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面具会

李崔若无其事地陷入椅背,扭动背部和臀部,极力掩饰不安。

神秘人翘着二郎腿,轻微晃动,面具后的眼睛不停打转,“这真的是国王的亲笔?”“陛下的笔迹我再清楚不过,不会出错的,尽管拿去做你们的事吧!”李崔尽量压低声音,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慌张。

“事情我们当然会做,”神秘人前倾着身体,也故意压低了声音,“帮你就是帮我们自己。虽然你只是个半大的孩子,但魄力高于你的同龄,怎么样?要不要考虑加入我们?”李崔的手心冒汗,眼神局促不安。“不……”李崔在恐惧与颤抖中犹豫了很久,才开口说到,“你们有什么值得我加入的?如果只是可以请到杀手的话,我想我一个人就可以做到。天下多的是想给我卖命的人。”如果这是陷阱的话,那他们真是太天真了,李崔心想。

“不不不,看来你还不太了解我们,一个优秀的组织如果只有我一个人的话,实在是太拉跨了。”神秘人故作神秘,“我只是其中一个小小的人物而已,只负责牵线搭桥。真正的幕后黑手另有其人。”“为什么告诉我这些?你就不怕我出卖你们吗?”李崔勾起嘴角,一脸坏笑。

神秘人冷哼一声,道:“哈,我们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况且,他们有意要见你。”

“这里的水很深!”李崔默默告诫自己,一旦事情败露,如何脱身就成了一道难题。

“别担心,到时候尽管把责任往我们身上推好了。哦,他们马上就要来了!”神秘人看了看手中的怀表,指针刚刚落到凌晨一点的位置。

不容李崔多想,敲门声就忽然响起。“抱歉,我们来晚了。”紧闭的房门被推开,清脆的声音在屋内回荡,一名身披盔甲的女人出现在门口。

一头枣红色的卷发映入眼帘,她同神秘人一样都带着面具,在她身后是一群士兵,可以这么说,因为他们穿的就像士兵。

李崔的心开始提了起来,神秘人没说他还要面对军队。所幸那女人把士兵们挡在了门外,这个看起来像会议室的地方只有他们三个了。

那女人坐在神秘人刚刚坐过的地方,主动摘下了面具,李崔别过脸去。

“没关系,不会死人的。”那女人说完,双手放在面前的桌子上,神态安然。

他机械地扭过脖子,先是看到了她手边的面具,然后是她轮廓分明的脸颊,带着一丝英气,比男人多了一抹温柔。

“欢迎加入我们。”女人笑着,但声音里充满平静。“打住,我和你们只是合作关系,请不要误会。”李崔昂起了头,傲慢再加一层,“你是他们的老大?别以为摘下面具就能代表你们的诚意,只有行动可以代表。”

女人更开心了,她拍手叫好并随手把胸前的卷发拨到身后,“小小年纪竟懂得这么多,想当年我跟你一样大的时候恐怕还在玩泥巴呢!”她瞟了一眼旁边的神秘人,神秘人假装咳嗦,实则在偷笑,“这面具不是想摘就能摘得,一不小心就会掉脑袋,但为了我们的计划不得不忍耐。我需要你的加入或者是合作,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不需要对我们俯首帖耳、惟命是从,做你想做的事,我们会尽全力提供帮助。”女人的笑容中有一种力量,李崔不想去违抗。

“那你们究竟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李崔决定打破砂锅问到底。

“支持!”那女人的眼神终于多了些真实,“得到坎贝尔王国未来法师的支持,可以使我们的事业畅通无阻。”“在我知道你们的所谓的事业究竟是什么之前,我是不会轻易支持你们的!”李崔说的义正言辞,女人发出轻笑,李崔看来似乎是在嘲笑他。

“时间不早了,我的伙伴们还在等待,我得走了。”那女人站起身来,枣红色的卷发顺流而下,神秘人也动了,他起身送女人出去。

“我还想问最后一个问题可以吗?”李崔鼓起勇气说到,他的脚趾在不安地摩擦。

“希望那个问题不会涉及我们的事业,”女人俏皮地吐了吐舌头,等她骑上马后又说,“好了,你问吧!”

“你是谁?”他问道,神秘人递给女人面具又转过头来看着他,似乎责怪他问出那个问题。

女人脸上真正的笑容消失了,多出了一丝坚毅与深邃,似乎前路只剩她孤身一人,李崔无法体会,那女人的世界是他无法企及的。

“桑斯特的艾米娅。”女人丢下一句,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我该回去了。”李崔又戴上他的兜帽,心中怀揣着让人难以置信的秘密,东方逐渐出现鱼肚白,他朝着那个方向走去。神秘人还是不肯摘下面具,他说那是他加入面具会的标志,是荣誉的象征,临走之前神秘人给了李崔一副面具,还说这是他应得的。

各种秘密在他心里发酵,他真希望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他为问出那个问题而感到后悔。“刻琉斯会怀疑我吗?”他几乎每天都要问自己一遍,每天都心不在焉,闷闷不乐。

刻琉斯对他最近的状态迷惑不解,他依然每天召他过来和他一起睡,只是单纯地睡觉而已。

刻琉斯和李崔一起躺在床上,他们背对着背只有一拳之隔,李崔睁着眼,心中还在想着那些杂乱的事情,他想到刻琉斯,想到桑斯特的艾米娅,想到他们之间的婚约。

身下的床晃动了一下,李崔知道刻琉斯翻身了,温热的吐息喷在他的脖子后面,“我只把你当成弟弟,不要有负担。”刻琉斯的声音若有似无,“他跟你一样的年纪,一样的瘦小天真。本来可以一直无忧无虑地生活下去,直到那些可怕的事情发生,我很惊恐,无力控制。只得任由他们从我身边夺走他,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你知道那种感觉吗?”李崔默不作声,刻琉斯继续说到,“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才能保护我想保护的人,所以如果你遇到困难,一定要告诉我!”李崔动了动嘴差点把艾米娅的事情脱口而出,可他还是忍住了。

李崔没过多久就进入了梦乡,他的意识在梦中飘散,随风而动,然后凝结重聚发现自己站在一片荒芜的空地上。

周围到处都是尸骸,他们像是死了很久,在风和雨的作用下露出了森森白骨,尸骨上附着鬼魂,李崔听见它们的尖啸。

梦里,他碰不到任何东西,手上却拿着神秘人给他的面具。

他毫不犹豫地戴上,那几乎就是本能。

双眼透过面具,看到战争之前。

枣红色卷发飘然出现,飒爽英姿比英雄更甚,那人戴着跟他一样的面具,“桑斯特的艾米娅”他在心中默念,艾米娅率领士兵浩浩荡荡地向南进发,李崔分不清真假,于是急忙躲闪。

他们穿过他透明的身躯,毅然决然地奔赴战场。

那无疑是场惨烈的败仗,他们与魔物搏斗最后惨死当场,成百上千的生命就此消失。

李崔痛心疾首,却毫无办法,现在的他只是一团空气。

他脚下再次出现那些尸体,他迈过一个又一个,寻找那标志性的红发,却一无所获,“她是他的未婚妻,她不能死!”李崔失声痛哭,泪水混杂着汗水浸透了他的枕头,惊醒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