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路还很长

“你和阿锋,倒还真有几分相似。不过,你背负仇恨,将来恐有心魔。”封不平摇了摇头。

王佐沉默半晌,道:“你说的阿锋,便是那先机榜上的林锋吧?”

王佐倚剑而立。

“因为你的纵容,才有了今日的千门之约。你不愿意教我,不过是因为心中惧怕。你害怕再出一个林锋。若说我有心魔,恐怕林锋才是你的心魔吧?”

王佐明明神色如常,封不平却听出了威胁的意味。

的确,若不是因为他的纵容,祈国也不会和诸多宗门结仇。以至于祈楚不得不立下千门之约以化解仇恨。

可是,封不平望着眼前的王佐,他的身上全是当年林锋的影子。

俩人同样都是为仇恨而生,同样都有强大的坚忍和毅力。

这样的人,一旦入魔,必定是一大祸害。

封不平已经为当初的纵容付出了代价。被自己最上心的弟子断去一臂,也因此剑心大损,从此修为难以再进分毫。

他实在不想像当初一样,培养出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来。

可是,所谓的千门之约九死一生。又是因自己而生,他若全然不助,袖手旁观,心里也实在过意不去。

一眼瞧去,王佐依旧固执的站在前方,眼神坚定。

两人就这么站着,像是在对峙。

良久,封不平又是一声叹息。“罢了罢了,这千门之约,总要有人去收尾。你若要学,那便答应我一个条件!”

“但说无妨。”

“若是遇到了他,便不择手段杀了他!”封不平的声音里有恨,却也有悲。

王佐拱手,道:“如此恶人,人人得儿诛之!”

封不平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说道:“瞧好了!”

封不平衣袍鼓动,轩辕剑再次出鞘。

于此同时,两个同封不平一般身形的透明人影一左一右,出现在封不平的身前。

王佐作为剑客,一眼便瞧出其中的端倪。

剑气之上是剑意,剑意之上是剑势。至于剑势之上是什么,王佐并不知晓。典籍史书上也没有记载。

若是无人明示,便如同摸黑过河,湿了鞋袜不说,还白费了好多功夫。

而如今,封不平将他毕生所学的剑道展示出来,王佐便会少走不少弯路。

剑出随影,如影随形。这便是剑魂。

剑魂随剑而生,剑去不灭。剑魂若不灭,则剑必锋锐无当!

与此同时,封不平高举手中的轩辕剑。

两道剑魂亦随他而动,做出同样的动作。

一条剑道长河,自剑下展开。

长河之初,是一个青年在山间练剑,练的是最基础的剑招、剑法。随后,便是青年在站在瀑布之下凝练剑气。而后剑气生,青年已经是壮年。壮年来到海边,在此观沧澜以悟剑。随后剑意生,壮年已入中年。中年有了妻儿,住在河畔的小茅屋,而后便是战争,中年亲眼见证妻儿在火中惨死,狂风将灰飞湮灭。中年悟剑,抬手便是风起燎原,这便是剑势生。中年已入老年。老人在外面捡到一个孩子,带回去悉心培养,以毕生所学相授。而后又经二十年,老终于人剑合一,手中的剑便已有了魂魄。这便是剑魂。

这一剑,终于落下。

一剑,便是一生。

明明没有剑气外泄,这偌大的承乾宫却是对半劈开,在王佐的身后,留下三道同样深浅的百里剑痕。

与此同时,远在北洲的末日之森。一名青年男子正在持剑战斗。连续数剑落如狂风,青年便斩杀了十阶圣兽麒麟。

麒麟刚刚倒地,他手中的剑便铮鸣不止。

青年抬头看向东方,目光深邃悠远。

“师父,终于收徒了么。”青年细细擦去剑上的鲜血,露出“龙泉”二字。

这便是剑榜第一的——龙泉剑。

王佐沉迷于封不平这凝聚了毕生所学的一剑,乘着残留的剑意,王佐原地便打坐起来。

封不平就这么站在一旁等着他,时而望向远方。面色苍白,神色悲怆。像是想起了什么悠远的回忆。

王佐整整坐了三天三夜,剑道先贤的虚影在他身旁游动。王佐时而舞剑,时而痴狂,时而念念有词,完全沉浸在剑道的世界当中。

封不平则在一旁为其护法。期间有太监送来饮食,封不平却也丝毫未动。

祈若也来了一趟,留下了一坛酒,便离开了。

封不平就这么站了三天三夜,一直到王佐终于有了醒来的迹象,他才离去。

他沿着青石子路,一直走到尽头,又回头看了一眼王佐,眼中满是落寞。

“只希望你,不要重蹈他的覆辙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