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告别猩红堡

几乎所有人都在帮助纳金森恢复昨晚的记忆,这使他慢慢有了画面,裸奔的画面感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那些人说的有鼻子有眼纳金森不得不相信,并且接受。

碍于面子,纳金森决定今天就离开猩红堡,与他同行的人也要求离开。

塔吉奥临近中午才清醒过来,昨晚的酒实在太过浓烈,剧烈的疼痛似乎想要把他的脑袋炸开,一阵眩晕过后塔吉奥才勉强站起。

他扶着泰勒走下了楼,纳金森拦在他面前,“领主大人,我等特意来感谢您的盛情款待,奈何时间不等人既然我的任务已经完成,那是时候回去了。”他行了个礼便转身离去了,塔吉奥都来不及叫住他。

“那封信?”塔吉奥相信昨晚不是做梦,他敲了敲脑袋试图回忆信中内容。

泰勒想了想还是从口袋里掏出了那封信,信的边缘被塔吉奥的泪水打湿,留下了淡淡的泪渍。

他抢过那封信,仔细研读起来,字迹还在,塔吉奥的心情却无比复杂,环视四周他已经与猩红堡联系颇深了。

“拦住他们!”塔吉奥语气坚定,这是他第一次命令泰勒。

泰勒没有多问,只管执行命令。很快,那五个人被带来了,他们战战兢兢哆哆嗦嗦地跪在塔吉奥面前,只有纳金森一人表现从容。

“你们要去哪里?”塔吉奥把手放在椅子的扶手上,撑着脸,掩饰宿醉带来的不适。“当然是回家了!”其中一人回答。“那你呢?”塔吉奥指了指纳金森,后者优雅地掏出怀表看了看,然后说:“既然大人有意留我们,那我们便恭敬不如从命,再待几天好了。”剩下的四人带着疑惑的目光瞪着他,谁都不知道他究竟在打什么算盘。

“你们就暂时住在这里吧,不过,不要随意走动。否则,我保不准会出什么事情!”塔吉奥打着哈欠上楼去了,他没注意到身后纳金森的表情,目光凶狠嘴角抽搐,似乎想要将塔吉奥生吞活剥。“你为什么还要留他们?”刚上楼泰勒就问道,“只要把信留下就好了!”塔吉奥咬了咬嘴唇,似乎不愿开口。

“那封信,有问题。”塔吉奥直白地说出口,他发现不对的时候几乎快要晕过去了,一切都是假的,他不敢相信,也许……也许是他想错了……

之后,他仔细看过那封信,信的内容半真半假塔吉奥分辨不出来,有问题的是他兄长刻琉斯的笔迹。

虽然模仿的很像,但是缺少了特有的神韵,刻琉斯富丽繁华的字体曾被王宫中最著名的学士称赞过,有段时间塔吉奥模仿过,但无论怎么努力,那字始终像鬼画符一样,实在谈不上什么美感。与刻琉斯的字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一连串的打击几乎让塔吉奥放弃了模仿。

回忆兄长让他的心绞痛起来,脸上的表情因痛苦而扭曲,塔吉奥不能自持。

“我……我想回去看看!”塔吉奥思量已久,才大胆的说出了这个决定。

“什么?”众人惊讶地看着他,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大厅中久久不能平静,“回哪里?该不是回坎贝尔王宫吧!”塔吉奥默不作声,用沉默回应着他们。

“你决定了吗?”只有泰勒这样问他,塔吉奥点点头,其他人也不再说话。

“我们跟你一起!”克林兄弟一齐道,这次吉姆并不是在开玩笑。“不,”泰勒义正言辞地拒绝,“你们留下,城堡需要你们。梅林、佐伊,我不在的时候城堡的安全就交给你们了。”梅林和佐伊一同点头,他们都愿意为猩红堡献身。

“喂,你们忘了我了吗?”莉卡嘟着嘴表示不满,“出去玩怎么能不带我呢!”“这不是出去玩,信的真假还没得到证实,路上一定危机重重。”泰勒皱起眉头,似乎还在考量。

“这我更要去了,正好可以保护你们啊!”莉卡骄傲地抬起头,信誓旦旦地说。

“我不想连累你们,如果真的有危险的话……”塔吉奥欲言又止,最终陷入了沉默。“放心,我们不会丢下你不管的!”莉卡拍了拍塔吉奥的肩膀,以示安慰。

塔吉奥感觉到莉卡身上传来的温度,不觉心安了几分。

城堡里的人忙碌着,苏菲和梅林打理他们的行装,克林兄弟照料他们将要骑乘的地龙,佐伊提着黑剑依旧在巡视城堡。

他们表面若无其事,实则都把担忧藏在了心里,塔吉奥不知如何安慰他们,似乎沉默就是最好的选择。他们三人收拾好东西,很快就出了城堡,顺便带上了纳金森,虽然是被胁迫的。

红色的戈壁略显荒凉,他们离城堡和矿山越来越远了,狂风吹起的沙土几乎要将整座城堡掩埋住了,塔吉奥回头看去,只能看到一片雾蒙蒙的红色。

他和莉卡共乘一条地龙,泰勒和纳金森则乘坐另一条。纳金森被绑住了手脚,牢牢捆在了地龙尾部,他时刻都在忍受地龙行动时带来的颠簸,胃里翻腾如海,差点吐在地龙背上。泰勒为了省事,直接把他的嘴给堵上了,让他想吐也吐不出来。

戈壁上没有遮挡物,狂风来袭的时候只能借助地龙庞大的身躯抵挡,有时地龙也会被吹地东倒西歪,他们匍匐在地等待狂风过去。

塔吉奥耳边的风声越来越大,被风吹起的细沙和石块疯狂捶打在他脸上,他别过脸去并翻了个身。

莉卡就趴在他旁边,他俩几乎是脸贴着脸塔吉奥不好挪开,就只好保持姿势一动不动。他们紧闭着眼,防止风沙灌进脆弱的眼睛,温热的吐息喷在对方的脸上,塔吉奥好久没有和莉卡这样近距离接触了,居然有些害羞。

泰勒拽着被五花大绑的纳金森趴在不远处,他俩好像都对莉卡十分忌惮。

狂风卷起的尘暴威力越来越大,他们半埋在沙土下,如果这场沙尘暴还不停的话,恐怕他们都要被埋变成千年不腐的干尸了。

塔吉奥攥起空心的拳头放在鼻下,制造可供呼吸的空腔,同时他也教莉卡这样做。

沙土在他们身上形成小小的沙丘,等耳边再也听不到呼呼的风声时他们才敢动身,湛蓝的天空再次出现在他们头顶,让他们暂时松了一口气。

队伍一刻不停地前进,生怕再次遇上尘暴。“你们这种速度恐怕十天也到不了王宫,更别说见到陛下了。”堵住纳金森嘴的破布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他趴在地龙背上一颤一颤地,说话倒是一点都不影响。“闭嘴!”泰勒吼道,“再说话就把你舌头割下来。”旅程的艰辛让他心中窝火,正愁没地方发泄呢!纳金森倒是善解人意自己撞到了枪口上。

“我说得是实话,时间一长变数就多了。”纳金森不管不顾地说,“万一陛下改主意了呢?”塔吉奥想起了信的内容,上面大体的意思是:通缉是假,思念是真,若得此信,速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