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大胆,竟敢直言大帝名讳!

翌日!

一大早,林辰便安排林婵去将这些资源卖掉,卖掉之后林婵应该也不用想着做杂役了吧?

经过这一夜之后,林婵还是有些不舍。

林辰也不知道咋解释,直接说:“这资源对我没啥用,都是辣鸡而已,你如果不卖的话,就直接丢掉吧。”

林辰知晓,林婵这性子怎么可能丢掉?

他是故意这么说的!

啊?

听到这句话,林婵懵了。

此时,她整个人都晕乎乎的,不过好歹算是拿着这些资源向着帝华宗的一些商场去了,既然哥哥都这么说了,那她也只能卖掉了。

真的只是辣鸡吗?

说真的,林婵虽然出身林家,但也没接触过什么修炼资源,即便是来到了帝华宗,一直以来也就做杂役。

修炼资源?按照她的理解应该很非凡,结果哥哥这话……

在其去商场的时候,帝华宗山门前,已是汇聚着不少人。

他们的面色凝聚,带着几分冷冽。

尤其是为首的一人,他正是二流势力圣灵山的殷又庭,此时看着这竖起的木板,脸色都是黑了几分。

“敲山门,就说我圣灵山殷又庭前来!”

随后他深吸了一口气道。

闻言,阴毕最先上前,而后狠狠的冲着山门敲去。

砰砰砰……

山门响彻四方,让整个帝华宗内的弟子、长老等人都是一怔。

各大长老看向自己眼前的弟子,神色凝聚道:“你们可知今日该如何说了?”

闻言,众人也都是点了点头。

虽然他们天赋不咋的,但是说真的,对于帝华宗还是有感情的,毕竟帝华宗若是垮了,他们去其他宗门……人家也不要啊!

现在来说,只要帝华宗能够保住三流势力的称号,他们好歹出去也能说自己是三流势力的弟子,足够让发小羡慕了。

因此,对于宗门的话语,这一次言听计从。

宗门大殿之内,宗主帝元深吸了一口气道:“所有的弟子都安排好了?”

“宗主,您就放心吧!”众长老道。

即便是三长老华清河也是吐出一口气,新晋内门弟子那边他也是做了妥善的安排。

“好,既是如此……咱们就去会一会他们。”帝元道。

闻言,众人也都是向着山门而去。

嘎吱……

片刻之后,山门被打开。

帝元等人从其中走出,而后看着殷又庭道:“原来是殷长老,不知大驾光临又何事?”

“何事?”

殷又庭神色一凝。

他和水阴宗、火云门等势力关系不错,我今天和老阴毕、火头铁等人来这里,我丫想干什么,你会不知道?

“没啥事,就是来看看!”殷又庭道。

额……

“怎么,我来看看都不行?”殷又庭再度道,话语落下,那二流势力的气势顿时展现了出来。

帝元苦笑一声,人家来自二流势力圣灵山。

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行是行,就是……我们宗门大帝在闭关,咱们随便转转就行,可莫要惊扰了大帝。”帝元道。这句话完全是咬着牙说的,这可是帝元第一次吹这么大,而且还是在圣灵山一位长老的面前如此言语。

但没办法,说真的……都到了这地步了,还能咋办?

人家上门来干啥的,帝元能不知道?

总不能真的将林辰请出来吧?

那样的话,别说再等一个月,今日帝华宗三流势力的称号就没了。

因此,就算是硬着头皮,也得说。

不然咋解释天外陨石,怎么解释十一道光芒?

“啥玩意?”

但这句话,直接让阴毕、火头铁等人懵了。

我擦啊,你这吹起来脸不红心不跳的。

直接就大帝了?

而且,上来先整了一个大帝闭关,其他人莫要打扰?

都尼……玛成大帝了,还闭关干啥?

冲击大帝大境界吗?

越是如此,阴毕等人更是确信,什么大帝,什么十一道天赋光芒,纯粹就是假的。

“放心,我们不打扰!”殷又庭咬了咬牙,也是开口道。

在其内心内,也是冷笑一声:

装?

我看你们能装到什么时候?

等入了帝华宗内,想要拆穿你们还不简单?

“那好吧,诸位……请!”帝元道。

今日反正一切都安排妥当了,应该出不了啥大问题。

闻言,殷又庭一笑,旋即迈开了步伐直接踏入到了帝华宗内,阴毕、火头铁等人也是跟随。

一入帝华宗,殷又庭直接要去广场。

帝元、华清云、华清河等也是无奈,只能跟随。

毕竟你说不打扰大帝闭关,人家也没打扰?

大帝总不能在广场闭关吧?

等到了广场之中,殷又庭左看看右看看,而后落在帝春秋的雕像上,随后更是拿出了一面青铜镜子,旋即道:“不介意吧?”

帝元无语,能不介意吗?

你丫带着宝物来检测来了?

但能说啥?

人家二流势力长老,你介意还能阻止不成?

“没事的,您随意。”帝元道。

“好!”殷又庭点了点头,而后催动这青铜镜子照耀在这雕像上,随后再度拿出一块古石,又是拿出一把灵剑……

在这里足足搞了小半个时辰。

而后殷又庭脸色更是阴冷了几分。

他带着家伙事来的,刚才用这些家伙事已经是检测完毕,这雕像之前绝对是闪烁过光芒的,但是现在其内没力量了。

这代表着啥?

那天外陨石,绝对是帝春秋的雕像出手轰碎的。

至于林辰那十一道光芒?

纯粹是赶巧了。

一个废物,一个家族都被灭了,然后妹妹跪在宗门三天三夜方才让其进入宗门的外门弟子,平时连一道光芒都测不出的学混子……

你给我说是大帝?

今日,就让我来狠狠的拆穿你。

“走,咱们去前面看看……”不过殷又庭也是求稳,并没有先发难,而是直接看向前方的内门弟子所在地,开口道。

帝元等人也只能跟随而去。

内门所在地,有不少弟子汇聚,殷又庭一步迈出,直接走到他们身前。

而后看向其中的一人道:“小兄弟,问你一件事,咱们帝华宗内的林辰你是否……”

“大胆!”

“竟敢直言大帝的名讳!”

“你哪来的,竟敢如此,不怕大帝一怒,血流万里吗?”

还没等殷又庭话说完,这些内门弟子顿时怒目而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