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章,拼命

万家灯火,人间值得,果然身处的高度不同,看着的世界也是不同的。

下方烟火满地,上方烟火零稀。虚赎看着六层之上的,七层,八层和因为黑烟已经看不清样子的九层,眼神平静。嘴唇轻轻的泯了一下残留的茶水,缓缓的挪动了步子。六层的篝火,只有两簇,也只能照亮六层的三分之一。

虚赎的动作惹来了所有人的注意。“虚赎,你还冲?”木羽知道,到达六层他可以,也可以冲击七层,但他的极限让他上不了七层,最多会在六层半停下。虚赎别过头,“赌约别当真,只是说说而已。机会难得,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了,我想上去看看。”

别人或许不明白,虚赎的最后一次是什么意思?木羽如何不晓得。

灯火渐暗,虚赎的背影慢慢的消失在了黑暗中,木羽犹豫了片刻也挪动了步子,刀山火海,让我陪你走一程吧。无数到了哪里?虚赎二人的动作,已经看呆了所有的人,上六层,所有人都已经可以认为,他们是一方了不得的强者了。还想冲击第七层,那简直就是妖孽,他们才多大,二十出头而已。

大个子看了一眼小老头又看了一眼林邪,没有说什么,跟着虚赎的步伐也冲了上去。他土煌入世,除了完成师傅的师命外,那就是为了碰见更强的对手或朋友。虚赎绝对是,木羽也算。

原本还有五人的六层,在短短片刻,就剩下二人。小老头可没有心思冒着生命危险去陪练。他也没有林邪那种丹药,来抗衡那种压力。他们二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嘴角掀起笑了,莫名的笑意。

“认识一下,向疆林家林邪。”

“蝎天弓。”

“等下的林家之行,可愿往?”

“求之不得。”

六层半,木羽的脸颊两侧,豆大的汗珠如水帘一般,滚滚落下。他喘着粗气,看着已经不紧不慢的虚赎,说道,“虚赎,我就陪你到这里了。等你下来。要活着下来。”虚赎看着木羽,点了点头。但随后的动作却让木羽一愣,因为虚赎缓缓的走了下来,“已经到了六层半,属实不易。可上七层也不乏不可能。”摁住肩膀,一股真气瞬间涌入了木羽的体内,“在一起这么久,都是你出头,总觉得不好意思。没有你,我这入世一行,应该会寂寞很多。走吧,带你上七层。”

真气不断,木羽周身压力骤然减少。每一层上,压力都会消失,只有在层与层间会有着可怕的压力。七层看天山,天山已然不是那么高大了。“虚赎,为了我消耗,那么真气,不会影响你吧。”看着虚赎在第七层后,没有什么要停留的方法,木羽问道。

虚赎摇了摇,“老子可是天下无敌的。”看着冲击九层的虚赎,木羽笑骂道,“还是这样装逼的你,让老子喜欢。太冷静的话,没朋友。”

在下方,看到虚赎和木羽已经登顶第七层,众人皆叹。当看到虚赎又开始向上冲时,众人从惊叹变成了惊愕,同时嘴中不自觉的喊着,一阶,二阶......五阶。这是虚赎上升的高度。

世人皆叹天才,可天才在眼前后,又皆错愕。

黎明破晓,远处的天山在身在第八层的虚赎眼中,已经不再那么高大,甚至可以说已经到了平起平坐的地步。篝火冒着烟,火焰已经不是很大了,点点零碎的火星崩着响。八层上的虚赎,一层下的众人,一个面容平静,如天神下凡;一个面容呆滞,如虔诚的信徒。

八层啊,那可是一些老家伙能够企及的高度了,今日却被一个小小的年轻小子登了上去。这让那些比虚赎还要大上很多的修士无地自容起来。

“不会吧?还要冲?这还是人吗?”

虚赎简简单单的一个动作,就将所有的目光吸引了过来。没错,他就要冲击第九层。还是在数阶,还是再为同一个人数阶。这一刻,林家招婿对于一直遵循强者为尊的修行界来说,狗屁都不是了。他们都在想,他能不能成功登顶。

八层到九层的压力,终于让虚赎感到了压力,那如天塌一般的压力,让虚赎每抬一步脚,都是十分的艰难。落下时,更是崩碎了山石。紧密的汗珠终于出现在了虚赎的额头上,七层的木羽,此时仿佛不能呼吸了一般,心脏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他心中甚至在默喊着,“虚赎,实在不行就下来吧,不丢人,真的不丢人了。”第...九.....阶,还是在数阶,但时间却长了很多。人群中原本就有着不一样心思的家伙,终于发出了不一样的声音,就说这小子什么也不是,还在装逼吧。现在看看他那番熊样,真是垃圾。

