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左宗明

所有人眼睁睁的看着潜蛟消失在天际,却没有任何的办法。慢慢的周身压力如潮水般慢慢退去,只有天空中那由岩石所构造的拳头还紧紧握着。虚赎看着,手中佛珠迅速捻动,最后终是停了下来。

一收一放间,那岩石拳头有了松动的迹象。但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却出现在了岩石上,他的出现无声无息,不曾惊动任何人分毫,但却能引来所有人的注意。

他一身青衣,身高将近七尺,身材匀称,脚穿白鹿皮靴,乌黑的头发在头顶梳着整齐的发簪,套在一个精致的白玉发冠之中,风流倜傥丝毫不输欧阳风流,而且相比于此男子散发的英气是欧阳风流所没有的。

他单单只是俯瞰了众人一眼,便将手中剑,直直的刺了进去,岩石拳头瞬间崩碎,白天子的身影在尘埃中露了出来,只见他单手握住长剑,鲜血从剑身向下滴落。他目光死死盯着持剑人,恶狠狠的说道,“左宗明!”

这位突然出现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光冥殿内的光冥右使——左宗明。左宗明只是嘴角浅笑,手中剑力道更狠,二人在所有人注视的目光中,直接插入了大地。生死不知。白天子要是这样死掉了,那真是丢到姥姥家了。

同时所有人也终于明白,刚刚在暗处出手的神秘人应该就是左宗明了。在他们的印象里,左宗明有着那样的实力。可他们却忽略了一点,那可是全体压制。他们只顾着想着谁能压自己个人。

仙人扶顶终出手,一股冲天之气横扫千军,一道人影倒退数十米,落地,无碍。只是手中剑,发出声声嗡鸣。在深坑中,白天子一跃而起,落到不远处,目光死死盯着左宗明。本就在拳头中消耗过大,又被左宗明偷袭,要是再战下去,他八成要留在这里。权衡利弊之后,他开口道,“左宗明,今日事,我记下了。你我后会有期。”

上了仙鹤,白天子目光扫视下方,这次无功而返,真是让他十分的憋屈,他十分清楚,困住自己的那个人绝对不是左宗明,而是另有其人,可扫视一圈之后,还是让他失望了。“各位豪杰,欢迎你们来五岳派做客,如果谁能够提着左宗明的人头来,我定会跟结拜为兄弟。”留下这句话,白天子带人便离开了。

可是能入江湖的人,能有几个傻子,这种橄榄枝没有人会去采摘,你都跑了,还想让我们去死,是不可能的。

半山腰上,楚灵看到左宗明之后,神色瞬间变得激动起来,她放了一个光冥弹。光冥弹,那可是光冥殿的专属,左宗明瞬间便注意到了,随后便注意到了楚灵。看到楚灵没事,他嘴角也掀起了笑意,可就在他想要跟楚灵碰面的时候,一道剑气拦住了左宗明的去了,“左兄,今日见你,看你剑道又有增进,切磋一番,如何?”

一袭白衣御剑而来,左宗明见到此人便是一阵头大。朝着楚灵摇了摇头之后,便朝着远方掠去。那袭白衣紧跟而走。

一青一白,消失在众人眼中。

“那袭白衣是不是逍遥派的李清风?”

“还用你说,在江湖上,御剑而行有几人,也独有李清风一人而已。”

英雄会就这样在跌宕起伏中,结束了。强势而来的五岳派,灰头土脸的走了。四大凶人之一的活僵尸的再次出世,让这座本就有些不平静的江湖,又是惊起了一番波浪。楚灵释放的光冥弹,自然也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白纱衣遮面,光冥殿,待着半山腰,那冷傲气质,不用多说,他们用脚想都能知道此人是谁。

“虚赎,那就是光冥殿的圣女,叫楚灵。”木羽对着虚赎小声嘟囔着。虚赎也缓缓朝着半山腰看去,只需一眼,那刹那的失神,虚赎便知,那个应该就是他遇见的那个楚灵,可随后却不由的自己打破了自己的想法,这个楚灵,神态,气质,太冷了。冷的让人通体发寒,跟洞内的楚灵,简直判若两人。可虚赎并不想错过这个验证的机会,挪步,穿过人群,朝着半山腰走去。

可这个时候,楚灵却骤然转身,消失在了大众的眼中,“色胚,后会有期。”左宗明走了,她楚灵也便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了。在刚刚左宗明离开的时候,一只海东青落在了楚灵的肩头,上面写着一个地点——天山。无需多想,那应该就是左宗明要去的地方。

欧阳风流看着楚灵离开,本想跟着过去,可当他看到虚赎朝着这边来后,便改变了注意。他要会会这个,让楚灵高看一眼的家伙。他要探一探虚赎的真正实力。一个上山,一个下山,一个速度很慢,一个速度极快。就这样两个人,在众人注目的目光中,轰然碰到了一起。

