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九转复元针

由于怕叶无忧扭动身子,扎银针的时候不小心弄伤她,此刻的她已经被无名控制了几处穴道呆呆的躺在了床上。

将十几支银针全部插入穴道之后,无名便是隔空伸出手掌,一股庞大的元气透过银针注入到叶无忧的体内,这一瞬间,原本静止不动的银针便是飞速的来回跳动起来,好似活了一般。

倘若有医术高超的人在场的话,一定会惊讶的掉下巴。

因为此刻无名所用的治疗方式正是神魔大陆失传了的九转复元针。

所谓九转复元针,便是施术者以自己庞大的修为为根基,透过银针强行把修为灌注在施救者体内,强行以修为修复施救者的伤势。

传说,这种治疗方式早在上古时期便已经失传,如今,无名此时却是使了出来,当真是让人惊奇。

不过对于此,无名自己却是根本没什么觉得奇怪的,作为修罗一脉的传人,每一代修罗在接受修罗之位之时,这些保命的手段都是必须学会的东西。

因为修罗一脉,一脉单传之下,即便是他们受伤,也不会找其他人帮忙疗伤,而是通过自己这种治疗方式或许其他传承古老的方式来治疗自己。

前几代修罗是这样治疗的,无名自然也是,当时血月大战之后,无名便对自己施展过一次九转复元针,这才能坚持到达南荒的天断山脉,故而在那窄小的山洞中魂飞魄散。

否则,以他当时血月大战的伤势,怕是根本走不出擎天域便会一命呜呼,那还能拖着重伤之躯从擎天域到达南荒呢。

无名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而是将手放于叶无忧那平坦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之上,然后缓缓的将体内的元气来回的灌注到她体内,想要尽快的让药力散发出去。

随着无名体内的元气慢慢的输入,那原本还未催发的药力便是被激发起来,叶无忧身上的红晕便是越发的严重起来,呻.吟之声更重。

对于这种情况,无名也是无奈,想要将叶无忧体内的药力全部逼出来,这是必须要过的一关。

整个过程持续了半盏茶左右的时间,原本叶无忧洁白的肌肤之上,顿时出现了一层红色的汗珠布满了全身,而随着这红色汗珠的越来越多,原本呻.吟不止的叶无忧也终于是平静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的无名便放下心来,因为他知道叶无忧不在有生命危险了,大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将放在叶无忧腹部的手收了回来。不过虽然叶无忧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却依旧没有苏醒的迹象。

对于这种情况,无名倒也不是非常担心,虽然只是半个时辰的时间,但是这春.药的药力却是几乎耗尽了叶无忧所有的体力,此时陷入昏睡也是正常现象,而且此时她的体内依旧残留一小部分的药力。

这一小部分药力却是无名不敢强行逼出来的,叶无忧的丹田破碎,体质比普通的女子更弱,若是强行用元气逼出这些药力,也会对她的身体造成很大的危害。

“我一直在努力尝试忘记,却是依旧忘不掉那道身影,我救你到底是因为晴歌呢还是你自己呢?”

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无名自嘲的自语了一句,随即便将扎在叶无忧身体之上的银针收起,然后无名又将她抱进了浴桶之中,刚才经过一番折腾,此时叶无忧身上已经密布了含有药力的汗珠。

而就在无名将叶无忧放入冷水中的一瞬间,后者的睫毛却是突然动了一下。

“醒啦?”看到这一幕的无名脸上带着一丝微笑的问道。

其实在刚才将叶无忧抱起的一瞬间,他便发现后者已经醒了过来,只是后者一直没有睁眼,无名索性便没有去揭穿,毕竟一个女孩子全身近乎赤.裸的被一个陌生男子抱在怀里,谁也不好意思睁眼不是。

“嗯!”知道自己隐瞒不过去,叶无忧索性睁开眼睛看着无名,虽说已经化解了药力,但是她的一双眸子之中依旧透着一股水意。

“你被人下了药,我给你驱除……”见叶无忧一双澄澈的眸子盯着自己,无名竟然少有的心绪乱了起来,带着一些结巴的说道,不过还未说完便是被后者打断了。

“我知道,谢谢你救了我。”

“没什么,你自己洗一下吧,我出去给你拿衣服。”笑了笑,无名转身准备走出浴室,此时对方已经醒来,自己若是在这样看着对方便有些不礼貌了。

“等一等。”

“还有什么事情?”听到叶无忧的话,无名转身问道。

“我……我现在浑身无力,你……你帮我一下好吗?”叶无忧脸色羞红的对着无名轻声说道,说到后面一句话时,声音几乎不可闻,她自己也不想麻烦无名的,但是此时的她却是一丝力气都没有,只能羞怯的说道。

听到叶无忧这话,无名这也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是紧张的忘记了对方的情况了,笑了笑走上前,蹲下身便帮着叶无忧冲洗起身体来。

虽然仅仅只是半盏茶的功法,但是无名每碰触一下对方的身体,呼吸却是不由自主的加重了几分,而叶无忧的身子也会本能得轻颤一下。

生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无名在叶无忧说好了之后,赶忙的将对方抱起,草草的帮她擦干身子,然后抱到床上便是说道。

“你先等一下,我让他们给你拿衣服。”说着便是落荒而逃般的走出了房间。

这时候,叶无忧躺在床上,见那个在北山公墓对自己有些不屑一顾,冰冷无比的白发男子突然如此紧张,脸色还有些发红的样子不由的一怔,旋即脸上又爬上了笑容。

不过一想到自己被他抱来抱去的,还看光了身子,也摸了个遍,顿时,叶无忧又不由自主的伸出了双手捂住了羞红的脸蛋,整张脸埋在了被褥中。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无名那头白发,那张帅气的脸,从未对男人心动过的叶无忧,心中莫名的升起了一种甜丝丝的感觉,仿佛恋爱了一般。

“难道我喜欢上他了?”叶无忧心中不由自主的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