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炼丹

为了不惊动的师傅的遗骨,让它保持坐立的姿势,哲懿用石头,直接将木屋改造成了墓穴,立碑时竟想不起师傅的名讳。

这一段离奇的师徒之缘,仿佛就是安排好了一般,哲懿在墓碑上写着;“因缘仙途,师道尊严。”而后朝着墓穴三叩九拜。

袭人一挥手,让这个崭新的墓位,溢满了无数小花儿。

师傅除了交待的诸事外,还留下一本炼丹和符印的玄集,哲懿重新盖了一座木屋,袭人众人在忙着修补,这一日忙碌无话。

第二天,天刚一亮,哲懿就在琢磨着那一套师傅留下的宝贝,两本玄集,炼丹和符印,一架丹鼎炉,看着那其中复杂的理论。

炼丹要讲究阴阳,两仪四象,所延伸开来,对属身体的哪个部位。

所采用的炼丹材料,取决于这片山海天地中,不同卦象的位置,动植物身上所需的原料。

炼制的过程要参照天干地支,五行八卦...密密麻麻地注解,揪着哲懿头眼昏花,这是门高深的学问,远要比在蓬莱岛的另一头,终日追着那群树妖打,难得太多了。

可幸的是,哲懿的身体里还住着另一条魂魄,七夜看到到他在抓狂,耐心地讲解开来;

“逍遥前辈生前托我,在日后你修炼的过程中,如有困惑,自当尽力相助,我看你愁了一个上午了。”七夜道。

“它这里头讲的卦象我懂,对应的身体部位,四肢,头,身体的也一目了然,要用到的时辰,十二地支,也好理解,怎么配这个天干和五行?”哲懿一头雾水,揪着头发,要哭了都。

逗得七夜忍俊不禁,笑声回荡在他脑海中,这显然是基础知识不过关。

“我们现在使用的时间,叫山海纪年,以十天干为一轮,十天,一天分为十二地支时辰,十二地支则对应着不同的卦象,各卦象又有自己的五行属性。”七夜教导道。

“这炼丹真的好复杂啊...”抱怨道,他根本就不理解这其中的奥妙。

七夜继续耐心地指导道;

“炼制的丹药,根据增益你身体的不同部位而牵连在这八个卦象之中,卦象又受限于十二地支时辰,十二地支时辰又受限于十天干日,假设你需要一颗离元丹,你只能在丙丁二日间,仅有的两个午时才能修炼成,在其他的时间段,是无法炼制离元丹的。”

七夜用意念翻着书籍,将书籍中的卦象凌空于哲懿的身前,清楚地标出各卦位对应天干地支,五行属性。

“那对应的五行属性呢!”哲懿瞅上了头。

“继续我们的话题,炼制一颗离元丹,离卦位五行属火,所以材料在丹鼎熬制的过程中,你需要火精灵的相助,让其守在丹鼎上,远远不断将精气融入丹鼎中,熔成金丹所需要的五行属性。影响金丹品质的除了你的道行外,还需要不同的药材,金丹的品质分为上中下界,上界金丹尤为困难,炼制的材料生长在它所属卦位的地域中,要找到九味材料,中界金丹是六位,下界金丹是三味。”

七夜一鼓作气讲完,哲懿有点懵。

“师傅让我吃下的,全都是上界金丹?”哲懿来了精神。

“是的,从来没有一个修仙者的修炼之路像你这样铺得顺利,那些上界金丹,是你师傅一生所攒下的,那不是三天两头就能熬出来的东西。”七夜感叹道。

继续执着炼制丹药的过程;“无论你所炼制的是什么丹药,引子都离不开祝余草和丹砂,丹砂是凝聚药材的精华,祝余草则牵制精灵的顽性,让它集中辅助炼制过程。”

哲懿听罢暗暗出奇,想象着这五色精灵本事倒还不小。

“炼丹的卦象上,独不见戊已两个天干日,在每十日之中,这两日是无法炼制丹药的,因为它们的时辰和五行属性残缺,凑不成炼丹的条件。”七夜授道。

哲懿听完,埋着头找着‘戊’和‘已’两个天数,验证是否真如七夜所说的那样,残缺不全。

“炼制丹药的材料,分布在山海大陆的各个对应的卦位之中,但是东海的诸岛乃仙境福地,滋长着山海大陆的炼丹材料,应有尽有,只要你肯花费心思,你拥有着比任何人都优越的资源。”

七夜说罢便消逝在哲懿的脑海中,留下一个懵逼的人儿,虎虎地看着这密密麻麻的炼制流程,八相卦位对应天干地支和五行,巴拉巴拉...

