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白发叶寒vs灵象项羽

一股浓浓的生死危机爬满叶寒的心头,他此刻竟绝望到没有想出任何可行的办法。

而这股绝望也让他暂时忘记了还在经历的痛苦。

眼中只有那巨大的血口逐渐放大,可以想象当那牙关闭合之时,就是他粉身碎骨,烟消云散之刻。

这时一直沉睡的魂咒赑屃也是睁开眼睛,看着这巨大的血口,同样是露出惊悚的模样。

叶寒根本无暇顾及这些。他也根本反抗不了。只是嘴中绝望的说道:

“难道,难道这一切都结束了吗?可是,可是我不甘心啊!”

此刻,这血口距离叶寒也不过几步距离之时。

而就在这时,突然一双白色的巨大手掌凭空出现在叶寒眼前。又是直接抓住了这张大口的上下颚唇。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叶寒惊奇,他不明白他的识海内为何还会有这种连他都不知道的存在。也不知道这种存在接下来又要如何。

不过他来不及细想,因为那被撕裂的两瓣巨口并没有消散,而是重新幻化成那个被叫做破军的魁梧黑色铠甲男人。

经受过刚才的重创,显然破军受伤不小,在他的嘴角明显挂着几缕肉眼可见的血迹。

同样他一出现,也是用惊奇的目光看着那双大手。

只见,那双大手在渐渐消散间,一名白发的少年身影也是随之慢慢显露。

叶寒大吃一惊!

这白发少年竟然与自己一模一样!

而这时白发少年朝着他一回头,嘴角挂着讥笑道:

“废物!”

后又是转身邪笑着看向了破军。

破军不怒反笑:

“哈哈哈,不愧是觉醒者啊!这磅礴的灵魂力,如果完全苏醒,就算是我本尊前来,也不能和你这灵魂力相比较啊!”

“嗯?沉睡太久了吗,不是应该为轮回者吗?”白发少年邪笑着,淡淡问道。

“轮回者,觉醒者不都是用来说你们这一类人吗,叫入侵者也不是不可以的吧?”黑色铠甲男人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说出了这些令叶寒摸不着头脑的话语。

“哈,懒得和你废话。既然来了,那就永远留下吧。既然你要吞噬我这一世的灵魂,那被我吞噬,想来也是理所当然的吧!”白发叶寒轻描淡写的说着。

“别太得意了,虽说我只是分魂,可同样你也不过刚刚苏醒,看你这虚化的样子,应该撑不了多久吧!”破军带着些愤怒的语气这般说道。

“嗯,是时间不长,可要是收拾你,也绰绰有余了吧!”

白发叶寒说罢,就猛的抬起一双手掌,口中更是大喝道:

“天罗地网!”

只见蓝色灵力幻化成的丝线,从他那张开的十指中不断的喷涌而出。密密麻麻的直朝着破军射去。

与此同时,随着这些蓝色丝线喷出,叶寒竟感觉自己灵海中的灵力也是快速的在减少。

心想着自己绝不能做待宰的羔羊,叶寒便不顾所受的痛苦,加紧凝炼魂火起来。

破军看着这些蓝色丝线,眼中没有任何表情,随手一挥间,霸王枪握在手中。

随即他又是快速的舞动起来,而随着这番舞动,枪尖擦出的火花状如一个燃烧的圆盾,将袭来的细丝也是尽数烧了个干干净净。

看到此时破军大喜,直接出言嘲讽:

“传说中生于异界,意志不散便不入轮回的代代相传觉醒者,也不过如此嘛!”

“哼,少得意了!试试接下来的这招再说。”

白发叶寒双手一收,只是简单掐诀间又是大喝一声:

“飞火流星!”

轰隆轰的霹雳一下子自叶寒的识海中响起,这让他的痛苦加剧几分。此时他正在趁机凝成魂火,打算做些什么,好摆脱眼前的僵局。

而破军听着这轰隆声不禁眉头皱起几分,他抬眼看着识海的天空,一圈圈灰色的云层突然向周围扩散,同时一颗硕大的陨石流星直朝着他的方向砸来。

“唉,到底还是灵海境啊,这灵力凝成的陨石也太小了吧。”白发叶寒见状似乎并不满意的摇了摇头。

破军没有理会,目光凝重。转手将霸王枪一收,同时抬手间一个十几米高的灵象巨汉身影缓缓凝现。

这灵象巨汉一出现周围的空气仿佛都要停滞几分,一身黑色的铠甲护身,手中更是提着一杆霸王长枪,气势凌人。

白发叶寒见此也是眼神微眯。

“难怪有如此底气,竟然是鬼雄中的霸主,项羽!不过你这分魂也只是召出灵象境的虚影罢了。”讲到最后白发叶寒竟带着些许的不屑。

“哼,用你的话来说少得意了!”破军一句回怼后,同样大喝一声:

“霸王巨鼎!”

听到这时,他身后的灵象虚影忽然一下子膨胀变大,只是一瞬间就如同山岳大小。

随后破军双脚猛的一蹬地,那灵象项羽也是跟着他腾空而起。

就这样只在那陨石下落的过程中灵象项羽两只手紧握长枪横在头顶,竟牢牢的将其接住。

“哈哈哈,力拔山兮气盖世!”

破军哈哈大笑,又是用力间将陨石直接向上顶去。

白发叶寒见此轻轻的摇头微笑:

“勇有余而智不足!”

这时,伴随着着他口中一个“散”字吐出,只见那硕大的陨石一刹那散成无数块燃烧的石头,又是如箭矢一样,刷的一下朝着身下的破军射去。

破军来不及反应,甚至都没有任何动作,就在一脸的惊愕中被那一块块带着火光的猛烈陨石直接洞穿了整个身体。而他那身后的灵象项羽也是因为宿主的重创,最后也是跟着其一同溃散不见。

而整个天空也是只留下一道似有非有的声音回荡:

“有意思,希望你不要让本尊失望了!!!”

伴随着这股声音完全散去后,在地面上也是突然出现了一个如山岳般大小的白发干尸,这干尸闭着眼睛,但是其上却散发着阵阵强烈的灵魂之力波动。

白发叶寒看到这时,在一脸邪笑中抬手一吸,一股强烈的撕扯之力就从他那手掌中传出。

只是片刻功夫,这干尸竟被他撕扯着完全融入体内。之后他一脸的满意打了个饱隔,身影也是渐渐虚化。

这一切叶寒自然是没有看到。他只是在恍惚之间听到:“堕落的世界,肮脏的灵魂,所有人不过是活在地狱中的傀儡罢了!记住你的初心……”

此后这声音也变得越来越远。

在苍茫大陆东部南海某处岛屿的大殿内。

突然,坐在大殿之上的一名身穿黑色铠甲的中年男人,一口鲜血喷出,随即他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嘴中喃喃自语:

“竟然灭杀了本尊的分魂,小家伙你还真是有点意思啊!”

随即他又是擦干了嘴角的血迹,淡淡开口间洪厚的声音传出:

“炎灭,你现在与这具身体契合的如何了?”

说罢一名身穿红衣的孩童忽然从一处屋角一闪而来。

他单膝下跪,用稚嫩的声音恭敬称道:“参加破军修罗大人。这一年我已经完全适应了这具身体,目前契合的非常好。”

“嗯,不错,希望有一天你能亲自战胜他啊,毕竟你们之间只能存在一个。”

“大人,他是?”

“叶寒!”

“叶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