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杀人法

在虚赎二人离开不久,一个人出现在了猛虎帮这座废墟处,她黑衣黑帽,帽子遮面。在她身后,有着几道影子隐藏在黑暗中。

庐山镇内,人声鼎沸,热闹非凡。而猛虎帮这个在庐山镇内,地位超凡的庞然大物,在变成废墟之后,短短几个时辰就被消化的干干净净。人们虽震惊,但也习以为常。小门小派眨眼间消失也是常有的事情。而猛虎帮的消失,也沦为了人们酒后的谈资,他们也清楚,猛虎帮消失了,自然会有人接替他的位置。

相对于晚间热闹的庐山镇,这个位于庐山镇东面的猛虎帮就如同一个没人要的孩子,跟整个庐山镇格格不入。没有人气,没有烟火。

“圣女,经过打听,在猛虎帮的暗洞内,还有五十个孩子。”这个遮掩身份的人,正是楚灵。只不过,此刻的她换了一身装扮。

“可知暗洞在何处?”

“暗洞靠山建立,应该就在前方。”楚灵前方,除了地方的满地碎石,那便是一座山壁。“蛮力破开,注意分寸,别伤到孩子。”

那隐藏在黑暗中的黑衣人,纷纷动了,来到山壁旁,都是左手握剑,剑同出,寒光似流星。只是一剑,这个山壁被切割成了数份,在烟尘中,一声声呜呜的孩提哭叫声响起。楚灵走向前,黑衣让开路。

“你们外面待着。”撂下这句话之后,楚灵便走进了洞内,洞内一双双泪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楚灵,灰头土脸,个个像个花猫,还是那种一脸惊恐,害怕,受伤集一身的那种。仅仅刹那间,楚灵的目光就变的十分的柔和温暖,充满女子天然有的那种母性。一根笛子被楚灵从袖口内取出。

下一刻,山洞内,瞬间响起了温暖,安神的曲子。五十个孩童也在这样的氛围中,渐渐的安静了下来,眼中更是重新有了孩子应该有的纯真,天然的灵动。山洞外,那些黑衣也在这样的声乐中,眼神充满了虔诚。而这才是他们死心塌地为楚灵赴汤蹈火的原因。

慢慢的山洞内响起了孩童的嬉笑声,天真的如同百灵鸟一般的声音在喊着姐姐,姐姐。但渐渐的声音褪去,并不是孩子们自己睡着了,而是让楚灵迷晕了。他不可能一直这样陪着他们。

楚灵从洞内走了出来,“将他们安全的送到醉仙楼外,出了事情,你们用性命偿吧。还有在醉仙楼外,如果有人想要做什么不利的事情,拼死也得给我拦住。你们在暗处看守,直到刚刚那两个人到来,才能离开,懂吗?”

“属下明白。”

但就在楚灵准备离开的时候,在洞内却响起了一道声音,“女娃子,当女侠当到你虎爷的头上了。真是找死。”突然冒出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被虚赎打的落荒而逃的虎彪,只不过,在那条洞内,有两个出口,一个通往山上,一个通往的便是这里。而虎彪来到了这里,狐媚子则回了他的狐阁。虎彪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一点没有记性格。

面对虎彪的叫嚣,楚灵没有说话,也为懒的跟他说,也恶心跟他说,一声细微到极致的声音在洞内响起后,便听到虎彪痛苦的哀嚎,片刻便没了气息。一只细微到尘埃的小虫子落到了楚灵的手中,慢慢的消失不见。

在江湖,人人皆知,楚小姐有两手杀人法,一个是毒,一个叫蛊。

狐阁跟猛虎帮不同,狐阁位于庐山中央,距离醉仙楼不远,跟醉仙楼并称为庐镇双绝。如果说醉仙楼是开怀畅饮之地,那么这个狐阁就是纸醉金迷之地。说好听点是狐阁,说白了,就是妓院。只不过,别的妓院只为钱财,而狐阁不仅为财,还收人命。

在狐阁最大的包房里,有着一群花枝招展的美女频频的给一位坐在主位上的人,敬着酒。这个人身穿华服,但看其装扮,绝对的大富贵之人。可看其样子,枯槁如材,脸型很长,皮肤黑枯,好像树皮。可就算这个样子,那些女子,依旧往上贴着。

此人哈哈大笑,手脚不老实的游动着,频频下肚的美酒已经让他有了几分醉意。自古以来,酒色同行。看着花枝招展的姑娘,他邪火上涌,眼睛更是冒着光。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推开。他刚想出言呵斥,但当看见是狐媚子的时候,到嘴的话,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狐儿,怎么回事?去趟猛虎帮怎么搞的这么狼狈?难道是让那头老猫给拿下了?”面对调倘,狐媚子哪有闲心拉家常。只是有些急促的说道,“华三哥,赶紧叫人将那些孩子带走,出事了。”

被叫做华三哥的人,见到狐媚子这般模样,便知道出了不小的事情。“怎么了,狐儿,别着急,先说说看,在庐山镇,我看看谁敢冒这个头?反天了不成?”

“是一个还俗的和尚和一个像个游子的家伙。尤其是那个和尚,实力了得,仅仅一招,我便败了,如果不是虎彪藏有暗手,我现在已经搁在那了。”

“和尚?灵鹫寺出来的俗家弟子?”华三哥好像对于江湖十分的了解。简单言语间,出口的无不是在江湖上是拥有恐怖实力的势力。但狐媚子却摇了摇头,“好像不是?因为他的起手式并不像佛家功夫。”

华三哥看了看周围的女子,虽然不舍,但他还是知道一切小心为上,他了解狐媚子,谨慎的过分,她说的话,百分之九十可信度。他很想见识见识那个和尚,可任务在身,丢了任务,他小命不保。权衡再三之后,他还是决定离开。

两手碰撞,三声之后,一人出现在狐媚子身边,“黑子,叫兄弟们别潇洒了,带上货,返航。狐儿,那在猛虎帮的那些货怎么办?”

“我跟虎彪约定,他们猛虎帮背靠的山顶集合。到时候,他会把货带过去。”

“哎,就这么办吧。真是扫兴。”但是就在华老三起身刚要离开的时候,在狐阁外,传来了一道声音,“狐娘们,给老子滚出来。”一听声音,狐媚子便谁来了。她示意华老三赶紧走,可也不知道是酒劲上来了,还是怎么?他直接跳出了窗外,大喝道,“哪家的小娃娃,竟然敢来狐阁叫嚣。”

还没落地,华老三的手中已经变成了鹰爪的样子,直奔木羽的脑袋而来。木羽手中羽扇划出,一道绿芒射出。但华老三的锋利让木羽有些意外,直接破了他的招式不说,还速度更快的朝他抓来、如果不是他躲避及时,他可能就要交代在这了。可就是这样,他的衣服依旧被抓出了三道痕迹。

“你俩就是狐儿说的那两个家伙吧,在我看来,也不过如此。现在滚,兴许会留你们一条性命。”

面对华老三的言语,木羽冷笑,在后的虚赎只是安静,安静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