随着这种声音的出现,附和的人,也不在少数。他要是能够等顶,在座各位今日拉的屎,我吃了。此话一出,惹起哄堂大笑。算我一个,也算我一个。他们得意,他们眼带讥讽,目光看向艰难攀登的虚赎,恨不得虚赎赶紧掉下来摔死,被压力压死。

“总有一些跳梁小丑在那里不知廉耻,胡乱乱窜,恶心至极。”人群中又发出了不一样的声音。这话,显然是说给那些嫉妒心甚强,刚刚叫嚣最狠的那些家伙。

谁也不是傻子,当听到这句话后,那些人脸上始终是挂住的,目光恶狠狠的看向说话人。桃花眼,羽扇合起,面对众人,说话人脸上已经带着玩世不恭的浅笑。在他身旁,黄衣服的人更是从容,背后的金锏微微跳动。这两个人正是欧阳风流和金锋,他们的目的地也是天山,金锋说,在天山有一个对他很重要的东西,希望欧阳风流跟他一起。欧阳风流没有犹豫便答应了,虽说帮金锋是原因之一,但最重要的是因为,她也要去那里。

瞬间成为了众矢之的,欧阳风流羽扇张开,大有一言不合便要开打的趋势。金锋也将手别到了身后,握住了金锏。二人的气势在这一刻节节攀升。

“这位小兄弟,说的没有错,你们就是嫉妒心强,见不得人好。今日你们要出手,我鬼手也要帮帮这位小哥场子。”

江湖重来不缺过河拆桥之人,但也重来不缺正义之士。刹那间,人群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股势力。欧阳风流看向那艰难登顶的身影,眼中闪烁着光芒,是不服,也是尊敬。

虚赎的衣衫被浸湿,在衣角下还有水滴缓缓滴落,可见虚赎每走一步是多么的艰难,手中佛珠还是那样的缓缓转动,脚步依旧举步维艰。

“这个小子还真刚。已经快要到他的极限了。还这么拼。真不知道这是哪家培养出来的优秀子弟。”人群中有人喃喃自语。林家家主林铮也被有人冲顶的消息,吸引了过来。看着虚赎的背影,眼中不知道在闪烁着什么?

“家主,这小子,咱们还动吗?”

“还动吗?为什么不动?办了他,估计能顶千人?”

“家主,难道你不怕他身后的势力?”

“力竭而死,与我何关?你说对吧?曹老。”

曹老没有再说话,他看向虚赎,眼中露出了一丝可惜之色。

八九层间,阶梯有百缺一,现在的虚赎已在九十八阶梯上,仅仅一阶,仅仅两步,便可入九层,可虚赎的视线已经变的有些模糊了,虚赎这个时候才明白,没有七十年的功力,想要登顶,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可就差这最后一步,他又如何甘心放弃?脚步再抬,衣衫顷刻尽碎。那双草鞋也化为了粉尘。

已然极限。众人皆叹,可惜至极。就差两步,就差两步,那小子就打破历史了。瞭望台,自古便有,虽叫它瞭望台,但江湖内大部分的老家伙更喜欢叫它登峰造极峦。其中原因,小辈想问,老辈却不说。只留下一句话,登顶,自行体会。

登顶瞭望台的最年轻的强者,应该也有五十五岁了吧。我感觉就算今日他失败了,这个记录也要往前提了。

众人议论纷纷时,不知道谁喊了一嘴,还要冲?众人抬头,只见那抬起的脚,没有要落下的迹象,反而又着向前的动作。

“虚赎,你疯了吗?别冲动。失败了咱也不丢人。”七层上,木羽大声的喊着。

虚赎听的到的,就算耳朵被压力压的有些疼痛,虚赎回过头,朝着木羽笑了笑,随后摇了摇头。随后一步而出,整个瞭望台仿佛发生了地震一般,嗡鸣四起。虚赎刹那间就变成了血人。

木羽眼中红了,他如何不明白,虚赎最后的摇头是什么意思。错过这一次,他便再也没有机会了。

这一刻,木羽原本还存在的侥幸彻底消失了,他不如他的,这辈子都不如他的。这份对自己狠的劲,他便没有。为了追求,亲自将自己置于死地的勇气,他也没有的。鲜血沿着台阶滚滚落下。

见到此景,众人心中一沉,完了,天才夭折了。但接下来的一幕却让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只见,变成血人的虚赎动了。没死。对于虚赎还活着已经很惊讶了,但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他们惊掉了下巴,因为虚赎一举登顶了。

“怎么可能?”这是所有人心中的疑问。虚赎擦了一下脸上的鲜血,望向远方,看向山下,烟火,众人,天山,皆渺小。

手中佛珠依旧转动着,只不过九颗佛珠,已经暗了两颗。在最后时刻,在压力下,虚赎又彻底吸收了一颗佛珠的功力,这也是让他捡回一条命的真正所在。