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危机

“你到底想不想听?”莉卡有些不耐烦地说。“想听想听,你继续说吧!”塔吉奥郑重其事地举着手掌发誓,“我保证不再打断你了!”

少女割开掌心,鲜红的血液涌了出来,她分给精挑细选出来的士兵,让他们混着烈酒全部喝下,当时只能靠烈酒麻痹感知,削弱疼痛。

身为将领的泰勒应是首当其冲,他一饮而下,身体燥热难耐,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泰勒活动双手双脚似乎比以前更加灵活,更加强劲有力了。士兵们见泰勒没有任何的不良反应,也都纷纷喝下掺有少女鲜血的烈酒了。

可他们不像泰勒一样幸运,魔血在他们体内冲撞,结合并撕碎他们的骨血,企图创造一个适合它们生存的躯体。

他们有的皮肤溃烂,流出的脓液伴有恶臭;有的眼球突然爆裂,流出汩汩黒血;有的身上长满了鳞片,奇痒难忍;有的甚至骨头都长在了外面,成为护身的铠甲……

他们的异变诸如此类,理智尚存,实力大增,却都变成了怪物。

“怎么会这样?”卡尔抑制不住心中的震惊与惶恐,几乎是吼着说话。“我的力量普通人可能无法无法承受!”少女低垂着头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孩子,并向后退了几步,远离盛怒之下的那个男人。

“为什么现在才说?”卡尔怒气冲天地吼道,“如果胜利的代价就是让我的战士们变成这个样子,那我宁可不要胜利!”他看向少女的表情带着厌恶,腰间的佩剑几乎快要出鞘了。

“别冲动,”泰勒按住了卡尔意图抽剑的手,说到,“这件事是我拦着她不让她说的。”泰勒说出实情,卡尔的表情僵硬,却仍充满怒气。

“什么?!”卡尔不相信,他的密友不惜违背他的意愿也要隐瞒这件事,“你早就知道?”“是的,我早就喝了她的血。”泰勒最终吐出了实情,“我让她在我身上做实验,起初并没有什么不妥,只是体力上有了大幅度的提升而已。我……我没想到,那魔血居然会因人而异……”泰勒松开了卡尔的手,任凭对方愤怒的眼神在自己身上游走。

“我只是想让你们快点打赢而已,这是最快的办法了。”少女轻咬嘴唇,任凭泪水打湿眼眶,“卡尔,你放心,我绝对没有恶意。他们是牺牲者……”“够了!”卡尔打断她的话,“他们是人,活生生的人。是你把他们变成了怪物!”“卡尔,”泰勒制止他,“你太过激了,她只是想帮我们而已,就算没有魔血的帮助我还是会战斗到最后一刻,直到帮你抢回王位!”

“唔……”卡尔似乎终于松了口,“既然已经无法挽回,就按你们说的办吧!”

为了掩人耳目,沾染魔血的士兵被安置在最里面的营帐中,汩汩黑气围绕着面目狰狞的士兵们。之后,他们被送上了战场,同泰勒一起展开了屠杀,所到之处皆是血流成河,虽然还是不敌那些光人,却大挫敌人的主力,他们赢了。

卡尔如愿得到了王位,却依旧愁眉不展。

战争过后,沾染魔血的士兵发了狂,嗜杀成性,食人血肉。

泰勒为了终止这场灾难,亲手斩杀了与他并肩作战的战友们,他帮助卡尔完成了最后一战,就此销声匿迹……

猩红的戈壁上狂风再起,他们躲在巨型岩石形成的背风处,紧紧依偎在一起。

“怎么了?刚刚还是好好的。”塔吉奥护住双眼,吼道,同时他的胸口微热,岩鬼趁机跳了出来。它随意变换着形态,最终成为了一面宽大的墙壁,挡在塔吉奥身前。

扑打在脸上的飞沙少了许多,塔吉奥才敢露出头来,“唔,还好!”塔吉奥松了一口气到,“幸亏我机智,走之前带着这小东西。”塔吉奥为自己的未雨绸缪暗暗高兴。

“然后呢?泰勒为什么不受影响呢?”见尘暴再也影响不到他们,塔吉奥便又开始了之前的话题。

“他与我的魔血契合,说明他有成为恶魔的潜质。其实还是会有一定影响的,只不过比普通人慢很多罢了,相对的时间也会变慢,比起人类来说他相当于不老不死的存在。”莉卡说得轻描淡写,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塔吉奥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世界上还有不老不死的存在?惊讶没持续几秒就又被外面的狂风打断了,岩鬼竭尽全力抵挡狂风,奈何被一块更加尖锐的岩石击穿了身躯,尖锐的岩石砸向二人之间的间隙,深深嵌入他们身后的墙壁。

塔吉奥和莉卡有惊无险地躲过了,正当塔吉奥放松之际,更多的石块向他们砸来,岩鬼被砸得千疮百孔,它承受不住痛苦恢复了无生命的形态,跌落在塔吉奥怀中再次贴住了他的胸口。

他们贴住石壁站起,尽量小碎步地挪动,手拉着手,谁也不敢松开。

莉卡再次尝试放出黑雾,仅有的黑雾围绕在他们四周,形成了比岩鬼更加坚固的保护屏障,“待在我身边!”莉卡扔下这一句话,松开了他们紧握的手。地龙乖乖缩在岩石下面,任凭外面是怎样的狂风吹袭,它都一动不动。

塔吉奥只能在莉卡身边几米的范围活动,超出这个范围就会被外面的狂风侵袭,这是他第一次觉得黑雾是这样的亲切可人。

淡淡的黑雾笼罩在四周,外面是黑压压的乌云,尘暴没有要停的意思。“这可怎么办?”塔吉奥心急如焚,尘暴再不停止他们就要渴死在戈壁中了。相比塔吉奥,莉卡就镇定了许多,她抬头观察着诡异的天空,狂风卷起的石块总是有意无意地向他们飞来。

“看来泰勒已经凶多吉少!”莉卡总结道,“这杀阵冲我们来了。”

危机来临,塔吉奥再也没有了轻松的神态,狂风化作利剑,划开浓雾朝莉卡眉心刺来。

塔吉奥抽身挡在莉卡身前,尽管他怕得要命,却依然不肯挪开半步。浓重的黑气喷涌而出,迅速包裹了他们二人,将利剑阻隔在外。

再一睁眼,他们来到了平台附近,这里没有尘暴,塔吉奥暂时放下心来。莉卡蹲下,抚摸着平台上法阵留下的痕迹,塔吉奥这才想起,当时走得急,没仔细看过法阵。

他也学着莉卡蹲了下来,仔细观察这块平整的岩石,它和其他的岩石并无二致,不知道为什么莉卡看得如此专心,以至于塔吉奥叫了她多次都没有反应。

“原来如此,这就是困兽笼?”莉卡啧啧道,“哈哈,真是长见识了,这礼物可是送上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