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角城班的故事

不久,朔风回到议事厅,说道:“准备好了,三位,我们走吧。”

一路上,端木宇一直思索着之前店小二所说,总觉得角城班那个镇班之宝有蹊跷,于是还没到角城班,端木宇就开口向朔风问道:“城主,晚辈之前听说此次怪事所在的角城班是这里的本土戏班,而且有一镇班之宝,您知道详细的情况吗?”

朔风摇了摇头,说道:“具体的我倒是不太清楚,只是听说那宝物有灵,每次都能为戏班吸引大量看客,所以角城班的戏一直都是座无虚席的。”

“那我们可以先见见角城班的班主吗?”端木宇心里盘算着,他越来越觉得那镇班之宝跟石碑有关系,所以他决定先接触一下角城班的人,探听一下虚实。

“目前,角城班中断了所有表演,但班主一家都在戏班中,所以等我们到了角城班就能见到他们。”朔风说道。

不一会儿,端木宇三人跟着朔风来到了一个围满卫兵的戏台,那里耸立着一个跟端木宇他们差不多高的石碑,周围路过的百姓依旧是议论纷纷。

朔风带着他们从一处把守严密的地方进入到了戏楼之中,并让人叫来了角城班的班主。角城班班主是一个约莫四十岁左右的女子,由于没有表演,所以就只着了一身素裙,随卫兵来到朔风等人面前。

角城班班主向朔风施了一礼,说道:“角城班班主罗兰,见过城主大人。”

“罗兰班主免礼,此次前来,是由于仙宗已经派遣人员前来调查石碑一事,故特此带这三位前来,有事相询。”

罗兰上下打量了端木宇三人一番,然后抱着一丝怀疑说道:“城主说的是他们三人?”

端木宇知道罗兰信不过他们,于是抢在朔风开口前说道:“班主不必怀疑,仙宗派来的,正是我们三人,不是晚辈夸大,此石碑一事,还非我三人出手解决不可。”

“哦,那不知小兄弟有什么事情想要询问我呢?”

“是这样的,晚辈听说角城班中有一镇班之宝,我认为此宝与石碑有着莫大的关系,不知班主可愿对晚辈说说此宝?”

罗兰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开口说道:“其实说说也没什么,这还要从角城班的建立开始说起……”

……

三百多年前,九野大陆还未统一,那时的角城还是紫微国中的一个小镇。这日,镇子上来了一个女子,她的名字叫做罗霓,她原本师从紫微国都城中一个有名的戏班的班主,可是由于被嫉妒,她被迫脱离师门,开始到处游历。

罗霓觉得这个镇子民风淳朴,跟都城截然相反,于是她就用自己从戏班中带出来的为数不多的银两,买下了一间屋子,从这天开始,她就住在了这镇子上。她每日在镇子上帮人做活,如针织,如洗衣,只要是能满足生活所需,她就做,而赚来的钱,她就用来置办一些戏班的行头。

不久后的一日傍晚,罗霓帮助镇上的妇女完成针织的活计之后,带着用赚来的钱买的布匹,回到家中。掌着夜灯,罗霓将布匹织成了裙摆的模样,并拼到了那套已经做了很久的戏服上,可就当裙摆拼上去的那一瞬间,罗霓就像突然开了窍,那些她从前根本完成不了的表演动作,就在那一瞬间豁然开朗。

自那以后,罗霓开始在镇子上宣传自己的表演,而每一次她穿上那一身戏服表演时,就会引得大量看客,就这样,她闯出了名堂。不久,她创立了自己的戏班,叫作霓裳班。

……

“三百年来,霓裳班一直是传女不传男,直到我师父在世时,九野大陆统一,当年那个小镇也成了如今的角城,我师父也就将霓裳班改名为角城班,而那套戏服,三百年未朽坏,自然也就成了镇班之宝。”罗兰说道。

“这可真是奇事一件啊,一套戏服竟可以做到三百年不朽坏。”朔风感叹道。

听到这里,端木宇心中更确定这镇班之宝与石碑有关了,于是向罗兰说道:“班主,我现在能够确定,那戏服一定与石碑有关系,而且非常抱歉,此次我们对石碑的处理,也许会影响到那套戏服,还请班主见谅。”

“此话怎讲?”

“此石碑事关天下安定,所以我们将会收走这座石碑,而那戏服若是没了石碑滋养,也许会失去它的作用。”

“这……罢了,小兄弟既然说事关天下,那我角城班也没有理由阻拦,你请便吧。”罗兰神色有些黯淡,然后转身,缓缓向自己房间走去。

“多谢班主体谅。”端木宇躬身一礼。

四人从戏楼中出来,来到了戏台之上,端木宇没有让欧阳兄弟立刻靠近,而是转身向朔风说道:“城主,麻烦你先设立一个结界,稍后之事,不能让任何人看到或者感觉到。”

“好。”朔风答应着,然后将手一挥,一个结界直接将四人和石碑罩住,从里面看不见外面,而外面也看不到里面。

“垒兄、墨兄,你们向石碑靠去,靠近时,释放体内元素之力,城主,我们退开一些。”

欧阳兄弟开始缓步走向石碑,直到里石碑只有两步远时,他们分别释放了体内的元素之力。石碑感受到元素之力,发出阵阵嗡鸣,并有黑色和黄色光芒从石碑中透出,开始缓缓地包裹住了欧阳兄弟。

欧阳兄弟感受到一股庞大的能量,然后身体不自觉的盘膝而坐,开始运行着体内的元素之力。突然一个声音进入到他们脑海中:“你们终于来了,自上次句芒那家伙收了一个小子当传人之后,我们其他几个老家伙一直等着有人来,没想到让我先等到了。”

“你是什么人?”欧阳墨在元神中问道。

“我是后土,五行元素中执掌土元素,而你们就将是我的传人。你们二人虽然体内阳土元素和阴土元素不够精纯,但是你们的血脉被句芒令滋养过一段时间,所以我就选择了你们,你们要记住,想要完全控制好我这后土令,你们还需要将血脉纯化,从而成为真正的‘城墙之阳土’和‘田园之阴土’。”

“那我们要如何纯化血脉呢?”

“你们先吸收后土令,它会引导你们的。不过你二人要记住,你们得了后土令,就意味着肩负天下,今后一定要以守护天下为己任。”说完,那声音就消失在欧阳兄弟脑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