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与魔同行

克莱恩消失后,真正的恐惧才正式降临。泰勒一直在等待,现在时机已熟。

鬼影森林躁动不安,地龙们挣脱缰绳四处冲撞,克林兄弟则四处追赶,他们都离泰勒越来越远。无声的黑暗淹没了森林,将泰勒剥离出来,他身上散发微弱的光芒。

但被对面更亮的东西淹没了,莉卡穿着坎贝尔最时髦的装束,走向泰勒。巨大的裙撑太过臃肿,于是莉卡将它脱了下来,黑白相间的裙子上点缀着些玫瑰花,十分精致她喜欢极了。坎贝尔年轻的妇女们总是喜欢盘发,露出白皙的脖颈宛如天鹅,莉卡也学着她们的样子盘起长发。

泰勒笑不动了,他体内的某种东西似乎想要破体而出,不待莉卡多言他的膝盖已然弯曲。以极其可笑的姿态跪倒在莉卡脚边,抵抗毫无意义,这么多年泰勒还是无法摆脱宿命。

莉卡弯下腰去,捏起泰勒胡子拉碴的下巴,满脸嫌弃,“唉,这么多年我还以为你会变强一点,可惜了这一副好皮囊。”泰勒试图拍掉莉卡的手,可他发现原本强壮的手臂现在根本使不上力气。

“你是来杀我的吧!”泰勒扬起脸,目光如炬,似乎死亡的恐惧并不能将其打败。莉卡摆摆手,周围的黑暗散去,鬼影森林再次出现在泰勒眼前,“我对你没兴趣。”莉卡看了一眼旁边的箱子,里面传出微弱的鼾声。

“殿下这两天一直待在书房里吧?”米塞尔问道。赛恩点点头,他这几天一直往书房送餐,刻琉斯连头都不抬一下。

等待批阅的奏章堆成了山,将刻琉斯埋在其中,他必须在加冕之前处理完所有的事务,不能假手于人。他的脸略显憔悴,虽然年轻却已有了国王的风范,也许不久之后会有人给他带来一些好消息。可事实并不像想象的那样美好,克莱恩的狼狈归来让刻琉斯最后一丝希望都破灭了。连番打击接踵而至,刻琉斯故作镇定,他吩咐下去明日就要进行加冕。

时间刻不容缓,前不久桑斯特的使臣们来访,还是之前的那些人们,那位老者看上去极其恭敬。他们净扯些有的没的,让刻琉斯心生厌烦,当晚偷听到的话又出现在他耳边。他们太着急了,刻琉斯心想,艾米娅公主迟迟不肯露面,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刻琉斯承诺几句,极其敷衍地打发他们离开,即使使臣们再怎么不满也不敢届时表现出来。处理完所有事务之后,刻琉斯感觉身心舒畅,连克莱恩带来的坏消息都变得不那么坏了,他用剪刀剪下赛恩端上来的羊腿肉,缓慢地放进嘴里,外皮烤的焦黄酥脆内里则鲜美多汁,咀嚼起来唇齿留香,刻琉斯安静享受着美味的烤羊腿。

李崔站在旁边连头都不敢抬,烤羊腿的香味早就弥漫在房间里了,犹如洪水猛兽般钻进李崔的鼻子。

李崔咽唾沫的声音被刻琉斯发现了,后者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过来和我一起吃吧!”李崔吓得后退一步,刻琉斯再次发出命令,他只好遵从。饥饿正促使李崔大快朵颐,烤羊腿很快被消灭殆尽,肥美的汁水流过他的下巴,李崔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刻琉斯。刻琉斯则面带笑意,召来赛恩又上了一份烤羊腿。刻琉斯惊奇地发现李崔身上有他弟弟的影子。

克莱恩失魂落魄地走出藏书塔,正巧碰上了来送烤羊腿的赛恩,说起来赛恩还是他的远方表弟呢!他们稍微聊了几句,彼此心照不宣。赛恩家散尽家财才换来贴身侍卫的职位,而克莱恩只凭借自身的武艺和勇气就当上了亲卫队的队长,说实在,不嫉妒是假的,赛恩恨透了克莱恩。看着他失魂落魄的样子,赛恩暗自窃喜转而又有点失落,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克林兄弟好不容易找回走失的地龙,把地龙安稳地栓回车上时,才发现车上多了一个人,泰勒示意不要多问,克林兄弟这才住了嘴只管驾车。

箱子打开时塔吉奥睡得正香,泰勒解开绳子用脚踢醒他,塔吉奥捂着身上的淤青怨毒地看着他。不过很快,塔吉奥怨毒的眼神消失了,只剩下惊慌失措。莉卡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眼前,影子般阴魂不散。

塔吉奥向泰勒求助,而泰勒则是一脸无奈,他用眼神示意自己也是被威胁的。莉卡笑眯眯的盯着塔吉奥,尽管后者害怕到蜷缩。三个人的世界总是会陷入令人尴尬的窒息状态,塔吉奥深深体会到了这一点。

三人无话可说,塔吉奥终于意识到,可能是自己一手造成今天这个局面的,不禁深感懊悔。可惜后悔没用,恶魔已经找上了门。

走出鬼影森林后,他们又到了一片碎石滩,大小石块堆砌在轮子下面,颠簸到地龙车都快要散架了。恐怕只有莉卡还是有说有笑的了,泰勒强壮的身躯居然也抵挡不住,这似乎给了塔吉奥一丝安慰。

车轮卡在了巨石裂开的缝隙里面,一动不动,莉卡跳下地龙车呼吸着新鲜空气,“她跟我们一起走吗?”塔吉奥终于忍不住问道,他和泰勒一同下车,故意离得莉卡远远儿的。“恐怕我们得待上一段时间了,她到底怎么你了?值得你这样害怕?”泰勒露出了莉卡同款微笑,这着实吓了塔吉奥一跳,他决心闭口不谈。

克林兄弟检查完地龙车的受损情况,得出一个令人十分不悦的结论,地龙车现在的情况恐怕不能再继续前进了。

这令本想继续地龙车之行的塔吉奥大失所望,“那能骑地龙吗?”塔吉奥有些期待地问,克林兄弟默契地摇头,塔吉奥失望至极。“他们宝贝着呢!平时都是精肉美酒伺候着。克林兄弟可不会再让它们受苦了。”泰勒解释道,“得了,看来今晚我们得在这儿待一晚了。”碎石滩旁边就是大海,海上升起浓雾,模糊了与天空的界限。这里荒无人烟,陆地上唯一的生物就是石头底下的蠕虫,塔吉奥更加不安了。

他抬头看见莉卡在赤脚玩水,看上去只是个完全无害的小女孩,莉卡感觉到塔吉奥的视线,抬头迎了上去。塔吉奥承认,看到她脸的一瞬间还会脸红,但不像之前那样激动。

莉卡标志性的笑容展现在脸上,美丽如常,塔吉奥却只感觉惊悚恐怖。黄昏已过,塔吉奥的肚子已经开始打鼓,泰勒脱了衣服准备下水摸鱼,塔吉奥紧随其后,手里拿着一个从车上翻找出来的木桶。

饥饿促使其劳动。塔吉奥挽起袖子和裤脚踏入了水中,伴着微弱的月光他们四处搜寻,一条银灰色的小鱼搁浅在石头堆砌成的囚笼里。塔吉奥轻松捡起,投入木桶,泰勒追求更有难度的狩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