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漫山烟火

黑垩山,封禁祭坛所在之地的外围,姬武悄然无息,将一罐罐竹筒埋下,偶尔遇到邪兽统领,看到姬武伪装的邪魔外形,也不敢过问,反而尽量远离。

不得不说,邪渊中等级森严,邪魔一族对邪兽的生杀予夺,可谓是刻在了骨子里。

将外围之地圈了几圈,已经夜深,大量邪兽隐藏在各自的栖息地,收敛了气息,就是邪魔一族,要么盘坐在封禁祭坛四周,要么干脆回了邪渊。

姬武隐藏在暗中,目光飘忽,不敢在任何一个邪魔身上停留,但已经将封禁祭坛四周的情况看了个通透。

“二十四尊邪魔坐镇祭坛,还有其他邪魔散落在外,想要硬闯是不可能的。”

皱了皱眉头,姬武退了出去。

想要靠近祭坛,还得将这些邪魔尽量调开才行。

至于怎么调,还得弄出些小动静。

很快,姬武顺着傀儡剑印的感应,在黑垩山后方远离封禁祭坛的一座山谷,找到了傀儡小兽统领,此时,这山谷中,已经聚集了十六头小兽,都是他之前一路上暗中下了傀儡剑印的邪兽统领。

这些邪兽统领,大多数都是头角峥嵘之辈,形态各异,有像麒麟的,有像蛟龙的,还有其他各种在姬武印象中,能够和一些那个世界神话传说中相像的,只要看得顺眼,才有被他下傀儡剑印的价值。

姬武看的,是眼缘。

看到姬武,邪兽们神色都很不安,有的甚至眼眸猩红,可随着姬武一眼扫过来,一个个顿时浑身颤抖,额头显化的傀儡剑印,直接镇压了所有蠢蠢欲动的兽心。

“都是统领,那就好办了,你们分开行动,将这些竹筒在黑垩山各个方向引爆,最好找几头送死的邪兽来操作,别把自己弄死了,我需要你们将邪魔一族尽量引走。”

对于这些邪兽统领,姬武没有啰嗦,直接分发装满了骨粉的竹筒。

“记住,找邪煞之气尽量浓郁的地方,扔进去,用火或雷爆开,你们自己要及时撤离,要不然别烧死炸死了,可怨不得我!”

邪兽统领们纷纷领了竹筒,随即四散离去。

黑垩山很大,邪气浓郁的地方更是不少,姬武任由它们发挥,悄悄潜了回去。

封禁祭坛四周,邪煞之气最为浓郁,此时姬武周身缭绕着邪煞之气,几乎和四周的环境融为一体。

在静静的等待中,终于,半个多小时后,突然,远处的山峦轰得一声巨响,随即火光冲天,姬武扭头看去,哪怕隔着老远,也能看到火光在不断扩散。

以蕴含邪煞之气的邪兽兽骨制作的骨头磷粉,成了点燃邪煞之气的引子,就像是一颗小火苗扔进了干柴堆中。

“怎么回事?”

爆炸声刚响起,就惊动了盘坐在祭坛四周的邪魔一族,数十尊邪魔起身,齐齐看向火光所在的方向。

姬武从小兽统领那里学到了邪魔古语,甚至知道这些邪魔来自卡萨族,不过姬武压根不打算跟这些邪魔正面打交道,之前备用的邪魔身份,都没用上“你们三个,去看看!”

突然的火光,让盘坐在祭坛中央的一尊老邪魔心惊肉跳,随意点了三人,吩咐道。

这里的邪煞之气形成邪雾遮掩的黑垩山,火这东西,怎么可能出现?

可没等那三个邪魔动身,突然,又传来了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在黑垩山另外一角,同样的轰鸣,同样的火光燃烧而起。

像是听到了信号一般,随即,此起彼伏,十多个地方轰鸣不绝,转眼间,黑垩山的后半段,到处都是火光冲天。

这一刻,哪怕再没有脑子的,也知道这不正常了。

“该死,有敌人从后山入侵,调集邪兽,杀无赦!”老邪魔腾空,发出愤怒的吼声。

之前邪兽败退回来,都没有让邪魔一族如何,不过是蛮族和人族联手,区区几万人,只要邪兽蜕变完成,那不过是拦路的小石子而已。

但现在,黑垩山火光冲天,彻底惹怒了这老邪魔。

身为这次黑垩山坐镇的主事邪魔,老邪魔地位尊崇,肩负将这里的邪渊出口彻底稳固,能让邪渊中比天境更强大的邪魔出来的任务。

可没想到,他们邪魔躲藏在黑垩山,驱使邪兽肆虐蛮荒,自己的大本营反而被人祸害了,这怎么能忍。

当即,十多尊邪魔腾空而起,朝着那些火光冲天的地方而去。

愤怒的邪魔们都在盯着黑垩山后面冲天的火光,丝毫没有留意到,一道人影,已经顺着邪煞之气悄然腾空,隐藏在百米高空上,浓郁的邪雾之中。

目光扫了一眼下方朦胧的祭坛和不远处冲天的邪光,姬武冷漠地开启古戒。

封禁祭坛仍然有十多尊邪魔守护,更有一个老邪魔,这时候冲进去,也还是送死的行为,既然如此,那就让邪魔们试试,什么叫做轰炸。

古戒开启,几乎装满了整个古戒的竹筒倾泻而出。

这些竹筒只是刚落下,下面的邪魔就已经察觉,一个个抬头,随即露出一丝狐疑,邪雾之上,竟然站着一个从未见过的邪魔。

“卡萨族在渣渣,受死吧!伟大的迪卡!”

口中喷出愤怒的邪魔古语,随着漫天的竹筒落下,在那些邪魔狐疑的瞬间,姬武左手一扬,一道雷暴箭直接射向祭坛中央的老邪魔。

老邪魔满是褶子的脸皮陡然发青,随手甩飞了那雷暴箭,怒吼道,“迪卡族?你敢来坏事?”

神什么的迪卡族,姬武不过是为了分散这些邪魔的注意力而已,果然,随着一个个邪魔被转移了注意力,姬武洒下的竹筒,纷纷落下,那些邪魔甚至随手挥动,破坏了大量的竹筒,大量的骨粉挥洒出来。

“不好……”愤怒的老邪魔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

但,又是数道雷暴箭已经射了过来,直接临空炸开。

“轰……”

海量的竹筒爆炸开来,如同鞭炮齐鸣,连绵不绝,几乎被竹筒淹没的封禁祭坛乃至不远处的邪渊出口,直接被绿油油的火焰覆盖,更有无数还来不及燃烧的骨粉,随着气浪朝着四周翻滚。

无数的邪煞之气,在爆炸的气浪中直接被点燃,随即,在轰鸣声中,迅速朝着整个黑垩山蔓延。

漫山烟火,璀璨绚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