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佐伊

胖老板眼睛里泛着油光,肥胖的身体微微一侧,塔吉奥看了一眼顿觉不妙。

泰勒、吉姆、吉利全都趴在餐桌上一动不动,胖老板和周围的客人都围了上来,塔吉奥毫无逃脱的可能。

眼看胖老板马上就要抓住塔吉奥的衣襟了,门口一道黑影闪过,一把将塔吉奥从人群中扯出。刚开始塔吉奥还以为是莉卡,结果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个俊美的少年。这俊美少年冷若冰霜,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塔吉奥盯着看了一会儿就只觉心脏掉入了万年冰窟。

少年灰色的眼眸像是蒙上了一层雾,他将塔吉奥救出后就再没看过他一眼,此人也是骄傲至极的,塔吉奥心想。

胖老板一看有人跟他抢生意,立马火冒三丈。拖着肥胖的身躯朝少年奔来,俊美少年从身后的剑鞘里取出两把黑剑,果断架上了胖老板的脖子。黑剑阴气森森,寒光炸裂,胖老板见状立马下跪,脚下的地板都跟着震了震。

“勇者大人,请您饶了我们吧!”胖老板跪在地上痛哭流涕,“我们知道错了,再也不见财起意了请您相信我们!”俊美少年的脸上没有丝毫变化,右手的黑剑依旧架在胖老板脖子上。

见求饶无效,胖老板一抬屁股跑了出去,还没跑出去多远,就和刚从后院出来的老板娘撞了个满怀。“哎呦喂~”胖老板被撞得不轻,屁股卡在断裂的地板之间,动弹不得不断哀嚎。

老板娘看看自己的老公,再看看躲在少年身后的塔吉奥,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老板娘确实比胖老板有气魄,抄起条板凳就朝少年冲了过去,塔吉奥根本没看清少年出没出剑,眨眼间板凳就断成了两截。

老板娘怔怔地呆着,没了脾气,蹲坐在胖老板身边。俊美少年收起黑剑朝泰勒他们走去,“你想干什么?”塔吉奥张开手臂,挡在少年面前。少年灰色的眼眸动了动,冰冷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痕,“让开!”少年一把推开塔吉奥,同时黑剑再次出鞘,“再挡路就杀了你。”剑刃直指他的鼻尖,塔吉奥坐在地上不敢再动一动。

少年从腰际掏出一个墨绿色的小瓶子,打开瓶塞在泰勒鼻底晃了晃,不过一会儿,泰勒便醒转过来。

少年对克林兄弟做了同样的事,他们也很快清醒过来。“这是解药。”少年拿着瓶子同塔吉奥解释。

“那个……能不能先把剑收一下?”塔吉奥强忍住快要哭出来的心情说道,少年救人时忘了把剑先收起,此时已经滑落到塔吉奥两腿之间了。说罢,俊美少年就收回了黑剑,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少年的脸还是冷若冰窖。

塔吉奥欲哭无泪,两腿之间已经有些湿了。吉姆和吉利一看见少年就两眼放光,一左一右揽住了少年,“佐伊,你来接我们了?”吉姆激动地上蹿下跳。塔吉奥瞪大了眼睛,“你们认识?”“当然了,”吉姆骄傲的尾巴都翘上了天,“佐伊可是获得过勇者勋章的,也是泰勒大人的徒弟。”

“别闹了,他们都跑了。”泰勒按了按太阳穴,无奈的说到,旅店之中除了他们已经全跑光了。“我去把他们抓回来。“佐伊说完就要走,泰勒好说歹说才留住了他,佐伊哪里都好只是有点一根筋。

塔吉奥突然想起莉卡还在后院,于是急忙跑了过去,看着满屋的狼藉塔吉奥顿时傻了眼。他转了好久都没有看见莉卡的身影,莉卡彻底不见了,过了很长时间塔吉奥才接受这个事实。

“怎么?还闷闷不乐?小莉卡都走三天了你这跟霜打的茄子一样,”吉利打趣塔吉奥,“脸拉得都跟佐伊一样长了!”塔吉奥坐在地龙背上沉默不语,佐伊坐在他身后高出塔吉奥整整一头,面无表情,看着像一座冰雕。

佐伊无时无刻不散发着寒冷,就算骑在一条地龙上塔吉奥也是离他远远的,生怕也变成佐伊一样的冰块脸。白昼和黑夜来回交替,塔吉奥也不知道走了几天,康庄大道是断不能走了,这几天他们一直在小路上行进。

现在全国都在通缉塔吉奥,但凡有跟塔吉奥一样大的小孩都要在关卡上接受盘查,所以他们不得已只能避开有人的地方。

塔吉奥感觉连累了大家,所以这几天一直不太想说话,一个冰块脸就够了,现在又多了一个臭脸,吉姆感觉上辈子一定是亏欠了什么人,才会让他遇上这两个奇葩。

黑色的土地褪去,猩红色的岩石裸露出来,一座座矿山跳进了塔吉奥的视野,矿山之中藏着一座猩红色的城堡。

克林兄弟看到城堡就两眼放光,佐伊的冰块脸也稍微缓和了些,地龙也加快了步伐。只有塔吉奥一人不明所以,不就是一座城堡吗?干嘛一个个的都这么激动。泰勒将塔吉奥叫到一边表情十分严肃,异瞳在阴影里几乎分辨不出来。

“如果你想继续活着就照我说的做,”泰勒神秘兮兮的说,“这里是猩红领地,我们此行的目的地。”塔吉奥惊讶地点点头,泰勒续到,“通缉犯可没法在我们这儿随意走动,所以,我会给你一个新身份,你愿意吗?”不由得塔吉奥愿不愿意,就算不愿意泰勒也会逼着他答应。于是塔吉奥乖巧地点了点头,他倒要看看泰勒究竟会给他弄个什么身份,总不能是马童什么的吧!

“猩红领地一直是坎贝尔矿产最丰富的地方,什么宝石黄金的这里一应俱全。上一任领主被觊觎者打死之后,领主之位就一直空缺,所以,我想让你当猩红领主!”泰勒故意强调最后一句话,让塔吉奥不知所措。“什么?”塔吉奥刚刚放亮的眼睛又暗淡了下去,“可是我连王子都做不好。”

“跟你是不是王子有什么关系?你只是拥有领主这个头衔而已,其他的交给我们处理。”佐伊突然插嘴道。看样子他们早就知道了,自己才是最蠢,最自作多情的那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