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法师之死

“数千年前,神圣光辉曾莅临这片土地,在这里建立了许许多多的教堂,也派下了很多神使。光辉的力量在人间蔓延,那时是人类文明的顶峰。

盛极必衰,这是自古以来的定律。人类想要依靠神迹,必须要付出代价才可以,或者说这一切都是有目的地。神圣光辉一直在寻找一个人,或者一只魔。”

不知为何法师这番话,让刻琉斯想起了莉卡。

“直到神圣光辉与魔族开战,也没找到。之后神圣光辉势力衰弱,他们回到神界后便隐去了踪迹。”

“那他们到底在找谁?”刻琉斯问。

“伟大的神之母、堕落的神之母,她有好多名讳,不过最出名的属‘恶魔始祖’,世界刚诞生的时候,神之母就在了。

神之母无忧无虑地在神界生活着,她所到之处花开遍野,连风都会被她俘获,她不用精通,所有魔法都是从她身上诞生的。她改变着世界,有一天,神诞生了!神诞生了子嗣,日益壮大起来,神界开始变得吵闹。她开始好奇下界的模样,终于有一天她避开众神的耳目,消失在了云端。

她消失后,神界开始变得脆弱,神力逐渐衰退。神圣光辉为了找回失去的力量,踏上了寻找神之母的旅程。于是便有了我先前讲得那一段。”

刻琉斯认真点了下头,但他依然摸不着头脑。

“神之母在人界,于是人界英雄辈出。不久也诞生了拥有神力的人,且称之为人吧。那些人为其他人所不容,视他们为异类,将他们驱逐,神之母也在其中。他们无法去往神界,也无法在人界逗留,于是,地界成了他们新的家园。”

“恶魔们!”刻琉斯紧张地说着,他终于意识到法师说的那些人是谁了,“神话故事中的恶魔,可惜都是虚构的。”

“不,不完全是。”说着法师举起双手,覆在凹陷的眼窝上,随后法师将枯槁的双手拿下,两颗金灿灿的眼球赫然出现在他眼窝中。两颗动物的眼球,它们的瞳孔在阳光的刺激下急剧收缩,最后变成细细的一条缝。多数的眼白暴露在空气中,上面布满了血丝,这一幕恶心到了刻琉斯,他差点没有把早饭呕出来。

“有些恶魔是真实存在的,”法师的新眼球滴溜溜地转来转去,“包括我,包括黑塔里的那个。”“恶魔?父王曾隐晦地提示过我,黑塔的那个。怎么你也是?”刻琉斯无比震惊,愤怒和恐惧慢慢爬上了他的脸扉。李崔站在法师身后,并没有表现过多的惊讶,看来他早就猜到了,毕竟跟在法师身边十多年了。

“这下你让我怎么对你?”刻琉斯阴沉着脸,说到,“尊敬的法师大人竟然是恶魔!我的臣民们根本不会接受,你将会收到前所未有的惩罚。”

“恐怕不会有这个荣幸了,我将回归神之母的怀抱。”法师眼中流出了久违的泪水,“殿下,我希望您记得一点,恶魔曾经也是人类。我得回家了。”说完,法师的指尖扬起金色的粉末,徐徐升上天空。

李崔收拾好法师的衣物,“你知道法师的双眼是怎么瞎的吗?”刻琉斯问他。李崔的身体抖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我只知道法师大人是好人!”李崔留下这么一句,之后便退出了房间。“好人?”刻琉斯冷哼了一声,“是好人就会在一切发生之前就阻止它!”

恶魔可不能有葬礼,李崔收拾法师的遗物时突然想起。然后豆大的泪珠从他脸上滚落,“是恶魔又怎样,您可是坎贝尔王国最伟大的法师啊!”李崔小声嘟囔,用手背擦去不争气的眼泪。

法师的葬礼简朴又隆重,以米塞尔为首各路高官们再次聚集,刻琉斯也在,只不过没有待太长时间。法师的棺椁紧紧关闭,他们见不到他的尸体,棺椁内只有衣物和一些零碎的物品。短短的时间要处理两场葬礼,这让刻琉斯身心俱疲,他拖着身子回到了房间内,身体只想挨着软乎乎的大床。

“看来你需要一个新的法师了。”如魔咒般的声音钻进了刻琉斯的耳朵,他摸出枕头底下的古籍狠狠甩了出去。莉卡轻松接下了古籍,匆匆看了几眼后极其厌弃地丢在地上,“放心,这里的乐趣被我享用完了,不会再打扰你了。”刻琉斯埋在被子里脸刚刚抬起,可惜莉卡早就消失了。

莉卡走后刻琉斯疲倦地翻身,眼泪顺着他紧闭的双眼流出,半夜,刻琉斯带着悔恨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