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妙手回春

郑文斌这句话,犹如石破天惊,震得房中众人都有些懵了。公主顾不得避嫌,一把抓住郑文斌的手,急切的问道:“郑公子,此话当真?是否百分百肯定?”

郑文斌盯着公主没有说话,只是缓缓的而又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

这时武成王才注意到郑文斌的存在,有些意外的说道:“小兄弟,本王怎么也想不到,你竟然在我王兄这里。”

郑文斌毫不在意的轻笑道:“没地方玩,我就随便走走!随便走走!”

本王信你这小子才怪!武成王不由得在心里暗自腹谤郑文斌:这种地方,是一个人随便可以来的地方吗?

摄政王双目死死的盯着郑文斌:“本王行事,一向小心谨慎又怎么会中别人的毒,更何况本王要是中毒的话,又岂能活到现在!”

郑文斌倒背着双手,来回踱着方步,侃侃而谈:“这就是下毒者手法高明的地方。请问王爷,如果您是突然暴毙了,后果会怎么样?”

“理所当然的,当今皇上,肯定会下令彻查此事!”摄政王不经意的说道。

“王爷说的非常有道理。但皇上如此大张旗鼓的一查,这样一来毒害王爷的凶手,说不定会露出马脚,一旦他毒害王爷的事情被发觉,那他还有活路吗?”

摄政王听得连连点头。郑文斌继续说道:“所以最稳妥的办法就是让王爷中毒而又不自知,但又要让王爷显示出有病的状态,就这样慢慢的慢慢的一点一点地蚕食王爷的生命!”

郑文斌说到这里,似是想到什么,马上扭过头对公主说道:“你马上传令下去,包围整个江南大院,准进不准出,凡有要事需出去的,必须得有王爷的手令才行!”

“还有,”郑文斌看了那几个御医一眼道,“把这几个御医全部单独隔离起来,任何人不得靠近,违者格杀勿论!”

情急之下,公主也没有觉得郑文斌向她下令有什么不妥,答了声好之后直接遵照施行了。

郑文斌看着摄政王:“王爷您想想看,经过前面长时间的铺垫,大家都知道王爷是重病之身,如果王爷哪一天突然不在了,您说大家又会怎么想呢?”郑文斌对着摄政王循循善诱道。

“如果我死了,因为有前面长时间的铺垫,大家都会认为我的死亡只是早晚的事,所以,我一旦死亡,将再没有任何人会怀疑我的死因,都会认为我是正常死亡,所以他们的阴谋也就得逞了。好狠毒的贼子!”

摄政王说到这里,想到对手的阴险歹毒,情不自禁的右手狠狠地一掌击在床沿上,顿时只听得“咔嚓”一声,只见那坚固的床沿,竟然被摄政王那看似无力的干枯的手掌击断!

郑文斌看了心里暗自赞叹:果然不愧是摄政王,以如此将死之躯,居然还能发挥如此大的威力,如果是全盛之时,不知又该厉害到什么程度,摄政王武功之高,由此可见一斑。

摄政王朝郑文斌一伸大拇指:“小兄弟年龄虽小,但心思缜密,实为不可多得的人才。如此复杂的事情,听小兄弟这么一分析,直叫人有眼前豁然开朗之感!只可惜本王时日无多,要不然定要与小兄弟痛饮三百杯一醉方休!”

“谁说你时日无多了?”听到郑文斌这话,摄政王猛地从床上抬起半身,双眼爆射出慑人的光芒:“小兄弟,你说什么?”公主也是听得又惊又喜,满脸泪花的抬头看着郑文斌。

要知道先前摄政王说看淡生死,那是在知道自己活不了的情况下,现在有活下去的希望,又有谁会想到去死?

郑文斌看着摄政王那慑人的眼神,心里不禁暗自吐槽:切!这有什么好激动的,再怎么不济也是一个王爷,怎么做出如此样子,有点掉份了吧?。

这个郑文斌可能就有些错怪摄政王了,他不知道一个卧床几年的人对健康的渴望究竟到了何种程度!一个人瘫在床上这么多年究竟又是怎么熬过来的,其中的酸甜苦辣,又岂是三言两语能够说得清的???????

仿似受不住摄政王那慑人的目光,郑文斌掉过头悠悠说道:“既然你叫了我一声小兄弟,那我这个做兄弟的,又怎么可能看着自己的老哥哥死去而见死不救呢?”

摄政王一把抓住郑文斌的手,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小兄弟,你真的能治好我?”

“真的。”郑文斌肯定的朝摄政王点了点头。

“哈!哈!哈!”摄政王突然大笑起来,继而脸上有泪珠落下:“想不到我李云霄竟然还有好起来的一天,事不宜迟,小兄弟,你就开始施为吧。”摄政王迫不及待的朝郑文斌说道。?

郑文斌点头应允。他吩咐几个人把摄政王扶着坐起来,自己盘腿坐在摄政王身后,在深吸了一口气后,郑文斌运起神医门秘法,一掌击在摄政王后背,然后手掌贴在摄政王背心一动不动。

摄政王正觉得奇怪,忽然间浑身一震,随后只觉后背一股柔和至极的力量从郑文斌手上传来,继而源源不断穿过郑文斌的手,游走于全身四肢百骸,凡那力量游走之处,直觉全身一阵舒爽,暖烘烘的甚是舒服。

郑文斌继续加力,持续约有一个时辰之久,额头上不由得出现了豆大的汗珠,随之后背也被汗水湿透了,整个人浑身都开始有些颤抖。

公主见郑文斌甚是吃力,知道他在强自施为,当下毫不犹豫的一掌抵在郑文斌背心处,一道雄浑的内力透掌而出。郑文斌得此助力,催动内力更加快速的摄政王体内游走,每游走一个周天,摄政王脸上的气色便好上几分。

郑文斌终于松开手,整个人大汗淋漓,气喘吁吁的瘫软在床上。

稍休息了一会,郑文斌有些疲惫的对摄政王说道:“王爷体内之毒已被我逼在一处,此非内力所能驱除,待我体力恢复,再为王爷除此病根,然后调养一段时间即可!”说完躺在床上,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