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忘记来路

现在堂屋里面就剩我和古老头,他好像有话对我说。

古老头像是指了指他边上的太师椅,“徐师傅请坐!”

说实在的我实在不适应别人叫我徐师傅,虽然那是对缝尸匠的尊敬。

“古爷,还是叫我徐正吧!”说着的同时,我向边上的太师椅走过去坐下。

古老头点点头,也坐了下来。

我说道:“古爷,你把情况给我说说!”

可是古老头却对我说道:“不急,先来说说你的事吧!”

“我?”我不解的看着古老头。

古老头点点头,没有继续往下说,似乎在等我开口。

这古老头可是把我搞懵了,不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

“古爷,我有什么可说的,捞阴门里面的缝尸匠而已!”

古老头摇摇头:“也罢!既然你不想说,那我就不问了!”

这老头可是把我搞得雨里雾里,完全摸不清他想让我说什么,“古爷,不是我不说,是你让我说什么,你得给点提示吧?”

古老头还是摇摇头,“你不说,我不问!”

古老头说完仰头闭上眼,嘴皮在蠕动,可是没发出声音。

这姓古的可正是古怪,稀里糊涂的让我说自己的事情,又不给提示,那鬼能知道他要让我说什么。

真的是古村古姓古怪人。

他闭目养神,我也不不在搭理他,一户那个叫古信的中年男人来了问问他情况,接着请香走线,完事上剩下的二十万,大家一拍两散!

没等多大会,古信端着一碗茶水来了,“徐师傅请用茶!”

我走了半天的路,还真有点口渴,也没拒绝,端起茶碗一饮而尽。

“古叔,把情况给我说说,我好请香走线。”

不过古信并未立即回答我,他看着闭目养神的古老爷子,向他请示一般叫了声:“爹?”

只是古老头还是那副死样,我们等了半天也不支应一声。

古信带着窘态又看向我。

这时候我就是再好的脾气,都有三分火气!

“几个意思?这个线,走是不走?”我是看着古老头说的。古信向他请示我就知道这个古家他说的算。

可能是我带着怒气的质问起作用了,古老头睁开双眼看着房顶,“线是要走!只不过情况你就不必知道了,只负责走线就好!”

古老头说完从太师椅上站起来,迈着步子离开。

要不是为了钱,我真想甩胳膊走人......古信无奈的摇摇头:“徐师傅,我爹说的你也听到了,恕我什么都不能告诉你。”

“徐师傅,你看什么时候走线!”

我没好气的说道:“天黑就走!花姐呢,把她找来我需要她帮忙。”

古信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对我说道:“那我去把芳花叫来。”

说完扭头离开。

这个古家神神叨叨,看上去脑子都不太正常,不过我只能让古信把花姐找来问问她。

没多大会,花姐来了:“兄弟,你找我?”

我点点点头,指了指边上的太师椅,示意花姐坐下说。

花姐也没客气,走到太师椅面前坐下。

“花姐,这个古柠是怎么死的?为什么外面要放红色的双棺?”

花姐疑惑的看着我:“他们没给你说?”

我摇摇头。

“兄弟,不是姐不告诉你,只是姐也不知道,我和古家这门亲戚八竿子打不着,我就知道古柠的父亲,叫古信,就是刚才你看到的那个,古柠的母亲叫古霜,现在还在院子里呢!”

“至于那个老头,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古柠我更是没见过。”

齐芳花的话让我心里咯噔一下,这什么都不知道是怎么论上亲戚的。

“花姐,那你这算哪门子亲戚呐?”

齐芳花叹气道:“我也说不上,只是古家找到我的时候,把我爷爷那辈有个姑婆,姓古叫古霜,说了出来,我才知道古村我还有这么一家亲戚!”

我看着齐芳花,竟然对她无话可说,这娘们怕是被人骗了吧!

可是她的话里面还是有疑点,她是怎么知道古村的路,还有古村的规矩的?

“花姐,你在撒谎!你说你什么都不知道,你怎么知道古村的来路,还有你之前为什么提醒我古村规矩古怪,让我注意言行举止?”

花姐顿时脸色一变,往堂屋外面看看,像是防贼一样,把脸凑到我边上说道。

“兄弟,姐的话你或许不信,可是我告诉你,这个古村我压根没来过,我在小镇上生活了三十多年,压根没听说还有古村这么个地方,只是稀里糊涂就把你带来了!”

“至于古村的规矩,我是看这个村子有些邪门,又说不上来哪里邪门,才提醒你要注意言行举止的!”

“而且兄弟,我告诉你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我现在根本不记得我来时候的路,一点印象都没有,现在更是怎么回去都不知道!”

“我自从来到古家就发现了,只是我一直没找到机会给你说。”

齐芳花说完把我震撼到了,我现在完全理不清她说的是真是假,可是有一样我可以确定,我也从来没听说古村。

而且路上是齐芳花一直叨叨不停,我以为是她导致我没记得来时候的路,没想到她也不记得。

我现在除了从古家大门以内的东西有印象之外,至于来的路,还有古村的样貌完全不记得!

我陷入了沉思,实在想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齐芳花见我不说话,竟然开始害怕了,带着哭腔说道:“兄弟,我们不会是遇上鬼了吧,我可是听说有些鬼专门迷人,害人的!”

我呵斥齐芳花:“胡说,青天白日怎么会有鬼,这个古村可能只是位置特殊,我们不记得路罢了,等走完线问问古家我们就能离开!”

我这么说,只是给齐芳花吃颗定心丸,其实我现在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这里面的道道。

我现在需要向齐芳花确认,他是不是和我一样除了古家,其他的什么都不记得:“花姐,你除了古家还记得古村的样貌吗?”

齐芳花猛的摇着她那大胖脑袋:‘兄弟,我从古家大门上那朵红花开始,一直到我和你出了小镇,中间这段路一点印象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