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坦白

伟大的哲学诗说,诚信、自由与爱情是人类三大至高特质,可惜李某某一样没有。

他虽然是暂时被安排的棋子,拥有系统的他迟早会超越李牧之流,所以他并不为暂时失去三样东西而苦恼,甚至说他在过程中其实更多的会是受益状态,比如经常获得美人恩或者吃喝玩乐都不愁,他自认为总体大于付出。

但林芷嫣、静怡、怜香等人,那可就悲催了,不出意外,是要被浪费好白菜,李某某不是李知江,从灵魂到肉体都不是,他很确信。原本的李知江在李牧的证词下已经回归宇宙粒子,暂且他是没有本事让李知江复活。

所以,她们的感情注定用错了对象,也就注定了不幸福,没有爱情!如果她们婚后才知道真相,怕不是得崩溃?李牧不在乎他在乎,从万界定律而言,李某某不介意有很多女人,毕竟他真的有可能不老不死,生命长的没边,再者,他本质好色。

但他介意占人所爱,尤其是这种不正当的方式,几乎强买强卖一样。黄蓉和小龙女那都是阴差阳错,只能怪郭靖和杨过生不逢时,他也并没有说人家爱的死去活来横刀夺爱,一个萌动暗恋期直接被掐灭,一个分手后乘虚而入,李某某不觉得自己有多卑劣,恰好掌握时机。

这边就不一样了,人家从头至尾爱的是李知江,不是他李某某,这两人吧在一种神奇的宇宙规律作用被世人视作一人,所以她们的爱让人承载不起,身处于这样一个尴尬的位置,李某某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进就毁人清白,退就自寻死路。

所以他选择坦白,最多一年后,一切水落石出,相信那时他实力必定强化到李牧之程度,这样所有人都可以自主选择。届时不管几女追求真爱也罢还是浪迹天涯也罢,都随她们。昭和书院天和院内某屋子里,两人单独对话:“林芷嫣,假如啊,我是说如果啊,假设我不是李知江,你会如何?”

“江江,我已经说过了,就算你不是李家大少爷,我也会和你在一起,你就放心吧,我不是嫌贫爱富之人。”

“怎么跟你说好呢,就是就是,原本的李知江已经死了,你眼前的李知江是一个全新的李知江,已经不是你所认识和熟悉的那人,你不觉得我们之间有很大的区别吗?”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样貌,你不就是李知江吗?如果王师母不说,我原来甚至不知道你还有那么多有趣的一面,以前我就不曾全面了解和认识过你,我现在更不可能错过机会!”林芷嫣以为李某某说的是重获新生,所以她以安慰的口吻道,她认为李某某多多少少有点儿受刺激,精神紊乱。

“真正的李知江已经死了,我是个冒牌货,你所说的故事跟我一点儿关系没有,老头子想要曾孙想疯了,因缘巧合之下,不得已而为之,告诉你这样难以置信的事实也是因为我不想看你受到更大的伤害,趁事情还未彻底落定之前,还有补救的机会!”

“既然你说江江已经死了,那我问你他何时死的,你又是如何替代他?我相信李大将军不会做出此等荒唐之事!”林芷嫣并不相信呓语,李某某恶作剧的可能性更大。

“你要证据是吧?”李某某也发狠,直接将一把上次大任务中获得的粒子枪取出,“看到这个没有,与你们这个世界一点儿不符吧?如果你不信,我还能拿出更多的证据!李知江在你被害的那一晚也遇害了,原本幕后凶手想弄成情杀!让他背上污名,不巧的是我跨界而来,加之样貌一模一样,我又醉的不省人事!”

“最巧最巧的地方就在于我和你出现在了同一所屋子里,还被人当场擒获,要不是我,你现在应该还在棺材里躺着。回到李府的那一刻,李牧已经认出了我,但他并不打算伸张,他要李家血脉延续,除了他,世间没人知道我是假货,因为我俩连胎记都一样!”

“所以,我是真的不想看到你刚从阎王爷手里逃脱,又钻进一个不幸福的圈套,我要你明白的是,一年内我必定会遭遇血雨腥风,而这便是李牧放过我的代价,我不想你因为一个假货浪费自己的情感,还碰到不必要的危险!”

“你说的都是假的对不对,江江没有死对不对,你只是在和我开玩笑对不对?”林芷嫣眼泪汪汪的摇晃着李某某。

“言尽于此,我希望你能仔细思虑!”李某某掰开她的手,将人晾在原地,相信她已经明白事实到底是怎样一个情况,接下来路如何走,她也有了选择权利。

该果决的时候,李某人不会含糊,终生大事儿不可儿戏,尤其是在一个不公平的时代,他希望保持基本的人文精神。李牧所说的子嗣传承问题也好解决,顶多他配合一下,找一两个原本无牵无挂的女子成亲完事儿。

这种欺诈的感情他真做不来,李某某此刻心情舒畅无比,像是放下三百斤的大石头,好在林芷嫣是他所知的唯一有恋爱关系人物,以后像那种多年未见突然冒出的亲梅竹马他也不会有心理负担,人物长大后有变化很正常,女大都十八变呢,男大九变怎么了?

“少爷,请您随我回府!”蓝伯忽然出现在身后,给李某人小心脏差点儿没吓蹦出来!

“你什么时候来的?”李某某猜测老家伙可能是时刻护卫左右,将军府的警戒等级不是以往可比量的。

“您还是想想怎么和老爷交代吧。”蓝伯依然恭敬没有丝毫异样,仿佛他没有听见一般。

“老头子来信了?”难不成此处还有电话?不可能吧。

“老爷临走之前交代了,要是少爷说了不该说的话,拎回宗祠家法伺候!”蓝伯笑眯眯的说。

“蓝伯,我能不能问一下家法具体是怎样的呢?”李某某小心翼翼地问。

“到了您就知道了!”蓝伯仍然笑道。

李某某垂头丧气地跟随蓝伯回到了大将军府,仍然是一片欢庆模样,“蓝伯,难道不应该叫他们停下来吗?我和林芷嫣的婚事已经吹了!”

“少爷,您还是去宗祠吧,外界的事儿您就不要多管了!”蓝伯直接打发走李某人,嘴角挂着神秘的表情继续忙活府中事务,婚礼不可能停下,既定的一切都会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