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不简单

无奈,沈奉天只好隐忍下来,在派帝集团面前,他半点脾气都没有。

接下来,沈奉天就只好在这里看着。

而徐诗诗和张兮兮两人继续往前走,柳妍妍盯着她们,眸子里多了些许厌恶。

“怎么回事啊,她没勋章,为什么还能进去?”柳妍妍皱起眉头。

旁边的沈奉天摇了摇头,他那知道?

这件事,着实怪异,令人费解。

确实是奇怪。

“或许,她不简单吧,不然那能有这样的待遇?”沈奉天想了想,大概率只能如此解释。

“哼,算她运气好。”柳妍妍说道:“走吧。”

张兮兮的内心,还是狐疑的,她一边走,一边说道:“诗诗,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徐诗诗也好奇,她也不知道,难道是因为李韭菜送的项链吗?

接着,她就将项链拿出来,低头看了看,可是没有看出什么奇特的地方。

内心更是充满着狐疑。

参加聚会的同学,基本都到齐了。

他们见到徐诗诗的时候,也是没认出来。

“你是徐诗诗?”就在这时,一个男人手中端着红酒,目光落在徐诗诗身上。

可以说,徐诗诗是这里最为引人注目的女人。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过来。

张兮兮也不差,两大绝色美人的吸引力,确实是足够惊艳。

再看其他女人,黯然失色。

徐诗诗点点头,她一眼就认出了此人是谁:“班长,好久不见。”

“还真是诗诗啊,没想到,我还能再见到你,这些年,你音讯全无,谁都不知道你去什么地方了。”

“好,特别好,现在你能来参加同学聚会,真的非常好。”班长王鹏飞说道。

“班长,你的梦中情人啊,你等了诗诗这么多年,现在好不容易见到了,是什么心情?”另一人说道。

王鹏飞扭头,看着说话的肖鼎,粗眉皱起,说道:“肖鼎,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我是喜欢徐诗诗不错,但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你少管闲事。”

“哎哟,班长,我不过也是随便说说,你干嘛呀这是。”肖鼎说完就离开。

不远处的柳妍妍,还有沈奉天,两人一直盯着徐诗诗,显然是非常不愉快。

“咱们班的女神,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依然如此漂亮啊,对了,徐诗诗你应该没结婚吧?”赵云峰问道。

徐诗诗接着就说道:“我领了证,孩子五岁了,不过一直没补办婚礼,可能还是要补办的吧。”

“原来不是谣言啊,你还真领证,生了一个孩子,都五岁了,你老公呢?怎么没有和你一起来?”赵云峰问道:“哎,你这样漂亮的女人,又是我们学校的校花,竟然连一个婚礼都没有。”

“你看看,人家班长,现在可神气呢,家里的企业,已经是V10级别,马上就要加入派帝集团企业联盟,一旦加进去,你是知道的。”

赵云峰笑道:“不如,你干脆和班长在一起吧,你跟一个连婚礼都不能给你的人,能有什么前途呢?”

“是啊,诗诗,你人这么好,考虑一下,班长可是一直等着你呢。”

“女神竟然孩子都五岁了,我还是单身呢。”

“越来越漂亮了,要是能有这样的女人做老婆,那真是福气啊。”

大家开始议论。

“不好意思,我是陪兮兮来参加同学聚会的,不是来相亲,也不是来换老公的,谢谢大家。”徐诗诗突然没了什么兴趣,想要离开。

“呵呵,徐校花,还挺有脾气啊,听说,你被徐家赶出了家门,又被男人抛弃,还生了一个孩子,啧啧,真是挺不幸的啊。”

这时,一道声音传来。

大家立马就看去,就见到是燕七。

他从出生就是一个富二代,同样也是徐诗诗的追求者。

他一直以为自己释怀了,但是现在见到徐诗诗,内心的激情,又被再次点燃。

可是,他心中还是有些愤怒。

自己的女神,被人玷污,还生了孩子。

“燕少,你来了。”肖鼎笑呵呵的凑过去。

燕七点点头,目光始终没离开过徐诗诗。

徐诗诗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几乎是无视的。

“看看,咱们这位校花,是不是太惨了,我调查到,咱们校花现在住的地方,是城中村,条件真不是人住的。”

燕少说道。

“燕少,要是如此,那徐诗诗是怎么进来的?”肖鼎皱起眉头,好奇的问道。

这个问题,当即就让大家狐疑起来。

“是啊,要是徐诗诗真是住在这样的地方,那她是怎么进来这里的?”

“你们不说,我还没想起来这个问题。”

“对哦,这里要勋章才能进。”

...“徐诗诗,你有勋章吗?”肖鼎问道。

徐诗诗还算沉得住气,说道:“我没有。”

“什么!”

“不是吧!”

“她竟然没有勋章,是怎么进来的?”

“不可思议!”

“奇怪了。”

大家当即就又炸了。

“兮兮,怎么回事?”燕少问道。

张兮兮看起来温温柔柔,但是脾气也不小:“我怎么知道?你问我,我问谁?就算我知道,我也懒得告诉你,什么人啊,狗眼看人低,这样的同学聚会,没意思。”

说完,张兮兮就扭头,看向徐诗诗:“诗诗,我们还是走吧,这地方,一点意思都没有。”

“哎呀,别啊,大家都是同学,不要伤了和气。”肖鼎说道。

这时候,燕少仔仔细细的观察徐诗诗,总觉得这件事不简单。

他深知,没有勋章是不可能进来的。

除非!

燕少当即就想到了什么,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再看徐诗诗脖子的位置,果然戴了一条项链。

“爷爷说过,派帝集团还有某一种特殊的信物,便是至尊项链,但凡戴了这等项链的人,那都是派帝集团高层,根本就惹不起的存在。”燕少脑子飞速运转。

目光盯着徐诗诗脖子看,终于,他看清楚了项链。

迅速拿出手机,翻看照片,一摸一样。

“我的天,完犊子了!”燕少几乎傻眼了,在场的,恐怕只有他知道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