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突破

巨蛇再次袭来。

王佐刚想移动,胸口却传来钻心的疼痛。

在方才巨大的冲击下,肋骨已是断了几根,要再次躲开巨蛇的攻击是不可能了。

王佐抬起右手,掐出一个甲字诀。

风雪骤停。

王佐周围百尺,气温仿佛要将人凝固。

王佐伸手一指,一个“冰”字咒印出现在巨蛇被冰封的右眼。

“轰”的一声。巨蛇的那只眼睛被炸的粉碎。只留下一个鲜红的大窟窿,蛇血从中喷涌而出。

正是王佐改进过的的二阶法术[冰之咒印]。

冰雪不只会追踪目标,还会像定时炸弹一样爆炸。

巨蛇显然是没想到王佐还有这样的阴招,步伐也出现了停顿。

王佐抓住这个机会,却没有使用阵法逃脱。因为对于这样体型的巨蛇来说,短距离的传送是起不到根本性的作用的。

王佐抬起手中的那半截枯枝,那沾满鲜血的双手抚过剑身。

星辰乍亮,月如银盘。

所有的光芒都在顷刻间朝着王佐手中的那柄断剑凝聚。

这是他从未使用过的招数,也是他仅有的底牌——断剑式。

那柄断剑从王佐的手中飞刺而出。

无数英魂在虚空中显现。

执剑的不再是王佐,而是剑道,是万世之剑修。

这一剑,贯穿了那巨大的蛇头。但却不足以致命,巨蛇疯狂的挣扎着,抵抗着体内肆虐剑气的侵蚀。

巨蛇蜷缩在一座山峰之上,山峰还没撑过一秒就被卷碎。

王佐忍不住剧烈地咳嗽了起来,他的肺中已经吸入了毒雾。

而那遍地的牵牛花,也因为已经吸干了血肉,正在枯萎。

王佐摇摇晃晃地支撑着自己,终于站起身来。他能感受到自己的生命正在流逝。他当然不甘心就这样死去。

可面对从未面临过的强大敌人,他只能放手一搏,博得一线生机!

那轮金色的阵法再次显现。

可这次,王佐却是不逃不避,径直传送到了巨大的蛇头之上。

无数的牵牛花藤蔓从王佐的身体中蜿蜒而出,如同扎根一般钻入蛇头右眼和眉心的两处巨大伤口。

巨蛇在挣扎,疯狂地摇着头颅,想将王佐从头上甩下去。

王佐紧咬牙关,发出无声的嘶吼。巨大的让他难以接受的灵力从牵牛花的藤蔓向他的身体传来。

他的肌肤被撕碎,蔓延的裂纹一直延伸到他肌肉的深处。那痛苦就像是将全身所有的神经齐根斩断。痛的能让人麻痹,却又让人清醒。

王佐只能拼命的护住自己的内脏,任由巨蛇如何挣扎,也不敢松手半分。

“可恶的人类!”巨蛇愤怒地吼叫着。越来越多的火焰吐息和毒雾喷涌而出。

王佐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眼看着就要支撑不住。

一柄工朴精绝之剑,上面篆刻着“君子”二字,穿过山岚,带着浩瀚的威势刺入巨大的蛇身当中。

无数儒家经典中的文字活灵活现,如同雨点般猛烈的撞击在巨蛇之上。

巨蛇发出不甘和绝望的哀嚎。

它本以为自己将要摆脱王佐的钳制,却没想到汴京城的援兵终于赶到。

和太子殿下一同前来的还有涂知礼、唐宗肃、贾大富。除了唐宗肃以外,其余两位皆是三大家族的家主。

加上荀夫子,四人皆是七阶修士。对付一只重伤的7阶妖兽根本就不在话下。

在这四位高手的攻击下,巨蛇根本无法反抗,只能任由牵牛花逐渐爬满全身。

漫天星光大盛。

有的星光汇聚成线,自夜空垂落,又尽归于王佐的额间。

“竟是突破了!”荀夫子抚须看着空中的王佐。“想不到面对一只修为比他高两阶的蛇妖,他竟然能够坚持到如此程度。真是后生可畏啊!”

“呵!”唐宗肃却是冷哼一声!“不过是区区六阶,我唐家三少两年前便已达到!”

涂知礼倒是淡然,只是皱眉望着天空。

“只是不知,这娃儿能引几束星光,若是三束,便已是天纵之才。”贾家家主贾大富说道。

一束、两束、三束……

三束,便已经能成三转之圣体。唐吉当年便是三转之圣体。

如此,已是绝世天资。

然而,这并不是王佐的终点。

四、五、六、七束!

祈国的历史记载中,从未有如此天才!

八束!九束!十束!

十束已是满数。即便是在祈国的史书上,也不曾记过这般存在!

十转之圣体!

已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资!

但星光仍未停止汇聚。

倒是那闪耀的群星,几乎将整片夜空渲染得如同白昼般明亮。

无数破碎的星光如同尘埃一般落下。如同静谧夜空飘荡的星光之雨,撒在汴京城以及城郊的每一处地方。

王佐周围的4位强者以及坐在鸟背上的祈若只感觉胸口激荡。体内的灵力如同沸腾,一点点生长摇摆,活跃得不似平常。

他们离王佐最近,受到的星光波及也最多。

而此刻,即便是作为7阶高手,他们也能感觉到体内的灵力汹涌澎湃。修为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

整座汴京城也是亦然。

无数的星光粉尘落在汴京城的每一片土地。

有些修士仍在睡梦之中,却也被眼前的场景惊醒。

他们连忙打坐修炼,将这些充满灵韵的星尘揽入怀中,生怕错过了每一丝灵气。

汴京城中甚至有人为了抢夺星尘,而斗起殴来。

所有人都在想着,把握这次机会,醉心于修炼。却没有人注意到,另外两根隐约不可见的星光也汇聚呈线,落在王佐的指尖……

王佐大战巨蛇的故事传得沸沸扬扬,收获十转圣体更是人尽皆知。

而那一夜的星尘,更是让无数修士受益。

至于发生在运河旁的小小事故,倒显得不是那么引人注意了。

事发的地点本来是去年已经开凿好的运河。兵部也派遣了一部分士兵驻守在那里。并且命令他们一定要保证河道的畅通。

谁知因为水流的冲刷,竟然冲破了一处蛇穴。蛇穴中居住着千余只赤练蛇妖,为首的便是那只七阶巨蛇。

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赤练蛇妖疯狂袭击官兵,而官兵却又死守不退。毕竟违抗皇命是死,拼死守卫也是死,还不如留个好名声。

至于那条居住在徐良山下的巨蛇。本来也是刚刚蜕皮突破到7阶。正处于虚弱的时候。却没想到在此时被人类打扰,这才怒火冲天。

它若是知道自己面对的这一个区区的五阶王佐修士如此强势,说什么也要在蛇洞里面苟到蜕皮留下的伤势恢复。

王佐并不知道这些事情的前因后果。他突破境界之后,便已支撑不住,昏死过去。

这也怪不得他。毕竟是跨越了两个境界。打斗起来耗神耗力。

王佐在宫中修养许久。除了祈若时常过来陪他饮酒解闷以外,倒也少有其他人往来。

而今日,却是来了一位不速之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