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祭品的不同待遇

塔吉奥的瞳孔紧缩,噩梦挥之不散。他决心不再吃任何这里的食物,以免陷入噩梦。强烈的阳光肆意挥洒在他头顶,灼烧着他的眼睛。塔吉奥反应过来,这绝对不是小黑屋,他强迫自己睁开眼打量四周。

周围是用白花花的鱼骨制成的囚笼,面积很小刚刚放得下他和莉卡两人,此时的莉卡披头散发靠在他身上呼呼大睡,“这人可真能睡啊!”塔吉奥心想。他们被囚在高处,想逃也逃不掉。

各种鸟兽盘旋于头顶,还不时慷慨地洒下肥料。塔吉奥幸运的得到了一两坨,再埋怨也没有用,周围来往的渔民根本不会搭理他,他们行色匆匆,兴高采烈。

“喂,这里太热了,能不能给我们把伞?”塔吉奥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求助,只可惜大人们没一个理睬。

几个赤身裸体的孩童倒是好奇地围了过来,他们瞪大了眼睛齐刷刷地打量塔吉奥他们,塔吉奥也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大眼瞪小眼,谁也没觉得尴尬。

“你一个祭品哪来这么多要求!”其中最大的一个孩子开口说话了,尽管不是什么好话,但这是一个好的开端,“什么祭品?”塔吉奥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问道。“傻瓜,连祭品都不知道,还以为你是个受过教育的人呢!”那孩子摆出一副沾沾自喜的模样,塔吉奥勉强自己挤出笑容,满脸期待地催促他讲下去,“好吧!看在你这么好学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塔吉奥的奉承对那孩子很受用,“祭品就是……额……海神大人的食物?对,可以这么说,你们是海神大人的食物!”

虽然是坐着的,但塔吉奥还是双腿打颤。孩子们被大人驱散,又没有人肯听他的哀怨了。他知道祭品的意思,曾经在王宫几乎一年举办一次祭祀仪式,最初还算新鲜,之后就见怪不怪了。拿活人当祭品塔吉奥还是第一次听说,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莉卡翻了个身脑袋撞到围栏这才清醒过来,她看了看塔吉奥又看了看太阳决定继续睡觉,“莉卡醒醒!别睡了我们快要死了!”塔吉奥毫不留情地将她晃醒。

在黑暗中待久了,莉卡对阳光适应的有点缓慢,只能通过睡眠来补充体力,比起阳光她更习惯待在黑暗中。塔吉奥亲手将莉卡放出,对这一点再清楚不过,可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们很快就要死了。

莉卡终于清醒过来,但还是没有削减塔吉奥殿担忧,他们被困在鱼骨搭建的高台上,坐以待毙。午后的阳光过于强烈,塔吉奥想不通,明明已经快到深秋了,太阳为什么还这样毒辣。额头上的汗珠越来越大,有的已经顺着皮肤流到内衣里去了,又湿又痒十分难受。莉卡倒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即使头顶的太阳照得她眼睛都睁不开。

“泰勒他们呢?”时隔这么长时间塔吉奥终于想起了泰勒,“不会跟我们一样被困在这儿吧!”“他们在那儿,”莉卡朝后一指,“恐怕不会比我们要好!”塔吉奥朝后看去,那里有一排低矮的笼子,关押地龙们的笼子最容易辨认,塔吉奥很快找到了他们。

逼仄的笼子连转身都不可能做到,泰勒高大身躯蜷缩在里面,肩膀已经靠到了笼子顶部,抬头都很吃力。

看到这一幕,塔吉奥顿觉心情舒畅。

克林兄弟和地龙们关在一起,以使地龙的情绪得以安抚,但其实还有另一个原因,渔民们不像浪费一点食物,地龙对他们而言吃的实在太多了,渔民们本着充分利用的原则将克林兄弟也关了进去,对他们来说那些成年人本来就是无关紧要的小角色。“没救了!”塔吉奥发出一连串的哀嚎,“我们马上就要死在这里了!”莉卡扭动身躯,以最舒服的姿势躺在笼子里,不惜将塔吉奥挤到角落。

“也不是马上,最起码还有一个缓冲的时间,”莉卡突然开口,“海里才是最恐怖的。”莉卡说恐怖那就一定很恐怖,塔吉奥对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有点自豪。“他们说要把我们献给海神,那现在是几个意思?要把我们晒成干送给海神做下酒菜吗?”莉卡不理会他的调侃继续说到,“他们在等时机。瞧,他们等到了。”

一条肉嘟嘟的粉色蠕虫不知何时爬到了笼子边缘,塔吉奥发现它在用退化的眼睛打量他们,口器隐藏在胖脸之中,面部好似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

它在笼子里探来探去,好像对莉卡格外亲昵,它又肥又肉的躯体缠绕在莉卡伸出的手指上,伸出隐藏的口器舔舐她的皮肤。那粉丝蠕虫中途停了下来,它抬起完全露出的口器朝塔吉奥无声嘶吼,好像在宣誓主权。

蠕虫口器上的绿色粘液滴滴答答,塔吉奥被这一幕恶心到了,今后恐怕再也不会碰蠕虫这类东西了。

被舔的莉卡面无表情,似乎对恶心蠕虫的这种行为习以为常,她伸出另一只手指了指下面,塔吉奥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蠕虫的肥胖的身躯一直延伸到碎石当中,他想起自己不久之前还无知无畏地睡在碎石滩上,顿感恶心晕厥,差点连带着笼子跌落下去。

蠕虫的数量急剧增多,现在高台之上到处都是,它们从碎石堆爬过来大概是受到了同伴的指引。有几只爬到塔吉奥的脚下,被他一脚给踩碎了。有的蠕虫顺着笼子攀爬,几乎要覆盖起整个笼子,塔吉奥帮忙驱赶莉卡身边的蠕虫防止她被虫子淹没。

高台微微晃动,塔吉奥觉得自己悬空了,几十条肉嘟嘟的蠕虫纠结在一起,形成了数条形似手臂的巨型蠕虫。

它们合力将笼子从高台上举起,跟松鼠检查坚果一样晃动着笼子,塔吉奥摔得七荤八素,莉卡被蠕虫牢牢固定在笼子底部,无法晃动。

虫子们察觉到异样,想要掰开笼子,“原来我才是那个坏坚果!”塔吉奥悲哀地想。怪异的手臂暴力拆开笼子想要扯出塔吉奥,莉卡伸出手死死抓住他,塔吉奥才不至于英年早逝。

莉卡被激怒了,她猩红色的眼睛缓缓合上,黑暗如浓雾般袭来。它在迅速夺取蠕虫们的生命,接触到它的蠕虫,身体会迅速失水变硬发黑,如同冬季干枯的树枝,可以轻易折断。大量的蠕虫死去,纠结而成的手臂怪物也迅速崩塌,他们又重新回到了地面。

塔吉奥惊魂未定,还在品尝命悬一线的滋味,莉卡则默默拍打身上残留的枯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