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一脚废掉

那女接待见尤安发话,自然也不敢有任何的推脱,赶忙的说道。

“地字二号房。”

女接待的话音刚刚落下,便发现那原本站在自己眼前的白发男子便是突然消失了踪影,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对方已经冲进了楼梯之中,而他们阁楼的尤管事也是迈着肥硕的身体跟了上去,这一幕不禁让后者疑惑不解。

要知道,若是平时,尤管事对于白虎圣族的上官公子可是非常的客气,从来是有求必应的,但是今天呢,自家管事的举动却是让她们不解了。

那白发男子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让自己家的管事犹如哈巴狗一般摇尾巴?

此时,地字二号的包房内

上官洛赤.裸着上身,看着躺在柔软大床之上因为药力发作而陷入沉睡之中的叶无忧,脸上露出了得意又阴邪的笑意。

这次周密的计划,最终让这个自己家族死对头家族的女孩躺在了自己的床上,上官洛心中那份志得意满顿时油然而生。

“父亲和二叔一直想着法子让朱雀圣族的叶氏家族就范,简直就是浪费家族资源,我只不过是稍微耍了一点手段便把这叶无忧弄到了我的床上,只要我上了这妞,那朱雀圣族的叶氏家族还不是我上官家族的囊中之物。”

上官洛正得意的想着,当他看到床上因为药力渐渐发作而开始扭动躯体最终露出修长美腿和粉肩的叶无忧的时候眼神便是瞬间亮了起来。

“都说美人如画,老子以前还不信,今天这一副香.艳图啊,我上官洛终于相信了。”

揉搓着双手,上官洛眼睛放光的向着房间内大床之上的叶无忧靠了过去,每走一步,上官洛的呼吸便是加重一分,眼神也是变得火辣一份,那样子好似一头色狼一般,要把眼前的小绵羊吞下去的样子。

而床上的叶无忧,此时意识却是处在一种模糊的状态之中,虽然能够隐隐约约的感觉到有人向着自己走来,但是她却是根本不知道后者是谁,甚至连自己在哪里,他要做什么自己都不知道。

“美人,我来啦,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上官洛的女人啦,你们叶家也将是我上官家的了。”嘴里低声念叨着,上官洛终于是走到了床前。

看着床上斜卧着身体露出大片春光的叶无忧,上官洛吞咽了一口口水缓缓的将手向着床上那美丽动人的娇躯。

“如果你敢碰她一下,我不介意剁掉你两只爪子!”

就在这上官洛即将碰触到那娇躯的时候,屋内却是突兀的传出了一声冰冷入骨的声音,好似从九幽之中传来一般。

听得这突然出现的声音,上官洛猛然转过头看去,便看到房门前不知何时已经被人从外面打开,一个全身一袭白袍,脸色阴冷的白发男子正站在那里,一双眼睛犹如鹰隼一般盯着自己。

看到这一幕的上官洛,原本全身升腾起来的欲.火,犹如被浇了一桶冷水一般瞬间熄灭了下去。

上官洛知道自己刚才在将叶无忧抱进房间的时候,自己是从里面把门锁上的,然而眼前这白发男子却是突兀的出现,这让他心神不由的紧了起来,尤其是刚才对方的那句话,上官洛感觉那声音仿佛不似人有的声音一般。

“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我的房间?”看着门口的无名,上官洛的脸色也是有些不善的说道。

他上官洛是谁?堂堂白虎圣族上官家族的公子,虽然白虎圣族在南荒属于隐世,但他不管走到哪里,谁不是前呼后拥的拼命巴结,然而今天对方突然出现让他觉得自己丢了脸面,尤其是对方说的那句话,让他脸面不保。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动了不该动的人,所以你该死。”看着眼前的上官洛这一副丑恶的嘴脸,无名阴沉着脸将房门轰的一声关了起来。

而随着这一声巨大的关门声,原本还保持镇定的上官洛,整个身子便是不由的哆嗦了一下,脸上的镇定之色也被一股畏惧所代替。

上官洛的一切嚣张气焰都是建立在自己家族的势力保护之下,但是此刻他却是已经认识到好像现在自己处于一个不受家族保护的情况之下。

“你……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我是白虎圣族上官家族的公子,你若是敢对我不利,我上官家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上官洛眼见无名一步步的向着自己逼近过来,他却不由自主一步步的向后退去,脸上尽是惊慌之色。

“怎么,害怕了?刚才你不是还很嚣张吗?你给无忧吃了多少药?说!”

走上前的无名单手将上官洛提了起来,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无名在进入房间之后便是发现了躺在床上的叶无忧好似被下了药的样子,此时药力发作已经开始不自觉的脱着身上的衣服了。

“不……不多,只是普通人的三倍而已。”被无名提了起来的上官洛脸色煞白,伸出手指结结巴巴的说道。

很显然这种事,上官洛不是第一次做了,平时给那些女子下药的事是经常做的,他认为药效够,玩起来才带劲。

“你!该死!”

上官洛觉得是很稀松平常的事,但是无名的整双眼睛却是变得血红起来,右脚对准了后者的身下直接就是一脚。

随即一声不似人声的惨叫凄厉的响彻了整个房间,纵是隔着厚厚的消音阵法,外面的尤安等人却还是听到了这凄惨的叫声。

站在外面的尤安整个人就是一个哆嗦,额头冷汗直冒,猜测着上官洛这小子落在了杀神的手里定然是结局非常凄惨的了。

被自己一脚废掉身下的上官洛直接就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着,无名便不再管这小子的死活,转身走向床边。

此时床上的叶无忧药力几乎完全的发作起来,整个人犹如一条美女蛇一般不断的在床上扭动着那曼妙的身躯,身上那单薄的罗裙早已经被她自行褪去,如雪的肌肤之上因为药力的原因染上了一层红霞,整个人身上冒着一层细密的汗珠,最终更是发出一阵动人心魄的诱惑,整个人完全一副动情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