法,启动了聚火阵和化灵阵。

熊熊的火焰瞬间便包裹住了丹鼎,等蛊虫已经反应过来,已经晚了。

四周熊熊的丹火完全克制蛊虫,一条条开始烦躁了起来。

王无道控制住火焰,一点点的炼化蛊虫,然后又将灵药一株株的投入了进去,每一步都是谨慎从事。

一晃已经过去了五个时辰,一声爆裂之声响起,丹炉禁不住狂暴的药力直接爆裂开了,滚滚的气浪席卷而来,王无道一连退了六步才稳住了。

“还真是险啊!差一点就失败了。”

刚刚在最后的结丹之时,药力内敛之后的反扑,一下没有控制住,原本已经支持不住的丹炉随势爆裂开来,王无道赶紧用魂力护住了丹药,以防丹药的药力流失导致他付出的努力白费了。

“三品丹药!现在看来,还是有点难以驾驭啊!”

王无道没有第一时间去取丹,而是盘膝恢复了起来,因为五个时辰的炼丹,王无道身心消耗巨大。

虽然这炼丹师公会明面上客客气气,可王无道也没有掉以轻心。

如果将弱点暴露在别人的眼中,你永远不知道自己会处于什么境地。

也许一不小心、众叛亲离、身死道消也是常事。

王无道前世万年的修炼,历经数个位面,见到的列子数不胜数。

他自然也不敢掉以轻心,以他现在的状态,一阶武者也能轻松杀死他。

又过了五个时辰,王无道才醒来。

只见顾倾城正在轻轻的打量着自己,眼神相撞。

顾倾城急急忙忙的转过头。

“你!你醒了?”

“嗯!状态恢复的不错!”

顾倾城微微点了点头,却不敢与其对视。

她醒来的时候,发现右手血肉模糊,虽然经脉受损严重,骨骼也被蛊毒侵染。

不过手臂的情况她也能够清清楚楚的感知到,蛊虫已经完全消失了,再也不用时时刻刻承受钻心之痛,便轻松了许多。

而后她发现王无道正在休息,不知不觉便被其吸引住了。

王无道见顾倾城的脸色已经红到耳根,便没有继续为难,起身将炼制的丹药收入了乾坤戒,又捣鼓起灵药来。

“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

不一会儿,王无道又配置了一大木桶的药液,虽然不是很稠密,五颜六色的!但是仍然可以看清底部。

顾倾城不知道王无道又配制了这么一桶药液到底要赶什么?

自己的手臂不是已经好了吗?

难道少爷要用药液来炼体?

“脱掉衣物,进去!”

“呃!还要脱衣服吗?”

王无道脸上没有一丝波澜,“不脱也可以,这药液足以将武师巅峰的武者融掉,你不信可以试试!”

“真的!要脱衣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