“袭人!”哲懿喊道,头疼得不行了。

袭人端着刚洗净的瓜果,应着哲懿,来到身边,看着他干在抓狂。

“你久居在蓬莱岛,可曾见过这些花花草草。”哲懿随便指着炼丹集的一副图册,印着一株株草木,迫切想要尝试这个过程,要看看自己能练出什么名堂来。

袭人凑近前,看得细致,遂点头。

“明日是什么时候?”哲懿问道,猛翻着图册,脑海里传来七夜的声音;“癸日。”

“癸日...”哲懿琢磨道,又是一顿猛翻,找着癸日能炼制的丹药是那一个品种,看着图册自言自语起来;

“癸日属水坎卦位,炼丹在子时,五行水属性。”又是一顿猛翻,在找着炼制所需要的材料,看着关于山海大陆那一头,水坎卦位上有哪些灵材。

“水坎中部第一山,以下称水坎中一...”哲懿看着文字念叨起来;

“水坎中一薄山,箨草...袭人,拿笔记上!”哲懿吼道。

“仙人只管说,不用笔,袭人记着呢!”凑着哲懿这股劲,袭人笑弯了眉。

“水坎卦位中一历儿山,枥树,果皮入药,水坎卦位中一脱扈山,植楮草,草梗入药,水坎卦位中一金星山,天婴草,芯入药。水坎卦位中一吴林山,多兰草,籽入药。水坎卦位中一牛首山,鬼草,取汁入药...”哲懿没完没了地念着,袭人在飞快地识别着图集,看得出神。

“袭人,这个东西你认识吗?”哲懿扯着图案,揪着要袭人看清楚。

“知道的知道的,仙人,这是祝余草,袭人的近亲。”她连连点头道。

“嗯,现在是什么时辰!”哲懿问道。

“离子时还尚早!”七夜的声音又飘荡在脑海,他知道哲懿要炼制什么,但是哲懿自来东海蓬莱岛,他并不知道每天的时辰。

“你带上喜阳,奢月和倩影去帮我找来这几种药材,刚才我念到的,要赶在子时前回来,晚了时间也没用了,这玩意挑剔。”哲懿连连道,袭人点了点头,转身要走。

“把木精灵也带上,历练历练它!”袭人回头,木精灵从哲懿掌心跳落,蹦跶着跳上袭人的身上,出了门。

袭人几乎用不到一会功夫的便回来了,满满的一筐草药,哲懿要求的东西。

其中一棵在闪烁着淡蓝光芒,袭人告诉哲懿,这就是祝余草。

接下来就是猛操作的时候了,守着子时的到来,当哲懿一股脑把草料都塞到丹炉中,就连一窍不通的袭人都皱起了眉头。

火精灵在炉下发挥它的作用,水精灵在朝着丹鼎吐着气息,源源不断地吸收着哲懿的罡气,转化为水属性气息,收入炉中。

折腾了半天,就是没有动静,哲懿收了水火精灵,期待地打开丹鼎,令他这辈子都难忘的是,第一次尝试炼丹,此刻丹鼎之中是一滩其味难闻的液体,更不用说有圆形状的东西存在。

此后,他终日伏在案头恶补着这炼丹集,要发奋地把每一条山脉,所需要的药材铭记于心,时不时穿梭在山岭间,无数次尝试,至今没有成功地练出一颗上界金丹,勉强地收获一颗中界的品质。

哲懿也突然才明白师傅煞费了多少苦心,用了多少心血将那满满的上界品质金丹,毫无保留地交给了自己。

此外,闲着无聊的一天,哲懿注意到那一只青鸾雏鸟。

袭人突然提及,雏鸟已经长壮了个子,关不住笼了,在疯狂低啄着笼木,一见众人,便啐起冰渣,冻结着地面穿出无数冰刺出来,差一点要伤到袭人。

袭人见越发折腾凶,便吹响了小人菌人赠的小笛,它立刻表现得畏惧,压着身,卷缩在笼角落,再没了气势。

哲懿有点不痛快,感觉剥取它的自由,嘱咐袭人照顾好它伤势,痊愈的时候放了它,便不惦记在心。

让哲懿惦记的是,每天领着祖状,众山精地怪相聚在木屋前,歌吟着超度世间,哪只这一只渐渐长大的青鸾鸟,也变得灵气,开始对袭人表现出和善的态度来,只要哲懿出现的时候,青鸾鸟就会一直揪着人,仿佛看不够。

这一日,袭人打开了笼门,惦记着哲懿的吩咐,等它伤势痊愈的时候放归大自然,便见着青鸾鸟信步走出木笼来,始终是骄傲的态度,先瞪了袭人一眼,踩着猫步,安静地走到门边,往里面探头。

它在好奇地往屋里探视,找着什么,便见着哲懿背对着自己,埋在案头上的书籍,却也是不吵不闹,悄悄地走过去,要看哲懿在折腾什么。

“袭人。”哲懿突然喊道,将头扭了过来,不偏不倚地对上了这只青鸾鸟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