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特殊来人

面对都不点击收款的几人,江岩不由分说地将手机从他们手中夺过来,替他们收下了转账。

邵湾哭丧着脸道:“老师,把礼物送给你,是同学们的一片心意,也是他们交给我们的任务,您现在把钱转给我们,我们回去了怎么交代啊。”

江岩无所谓道:“爱怎么交代就怎么交代,这点事儿都办不好的话,以后困难的地方多着呢,能成什么大气候。”

学生收下买礼物的钱之后,江岩浑身神清气爽,他刚才一直在思考,要不要把礼物退还回去,可是转念一想,他能退回给学生,可学生们不可能退给商家,买东西的钱就浪费了。

思前想后,他决定直接退钱给学生,既不算是拒绝学生们的心意,又能不收受学生们的馈赠,更能让学生们的钱重新回到自己手里,何乐而不为。

他说道:“这笔钱,你们是充作班费还是返还到同学们手中,我都不管,但是我再提醒一次,以后无论是什么节日,都不要给我送礼物,我不缺也不要。”

陈铭翔几人苦着脸,握着手机不断地长吁短叹。

江岩笑着说道:“今天的宿舍检查已经解决了,学院领导给我们重新计算成绩并且排名,我们是排第一,你们回去以后可以把这个消息告诉同学们,希望他们再接再厉,保持好成绩。”

闻言,几人恢复不少兴致,徐志昂期待问道:“那个人呢?”

江岩模棱两可道:“该受到惩罚的人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几人顿时大喜过望,多少冲散些许送礼物的未遂的阴云。

江岩趁机打发他们道:“没别的事就回去吧,把这件事通知给同学们,另外好好准备晚上的军事汇演排练,明天保持好状态。”

他本就不看重军训汇演成绩,更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给他们施加压力,压根就不提争取好成绩的措辞。

几人点点头,虽然不情愿,但都清楚江岩下定决心的事情不可能再改变,就没有多做纠缠,悻悻地离开了办公室。

待他们走后,江岩叫住了同样要离开的黎佑德,道:“你不是想要这双鞋吗?”

黎佑德眼睛一亮,“你要送给我?”

江岩冷冷瞟他一眼,“不要想太多,是卖给你。”

三个班级的礼物,花了江岩一万多,他当然得想办法止损,而唯一的办法只有杀熟。

“我不要。”黎佑德连连摇头。

“确定?”江岩不怀好意地笑了,“要是体育学院的学生们知道黎老师因为教师节礼物不够贵重,而不远万里地跑到生科院发牢骚,我感觉黎老师的光辉形象…”

江岩下面的话没有再说出来,而是被黎佑德捂住了嘴,“我买,我买还不行吗?”

收到黎佑德的转账后,江岩的目光放在了杨珊身上,笑眯眯道:“杨老师,我有一套护肤品…”

不待江岩说完,杨珊识相地打断他的话,“我要,我要了。”

待黎佑德走后,杨珊问江岩道:“你的宿舍检查成绩怎么会出错啊?我之前还在奇怪,以新生的宿舍整洁情况,即使不特意打扫,也肯定比老生强得多,怎么可能倒数第一。”

“还不是华天雪搞的鬼。”江岩见杨珊讶然,淡淡说道,“我的学生有十几个宿舍都归华天雪的学生检查评分,她交代那个学生恶意扣分,才导致名次这么差。”

杨珊对江岩和华天雪的恩怨一清二楚,气愤说道:“华天雪好歹也是大学老师,怎么这么小肚鸡肠,要是公平竞争也就算了,居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绝对不能轻易放过她。”

她愤愤不平道:“学院领导准备怎么处置她?不会仅仅把你的成绩恢复就算了吧?必须得让她受到惩罚!”

“刘院长已经把这件事处理妥当了,华天雪答应以后会帮我做三件事,我不再追究这件事。”

“哼,算是便宜她了,就应该把这件事公布出去,让所有师生都知道她的德性,让她在学校待不下去。”

杨珊脸色一变,狐疑问江岩道:“你准备让她做什么事啊?你不会是看她风韵犹存…”

“想什么呢!”江岩赶紧打断她的话,“脑子里能不能健康点,我不会让她干违法违纪违规的事,也不会强迫她做违背自己意愿的事。”

杨珊撇嘴,“那你这三件事还有什么约束力?让她做什么她都说有违她的意愿,你岂不是什么也让她做不了。”

江岩毫不担心地说道:“我既然敢这么说,就有把握她会实现自己的承诺,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样,我有的是办法让她老老实。”

杨珊不明白江岩哪来的底气,但事不关己,她也没有必要追问这方面的答案,随意问道:“你考虑好让她做什么了吗?”

“没有。”江岩摊摊手,“看以后需要吧,说不定哪天就帮上大忙了。”

说话间,办公室又响起敲门声,江岩随口喊一声“请进”,从外面从进来一个他和杨珊共同认识的人——杨珊负责的羽毛球项目的教练王明洋。

“江老师好,杨老师好。”王明洋一进屋就客客气气地向江岩和杨珊打招呼。

江岩微微点头示意,瞥见他手中拎的纸袋,心中明了,给杨珊比个口型,“给你送礼物的。”

杨珊眨眨眼,问王明洋道:“明洋,有事吗?”

王明洋笑着说道:“杨老师,今天教师节,我过来向您表示一下祝福,祝您教师节快乐。”

说着,他把一个纸袋放在杨珊办公桌上,见杨珊拿起来要退回,赶紧又说道:“杨老师您别误会,里面没什么值钱东西,只有一副羽毛球拍,一点心意,希望您不要拒绝。”

得知礼物并不贵重,杨珊才又重新放回桌上,微微一笑,道:“那我就谢谢你了,明洋。”

江岩发现,王明洋手里提着两个一模一样的袋子,也就是说除了杨珊的,还有一份礼物。

心里不禁暗暗摇头,王明洋年龄也不小了,怎么这么不成熟,给杨珊赠送礼物还一起带着别人的礼物,也就是杨珊,换成别人说不定会怎么想。

俗话说,一事不烦二主,送礼也是如此,一趟不送两家礼,要不然会让第一家感觉自己不受重视,像是被捎带手送的。

这时,王明洋和杨珊寒暄过后,忽然转身面向江岩,把另外一个手提袋放在了江岩办公桌上,道:“江老师,也祝您教师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