烟尘起,树木折,恐怖的真气,惊起了林中鸟。

“施主,你挡道了。”二人相持,一个面色平静,一个眼中有火。不进一步,不退一步。各有脾气,又各有缘由。欧阳风流没有说话,只是寸步不让,慢慢的在他惊讶的神色中,他的身子开始朝后退去,任由他如何发力,都无济于事。痕迹很深,也越来越深。最后,终是欧阳风流变了招,小腿爆发,将自己撑上高空,同时朝着虚赎摁下一掌。

虚赎依旧向前,没有理会,但就在欧阳风流将要摁在虚赎脑袋上的时候,一张藤蔓蛛网拦住了去路,“小子,你是不是有些过分了?”木羽出手了,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找虚赎的麻烦。虚赎不张狂,不惹眼,十足的跟个孙子样,但就是这个孙子样,却又是谁都惹不起的存在。

一招被挡,虚赎在这短短几个呼吸间,直接来到了半山腰,可山腰上已经再无一人,有的只是陆续四散的黑衣,黑衣在四方,白衣又在何处。虚赎手中佛珠捻动迅猛,呼吸起伏,终是在一处已经失去光泽的佛珠处,停了下来。

佛珠有九,九九归一,便是老和尚毕生的功力,现在已经有一颗没有光泽,那便说明虚赎已经吸收了一分功力。随着木羽拦住了去路,欧阳风流和木羽二人便战了起来,各有手段,又各有保留。

“破。”一声破字从虚赎口中说出,下方的欧阳风流直接便喷出了一口鲜血。原来刚刚碰撞,虚赎的真气已经入了欧阳风流的体内。这一声破,便如同炸药上的引线。

虚赎下山,面色恢复了常态,来到已经受了伤的欧阳风流面前,递过去了一瓶药。“施主,此药对你恢复伤势有着事半功倍的效果。同时我想问一下,刚刚那位女子要去哪里?”

欧阳风流已无风流,冷眼相看,“凭什么告诉你?”

虚赎微笑,随后只是单单的说了一声告辞。不愿相告,虚赎也不勉强。

这一次,穿过人群,所有人都不由的向后退了数步,在虚赎左右让出了一米的距离,此刻,在他们眼中,这个普普通通的一脸随和的年轻人,并不像表面这么简单。绝对的压制,绝对的实力,让他们不得不重视起来。

项家兄弟二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深意,那挡住项地石块的家伙,八成便是这个跟在木羽旁,并不起眼的家伙。在众人凝重的目光内,绿凤倒是一脸随意,因为她早就知道。

苍天大树上的活僵尸也在盯着虚赎,刚刚的碰撞,看似随意,如同平静湖面掀起的小涟漪一般,不怎么起眼,可湖面下掀起的暗涡,又有几人不知道。这个家伙,应该就是这里面隐藏的那匹黑马吧。真是够黑的。活僵尸苦苦笑道,随后转身离开。

既然已经入了世,那便该了结了结旧仇了。往日恩怨,也有重提日。五戒能够下毒迷晕我,也不乏有那几个家伙的影子。能破我百毒不侵的僵尸功的药物,也就那几个家伙,会知道一二,可到底会是谁?

倒在地上,迟迟没有起来的欧阳风流,盯着地上的药瓶,眼神涣散,好像刚刚一战,直接打出了欧阳风流的心魔。心魔一出,如果不及时解决,那修行路算是走到头了。但这个时候,一只手伸到了欧阳风流面前,“兄弟,就这么一个小小的挫折,你就被击垮了?那你还是那个花丛独风流的欧阳风流吗?”

欧阳风流慢慢的抬起头,这个人他不认识,他身披鹅黄色镶嵌着金边的袍子,白皙的脸庞,棱角分明。眼眸很深邃,但又十分的锐利,如同深渊藏剑一般。在剑眉的衬托下,显的更加的锋芒。身后背着一件金色的金锏,“你好,我叫金锋。”

欧阳风流显然没必要介绍自己,因为这个人已经知道了。见欧阳风流依旧那般,这个自称金锋的人,直接将那个装着丹药的玉瓶踩碎。“欧阳风流,如果你需要别人的施舍?那我金锋算是看错人了。喜欢是要自己去争取的,败了一次,便不争了,便颓废了。那你真是个废物。那也不怪楚灵瞧不上你。”

提到楚灵,欧阳风流的眼眸,刹那间便充满了斗志,咆哮道,“我不是废物。我要打败他”

心魔一破,欧阳风流的眼中也恢复了往日的色彩。

“我说欧阳风流,我的手都酸了,你还要晾我多久?”

欧阳风流抬起头,掀起了笑容,伸出手,两手相握,欧阳风流终是被拉出了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