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起源与传承

许天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在自己的梦里拜一位绝世仙女为师,更离谱的是,他居然还要担负起拯救人类的重任,成为人皇,这种惊喜简直无法想象。

这时,瑶姬看着许天欣慰道:“嗯,既然你选择接受了这一份使命,那我就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的讲一下。”

“来龙去脉?”许天不解。

“是的,这件事情还要从上古时期说起,甚至还要追溯到其他世界。”瑶姬玉手一挥,一段特殊的影像出现,娓娓道来。

人类其实原本不住于这个世界,他们是来自于银河系中另一颗星球的原住民,但是,在那个世界中,由于各类异族实力太强,导致人族愈发渺小,最后,为了避免被灭族,那时人族领袖盘古果断决定带领全族乔迁。

没错,全体搬家。

在星空中跋山涉水之后,人类找到了蓝星这样的宜居星球,但盘古等人来到这里的时候,那时蓝星还是原始无生命星球。

盘古并没有因此放弃,他手持大斧开天辟地,创造了大气,天空,海洋,陆地,一切的一切,都是由他的力量所诞生。

最后,盘古因为力量耗尽而寿终正寝,他的尸体也成为了世界的养料。

就这样,人族在蓝星得以延续。

当然,其实也没有这么顺利,瑶姬说,在人类统治蓝星期间,他们还被外来文明讨伐过,比如亚特兰蒂斯文明,玛雅文明。

不过,人类历经千辛万苦,克服了种种困难,最终在一代代人皇的带领下,成功立足于蓝星的天地之间,并成功延续五千年。

要知道,人类纪元分为上下五千年,这里的五千年指的是上五千年,下五千年就是我们所熟知历史正文的五千年。

后来,在第一个五千年左右的时间里,又有异域异族入侵,这一次,人类遇到了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对手,仙女座星系的亡灵族。

亡灵一族,生性没有感情,它们所到之处只有破坏和同化,凡是被它们所杀死的生物,都会被转换成他们的同胞。

在黑暗森林法则里,它们就是靠这样的行为来保证自己族群的延续,而蓝星,毫无意外的成为了它们屠戮的目标。

当然,我们人族也不可能任由它们入侵自己的家园,在人皇轩辕的带领下,我们奋起反抗,跟亡灵一族对抗了很久。

再后来,统治仙女座星系的亡灵一族有高层得知银河系这边有一个刺头儿后,决定耗费大量空间法则之力,派遣亡灵族的强者前来灭杀人族。

那一战,天地失色,日月无光。

那只亡灵实在是过于强大,我们人族远远不敌,惨烈时,甚至女娲伏羲都因此陨落,不过,人皇终究是人皇,为了避免人族灭绝,他耗尽了所有的力量将亡灵强者封印在了北极冰山之下,万年玄冰之中,同时他还天封太阳系,让这方天地成为隐匿在世界中世界的存在。

至于为什么世界没有了灵气,原因是因为轩辕人皇不想人类再进入宇宙大世界的黑暗森林,所以他把天地法则一并屏蔽,毕竟那时的人族太艰难了,他只想人类安稳得以延续。

所以,时间过了这么久,群仙隐匿,人类终于也过上了普通平静的生活。而这这平静五千年,被仙神们公认称之为末法时代。

如今,天封解除,末法时代结束,轩辕人皇当年布下的封印越来越浅薄,那只沉睡在地底的亡灵生物,随时可能复苏。

“师傅,这么说,我的使命,就是要去解决那个所谓的亡灵族强者吗?”许天问道。

瑶姬点点头,说道:“嗯,你需要集齐十大神器将那只亡灵生物再度封印。”

“封印?为啥不能杀掉它呢?”许天问。

“咯咯咯,傻徒儿,你想得太简单了,那亡灵生物何其强大,就连轩辕人皇都无法将其击杀,你又何来的底气呢?”瑶姬笑道。

许天见此,差点看傻了,因为瑶姬笑起来简直没有魅力的上限。

瑶姬恢复平静,玉手再次一挥,说道:“好了,为师只是给你追溯一下起源,你不必想太多,既然你是世界意志所选中的人,那么你只需要尽力的去做世界守护者即可,我这里,有一部轩辕人皇所修行的功法,名为《轩辕战神诀》,你熟知后务必加紧修行,不可懈怠。”

话音刚落,许天的意识中,渐渐的多出了很多奥妙难寻的修行知识。

这一刻,许天的世界观刷新了。

瑶姬继续说道:“还有这部《黄帝内经》也一并赠与你了,这是一部综合的学术心经,其中包括丹道,阵道,符文,医学,锻造等诸多学术,若是你能懂其三分,此生受益无穷。”

接受了更多的知识,许天愈发震撼。

待许天消化了一会儿,瑶姬问道:“徒儿,事到如今,你在凡尘中可还有俗事未解?”

“凡尘俗事?”许天疑惑。

“嗯,为师建议你放下世俗的一切包袱,与为师上山修行,这样一来,可以速成,不出三年,你便可担当人皇重任。”瑶姬说道。

“啊?上山?”许天意外。

“怎么?你不愿意?”瑶姬问。

“师傅,非得上山吗?”许天问道。

“非也,为师只是询问你的意见,给出建议,如果你还是喜欢在世俗界修行,反正灵气已经复苏,最多只是耗费些时间,但是为师怕你迷恋红尘,耽误修行。”瑶姬说道。

许天犹豫了一下,脑海里过渡了许多人影,兄弟,朋友,父母,张小依……

许天摇了摇头道:“别了吧师傅,我不能抛弃世俗界里的亲人朋友们。”

瑶姬笑道:“没有关系的,哪里都一样,正好我观人间未来多磨多难,你在此的话,倒是可以累积一些功德之力。”

许天想到了什么说道:“师傅,那你能帮忙医治一下我父亲的病吗?他得了尿毒症,病痛多年,身为人子,岂能看他受苦?”

“治病?呵呵,徒儿,你忘了我给你的黄帝内经吗?区区凡间小病,你自己就能轻易解决,何必劳烦与我?”瑶姬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