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剑术师

“佐伊是我们这儿有名的剑术师,”吉姆毫不掩饰眼中的骄傲,“他十岁就获得了勇者勋章,要知道想要获得一枚勇者勋章有多困难……”吉姆一直在高谈阔论,喋喋不休。

塔吉奥聚精会神地听着,时不时从嘴里发出一两声赞叹。

吉姆对此很是满足,吉利劝他收敛他也充耳不闻,直到佐伊如鬼魅般出现在他身后。

吉姆被拖走的时候还在不断挣扎,整个大厅就只剩塔吉奥和佐伊两个人了,尴尬的气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他们之间蔓延。

一秒、两秒、三秒……简直就是都秒如年,佐伊坐在塔吉奥的对面,目不斜视。

塔吉奥有意无意地躲避他的目光,连喘气都是一种煎熬,四周都是浓稠的空气。佐伊嘴角微动,打破了这种气氛,“泰勒让我保护你,可我觉得你还不够格。”听完佐伊的话,塔吉奥的心都凉了半截。

气氛陡然发生了变化,一股莫名其妙的紧张气氛弥漫开来。黑剑沉默地趴在桌上,像一条忠犬,“给你三天时间,如果你能接住我三招,我就承认你!”佐伊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灰色的眸子波澜不惊。

塔吉奥怔在原地一动不动,他还沉浸在佐伊带给他的压迫之中,完全忽略了佐伊最后一句话,等到他反应过来时,佐伊早就不见了。

之后,塔吉奥以飞一般的速度,冲进了泰勒的房间,几乎连门都没有敲。

没什么事的时候泰勒总喜欢小睡一下,没有人敢进去打扰他,只有塔吉奥还不甚了解他的习惯。“嘿,别睡了快起来。”塔吉奥疯狂摇晃泰勒的肩膀,“我有大麻烦了!”

城堡中的唯一一棵甜橙树即将接受摧残,苏菲找了一条快要枯死的树枝,切断掰下,然后为甜橙树细心地处理伤口。

泰勒给塔吉奥制作了一柄极其简陋的木剑,甜橙树的树皮还在上面挂着,每扭动一下就会剐蹭着他柔嫩的手掌。

手杖上的黑色皮革可以很好的解决这个问题,取下皮革不是什么难事,如何固定就成了大问题,塔吉奥在这上面浪费了很长时间。

泰勒耐心地等待,但时间不等人,他必须在三天之内教会塔吉奥使剑。

他小瞧了塔吉奥,王子的称呼可不是白叫的,他师承克莱恩,就是那个敢跟泰勒一教高下的亲卫队队长。

木剑在他手里灵活摆弄,很快就掌握了简单的持剑技巧,塔吉奥只需在防守上下功夫,坚持三招就算他赢。

看似是攻击实则是防御,木剑时常上下翻飞,塔吉奥始终保持重心在一条水平线上,任由手里的木剑专攻为守。

泰勒在一旁时而点头时而摇头,这样的剑术对待一般的小毛贼还可以,但是一换上强大的对手就漏洞百出了。

强者一眼就能看穿其弱点,步幅过大,精确度不够,很难一下击中对方的命门,反而会暴露出自己的弱点。

整个下午泰勒都在帮助塔吉奥克服弱点,直到手掌中血泡不止,大汗淋漓。“我是王子,从前是……”塔吉奥心想,他把这几十天的经历全部揉碎,凝结为恨意,灌输在木剑之上。

木剑狠狠劈下,成为劈开空气的利剑,塔吉奥的表情变得越来越狰狞。他不顾疼痛继续挥舞,像发了疯一样劈砍空气。

“只有平静对待你才有可能取胜!”木剑的威力不容小觑,泰勒为夺木剑无辜挨了几下,“现在的你一点胜算都没有。”塔吉奥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面部因为充血而变得通红,脖子上的青筋清晰可见。失去了木剑的塔吉奥再无攻击的意志,疲软的瘫坐在地上,久久不能恢复平静。“找不到感觉之前,你还是别练了。”泰勒将事实告诉他,然后抛下了他。

“毫无胜算,任人宰割吗?”塔吉奥用手捂着眼睛好让哭泣停止,可这样做的效果很差,眼泪混杂着血液流了下来。“无论是王子还是领主,我都在被人保护。真是天生的累赘!”塔吉奥擦干眼泪自嘲道。

“对了,没有剑我可以自己找啊!”泪水再也不能劝退他,塔吉奥想起了在密室里看到的古剑。

这次不用岩鬼带领,他自己就能找到密室的位置。几把古剑整齐地码放在墙边,塔吉奥蹑手蹑脚地过去挑挑拣拣,剑身被厚重的灰尘覆盖,有的地方锈迹斑斑。

他皱了皱眉,这里没有一把剑是他中意的,不是太过笨重就是软绵绵的一碰就碎。塔吉奥彻底放弃了,找不到称手的剑想练也无济于事。三天时间很快过去,比试正式开始,其间泰勒再次尝试教导塔吉奥,可惜进步甚微。莉卡一现身就被吉姆拉去观看比试,猩红堡最大的一块儿比试场被当作他们之间的战场。

双方在战场上站定,塔吉奥两手空空,在比赛之前他什么武器都没准备。

佐伊的双剑背在身后,内里还穿着软甲,稍微有点不公平。他解下背带,黑剑重重地跌落在地上激起一片红尘,接着他脱去外套褪去软甲,坚实的肌肉裸露在外,密密麻麻的伤疤触目惊心。

即使是近身肉搏塔吉奥也不是其对手,塔吉奥握紧了拳头,后槽牙发出咯吱声,他准备奋力一击。

“害怕吗?”塔吉奥怔住了,“快投降吧!”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没来由的,让他产生了退意。

“够了!”塔吉奥大喝一声,“别说了!”众人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佐伊如离弦之箭,朝塔吉奥冲了过来。塔吉奥被一拳锤倒在地,他只感觉到拳风和突如其来的疼痛,然后就是满嘴鲜血,后槽牙彻底碎了,好的一面就是再也不用担心睡觉的时候磨牙了。

出拳的那只手的关节发白,可见用力之深,佐伊张开手掌缓解冲击带来的酸痛。

塔吉奥半张脸埋进了尘土中,擦伤在所难免,他吃力地站起颤抖的双腿勉强能够支撑他上半身。吉姆捂住了眼,不忍心再看下去,差距摆在那里塔吉奥绝对赢不了。

“还有两招!”塔吉奥吐了两口血,佐伊又冲了过来灰色的眸子不带任何感情,铁拳捶在塔吉奥柔软的肚子上,怒吼不管用,疼痛依旧向他袭来。

内脏移位,肠子打结,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溅在前方的土地上,与猩红融为一体。汗液从他鼻尖滴落,其实根本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塔吉奥跪坐在地上,久久无法站起。塔吉奥颤抖地伸出一根手指,现在他连一句话都说不出了,瞳孔逐渐变为深蓝,璀璨夺目。

“不用再试了,你接不下我的第三拳。”佐伊蹲下来,看着塔吉奥的眼睛。

沉默在任何时候都有用,塔吉奥的目光坚定不移,他再次把手指移到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