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祛寒散药方

听到江流鹤第二个条件,王鸿山先是愣了一下,最后整个人笑得很不拢嘴。

江陵虽然地方小,但这一次中医协会举办的交流会却是引起了全国的关注。

毕竟身为项天修的亲传弟子江流鹤都亲自来参加,吸引全国各地的名医好手纷纷慕名前来。

江流鹤想要在交流大会上治好王泽涛的手,明显是要展现自己的绝顶医术。

这也就意味着,他有着绝对的把握治愈王泽涛的断手。

“一切听从江大师的安排。”

王鸿山双手抱拳,恭敬说道。

随后,江流鹤和韩洛两人一同离开圣康医院。

“小洛,你明天要是没事,就随老哥我一起参加那个医学交流会,虽然你学的是西医,但中医博大精深,取长补短对你也有好处。”江流鹤说道。

韩洛摇了摇头,苦笑一声说道:“老哥,我现在哪里还有颜面去参加中医的交流学会。”

“嗯?什么意思?”

江流鹤不解问道。

“就在昨天,我被一个自称中医的同辈给狠狠羞辱了一番。”

韩洛脸色微微一狞说道。

对于中医,韩洛是发自内心的瞧不起。

尤其是让一个学中医的同龄之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羞辱,至今他内心的愤怒也未曾消散。

“你的同辈?”

“我怎么不知道江陵还有像你这般年纪的医术高手?”

江流鹤更加的疑惑。

韩洛的医术他多少了解一些。

毕竟能够成为雷德蒙教授的弟子,实力天赋肯定是不一般,同龄人中能够与之匹敌的绝对少见。

可是现在竟然有年轻人能够在医术上羞辱他,而且还是一名中医,这的确有些不可思议。

“老哥,你可知道岭南陈家老爷子?”

韩洛突然问道。

江流鹤怔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我听说陈老爷子十几年前受了重伤,留下了严重的暗疾,恐怕时日无多了。”

江流鹤说道。

“昨天我本来是替陈老爷子治病的,不过他的身体状况十分的糟糕,我断定他活不过当晚。”

“可是突然出现一个年轻人,扬言能够治好陈老爷子的病,将我羞辱一番后便把我赶出病房。”

一提起秦天命,韩洛就咬牙切齿。

“陈老爷子的病情我清楚,对方只是忽悠你罢了,不可能医好他的暗疾。”

江流鹤摇头说道。

“不,就在今天早上,陈老爷子的孙女亲口告诉我,他爷爷的病已经被那小子给治好了。”

韩洛说道。

江流鹤身体猛地一震。

“不可能,我记得几年前,陈老爷子还去求过我师傅项神医,但因为某种原因,我师傅并没有给他治病。”

“不过我师傅也说了,从陈老爷子的身体各项反应能够看得出来,他已经病入膏肓了,即便是他出手,治好他的几率也不会超过一成。”

“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能够医好陈老爷子?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江流鹤满脸不屑说道。

他师傅项天修,大夏国公认的医术第一人。

连他都没有一成把握医好陈老爷子,这世上绝不可能有人能做到。

“听她的语气,不像是开玩笑,而且当时穆正贤教授也在场。”

“什么?穆正贤也在?”

江流鹤脸色一惊。

穆正贤可是国内顶级医学专家,在西医的领域里,有着绝对的权威。

“对方该不会是穆正贤的弟子吧?”

江流鹤猜测问道。

“应该不是,穆正贤和在场另外一位医生前辈都对他十分的恭敬。”

“而且我还听说,他是某位神医的传人,陈家为了找到他,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

“对了,我还亲耳听到他说,项神医的医术不如他。”

韩洛添油加醋说道。

江流鹤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他师傅项天修乃人人敬仰的神医,竟然还有人敢大言不惭羞辱他?

“他在找死!”

“小洛,你可有他的资料?”

江流鹤声音冷冽问道。

“没有,我只知道他叫秦天命,其他的一概不知!”

“想办法联系他,最好让他参加明天的中医交流会。”

“我倒要看看,他究竟有何能耐敢说这么狂妄的话!”

江流鹤的眼眸中闪烁着一抹寒厉之色。

听到这里,韩洛的内心总算是笑了。

他是故意在江流鹤的面前提起秦天命,目的就是为了激起江流鹤的怒意。

其实他自己也根本不相信秦天命能够治好陈老爷子的病。

这一次,他要借着江流鹤的实力,在中医交流会上狠狠羞辱秦天命一番。

甚至让他今后都无法行医!

跟叶青鸾分别之后,秦天命直接开车前往江陵最大的药行——回春草堂!

回春草堂乃是百年老店,据说创始人还是前朝的宫廷御医,如今在整个大夏国拥有大大小小上百间连锁店,规模不小。

一走进大堂,映入秦天命眼帘的是摆放在药架上琳琅满目的药材。

整个大堂内充斥着无数种混杂的药香味道。

“先生,请问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吗?”

一个穿着制服的小美女走上前来问道。

秦天命将提前准备好的一纸药方递了过去,然后说道:“我要这上面的药材。”

小美女微笑地接过那药方,粗略看了一眼后,脸上的笑容逐渐僵硬起来。

“十年的红紫苏,十五年的寒风草,五十年的桂花枝……”

越看到后面,小美女的眼睛瞪得越大。

“先生,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小美女再次抬头看向秦天命。

药方上的要,回春草堂基本上都有。

但是秦天命所需要的药材年份,他们根本找不出来。

像红紫苏,寒风草这种都是一年生长期的植物,基本上活不过两三年。

可秦天命竟然要十年以上。

甚至后面还有好几种需要上百年的药材,如果真的存在,那价格绝对不敢想象。

“你们这没有?”

秦天命微微皱眉。

他药方上写的十几种药都是较为普通的,他也没想过能够在一间药行里面找到珍稀药物。

“有是有,但是你所需要的年份太夸张了,我们这里根本找不出来。”

小美女歉声说道。

“小刘,怎么回事?”

这时,一个戴着老化眼镜,穿着朴素长袍的老者从门外走了进来。

“林老,这位小哥给了一张药方过来拿药材,但是上面的药材我们没有。”

小美女说着,将那纸药方递给了老者。

“什么药材连我们回春草堂都没有?”

老者好奇地拿过药方一看,脸上的表情顿时一震。

“祛寒散药方?小伙子,你是怎么得到这个药方的?”

老者神情激动地看着秦天命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